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_61_捣成汁(年下 甜文)
玉米小说 > 捣成汁(年下 甜文) > (H)_61
字体:      护眼 关灯

(H)_61

  她想找席女士说,可回到家发现她不在,应该是和小姐妹逛街去了。

  唐蒲把验孕棒折断,扔进马桶冲走,坐在床上埋头苦思该怎么办,缪时洲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连夜把她绑去民政局结婚,他一定干得出来。

  不然打掉好了,偷偷打掉,反正她也没要生孩子的想法,往后的二叁十年里也根本不会有这个计划。

  唐蒲拿着手机开始找最近的人流医院。

  外面大门开了,以为是妈妈回来,连忙下床,走进来的人居然是缪时洲。

  “你怎么进来的!”她一脸惊恐。

  “阿姨告诉我的密码。”他笑的不怎么愉快,步步逼近:“跑的还挺快,差点没追上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刚才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了吧。”

  盯准床边的包,缪时洲眼疾手快的跑过去抢来,将包倾倒,东西散落出来一地,除了一些化妆品和收纳首饰的盒子,没有其他东西。

  他蹲下来把东西打开,一一查看,非要翻个底朝天,连口红盖子都不放过。

  “要是让我找到你出轨的证据,我跟你同归于尽。”

  唐蒲骂他疯子,蹲下来捡起自己价值不菲的首饰:“我没出轨。”

  “别碰!”他破声大吼,急的瞪大眼睛盯她手里的东西,一把抢过来看。

  这副耳坠见她带过,应该不是别的男人给她买的。

  “我真没出轨,你能不能别这么偏执。”

  “那你刚才藏着捏着什么,有东西不想让我看见?你就是心虚!实话告诉我,是不是跟别的男人在一块了?你背着我都干什么了!”

  她听得心烦意乱,后悔自己惹上个疯子。

  “我不想跟你吵,我说了我没出轨,你爱信不信。”

  “把你刚才藏的东西拿出来我看看。”他摊出手朝她晃了晃,语气坚韧凶煞:“拿!”

  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一局面,唐蒲转头看去,是席女士的来电。

  缪时洲站起来去抢,可她突然想起自己搜索记录,要是电话挂断,就能被他看到人流医院的地址。

  唐蒲扑上床抢先一步,缪时洲气竭声嘶怒吼:“唐蒲!”

  她把手机狠狠扔了出去,砸在墙上,摔得四分五裂,看到屏幕闪黑,才算松了口气。

  缪时洲站在那,忽然冒出的眼泪把她吓了大跳,紧接着,滚烫的泪珠越冒越多,接连不断地顺着脸颊往下掉,砸在脚下,抖擞肩膀无声哭泣。

  委屈到害怕,他不安又慌乱神情,脆弱的摇摇欲坠,突然低下头,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流出指缝的呜咽声,颤栗嘶哑。

  “我不明白,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成什么地步才能让你满意,你究竟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

  他像是控诉着眼前抛夫弃子的女人,求她回心转意:“我真的什么都用尽全力了,你难道就感受不到我有多爱你,你哪怕喜欢我一点都可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哪里比不过他们了,到底哪里。”

  缪时洲哭的喘气都忘了,慌乱大口呼吸,

  “我没出轨。”唐蒲有口难言:“你先走好不好。”

  他上前把她扑到,压住两条胳膊,张开嘴撕咬她的红唇,粗壮舌头灵活绕进去搅拌,哭声还在一阵一阵,停不下来。

  “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走,你好狠的心!”

  “你干什么混蛋!”

  他的手绕到身下去解开牛仔裤的扣子,吸着鼻子,卑屈一副禀然正气:“惩罚你。”

  唐蒲警告他:“起来!”

  缪时洲闷头不吭,做着手上的动作,她慌张抵抗,双手双脚全用上了:“我不跟你做啊!”

  “我这次,真的会很轻,我让你高潮,你就跟阿姨说你答应嫁给我,接受我的提亲,好不好。”

  “妈的你个畜生。”唐蒲被他胳膊压住了脖子,有苦难言,拍打他胳膊,缪时洲不给她片刻狡辩。

  连带着内裤一块脱到了小腿,他将头埋了下去,舔着阴核,舌尖在肥嫩的蚌肉打转,手指抵着豆子下方疯狂掐捏,插进去几厘米的位置就开始瘙挠,一股痒意攀升,唐蒲揪住他的发顶。

  见水流出,缪时洲一点也不墨迹,起身拽开裤子,放出硬一半的肉棒,把殷红的龟头插进去,刚好没入在小穴洞口,不急不慢抽插起来。

  “我不进去了,就这么点的位置,我肯定能让你高潮!”他信心十足,看着龟头一进一出,手法全用在了挑逗阴蒂上,指腹抵住红色的小嫩豆摩擦。

  难以言喻的感觉,唐蒲想夹紧大腿,屈辱咬着手背,把脸窝在了枕头里,表情似疼似爽。

  洞口的瘙痒像根羽毛,不浅不深的难受,她甚至有想把那根东西再塞进去一点的想法,止住这痒意感觉。

  “啊……”唇齿泄露的呻吟,缪时洲听得面红耳赤。

  “多叫点,好听,像在听歌。”

  牙齿咬住水润的下唇,印出牙印,她用胳膊挡住了难以启齿脸色,腿根紧绷在一块,无助的发起抖来。

  “很疼吗?”缪时洲胳膊支撑在她身侧,一进一出,为了确保龟头不脱离,他眼睛都不眨的盯着下面,几厘米的位置,却让水横流的打湿他的毛发。

  “可我好难受啊,下面都没吃到,好难过。”他往里多插了两寸,眼看她瘦弱的小腹猛地一收紧,缪时洲找到了窍门。

  四浅一深方式,最后一下,唐蒲都会颤出淫叫,小腹抖得强烈,干脆他一狠心就插进去了半根。

  “不要。”唐蒲恐慌捂住,缪时洲抓住她的胳膊安慰。

  “没事,我不会让你受伤。”

  “不要!我真不要,你快拔出去!”

  她脸潮唇红,百媚横生,娇滴滴的撒娇把他魂都勾跑了,缪时洲大掌压住她的小腹,唐蒲惊恐抓住他的手腕,不等说话,半截性器狠狠捅进了她的身体里。

  “呃!”

  缪时洲兴奋嗬出了声,喷溅的液体溅在他小腹上,他就知道,就知道!

  “唐蒲,你高潮了,我没看错,你就是高潮了!看喷出来的水,你得答应嫁给我了。”

  他兴奋抖动,唐蒲被吓得脸都白了,声音虚弱,汗流浃背求他:“别动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umi9.com。玉米小说手机版:https://m.yum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