无题_60_捣成汁(年下 甜文)
玉米小说 > 捣成汁(年下 甜文) > 无题_60
字体:      护眼 关灯

无题_60

  唐蒲在他说话时,直勾勾盯着他。

  樊阳焱压力山大,好几次都结巴了,在他说出认为孙蝶是被人骗去国外打工,她妈妈着急拉住他的手跪下来求他。

  “你一定要帮我找回我女儿!付多少钱都行,我女儿那么单纯,她被人骗到国外就是死路一条!我求求你,我求你!”

  身旁的警察连忙扶起她,唐蒲抬头询问:“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吗?她单纯是可能被人骗,但她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不会不联系家人,一个人走。”

  “我说过了,这只是一个猜测,最近宜市也有很多起被骗到缅甸打工的人,万一她被人用父母要挟,自己一个乖乖去,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唐蒲暂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但她觉得,孙蝶失踪案件,最大可疑的人就是他了。

  “唐小姐,对于您提供的证据我们会妥善保管,不过接下来就是跟孙蝶母亲的单独询问了,还请您回避一下,有什么消息我们也会立即通知您。”

  樊阳焱下了逐客令,示意着一旁的警察,劝阻她离开。

  唐蒲从楼道里出来,不甘抱臂,低头深思,她总想点破那个男人,显然是跟缪时洲一样,会装模作样的家伙。

  “唐蒲!”

  她脚步停住,看向来人,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缪时洲跑的胸前卫衣帽绳甩的飞快,白皮夹克,一副学生气,双重的血脉容颜,笑溢英伦之气。

  “谁告诉你我在这的。”

  “樊阳焱。”怕她不记得这家伙的名字,便说道:“上次一块去度假的朋友。”

  “我工作刚结束好饿啊,唐蒲,一块去吃饭嘛。”

  唐蒲拽着他皮衣一角,问:“你朋友是做什么工作的。”

  见她一脸认真,秀气的脸蛋严肃十足,缪时洲调戏的勾了一下珍珠耳环,在她脸庞颤抖起来。

  “刚才你不是见到他了吗,做侦查的。”

  “我怎么不信。”

  “那怎么办,我们的信任完全崩塌了呢,我好伤心,我要跟阿姨哭诉。”

  “你能不能别来这套!”席女士没明摆着拒绝他,这家伙自信的认为自己机会大着。

  “走,先上车,我来之前在餐厅订了桌,一起去吃。”缪时洲一把搂住她,低头还不忘挑逗:“姐姐好娇小啊,穿着高跟鞋怎么才到我肩膀,像个小孩子一样。”

  她从牙缝里挤出滚字,又看到他那辆高大的越野车。

  “等会儿我让樊阳焱把你的车开走,先坐我的。”

  缪时洲把她车钥匙扔进了她的车里,跨上驾驶座,往她手里瞄了一眼,嬉皮笑脸骤变。

  “戒指呢。”

  他威力的声音突然让唐蒲心虚:“包里。”

  “拿出来我看看!你是不是把它丢了。”

  “我没丢!”

  其实她也不确定,今早出门就嫌弃那戒指在手指上碍事,随手抹下来,好像是放进了包里,难不成是在口袋?

  唐蒲忐忑的打开包翻找,突然顿住。

  “唐蒲,你该不会真的把它给丢了吧!”

  缪时洲伸手去拿她包,她猛地一巴掌拍过来:“别碰我包!”

  突如其来的大吼,两人都愣住了。

  她的暴跳如雷,唐蒲自察觉不妙,连忙合上,抱在怀里:“不是,戒指我没丢,在我口袋。”

  唐蒲从外套口袋把戒指拿了出来,颤抖带到自己手指上:“你送我回家吧,我不想吃饭。”

  “怎么了。”缪时洲扯开她胳膊,强行要把包夺过来:“拿来我看看。”

  “滚啊!别碰,我说了让你别碰!”她眼红,死死把包抓住,尖锐的指甲在皮包表面划出一道痕迹,缪时洲怒皱眉头。

  “唐蒲!松手!”

  “该松手的是你。”她爬上前咬住他的手,下了狠口,一块肉都快咬掉了,缪时洲疼的收力,没等抓住她,就被她打开车门跑了。

  “唐蒲!”

  她跑上甲壳虫车,把包扔了进去,点火就溜,唐蒲害怕的方向盘也抓不稳,两手控制着自己情绪,焦虑的腿不断打抖。

  怎么办。

  该怎么办。

  一个急拐弯,包里的东西散落出来,验孕棒掉在副驾驶,两条鲜红的杠,印透试纸,荒谬的结果,瓦解成心头恐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umi9.com。玉米小说手机版:https://m.yum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