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安嫔清若_大清佳人
玉米小说 > 大清佳人 > 第09章、安嫔清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9章、安嫔清若

  吃饱喝足,白檀端茶上来。

  昭嫆拿起盏盖,细细一嗅,便道:“这是六安瓜片。”——茶汤明透,泡得不错。

  白檀赧笑道:“奴才不懂茶,是胡公公沏的。”

  胡庆喜弓着身子道:“奴才从前在御前茶水房当过差,所以会泡茶。”

  昭嫆吹了吹热气,这才抿了一口,入口圆润,清香怡人。也算是上等好茶了,泡茶的功夫也到位。

  素英道:“禀小主,六安茶是宫中嫔妃的月例茶。贵人每月有七两六安茶。”

  七两?昭嫆心里撇撇嘴,才这么点?算了算了,虽然不多,但自己喝想来也是足足的。

  昭嫆对茶倒也不怎么挑剔。清朝的六安瓜片,也算是难得的名茶了。

  以前在家,喝的都是龙井,要么就是碧螺春。二者均是取自嫩芽制成,格外鲜香。六安茶则不同,采摘时取二、三叶,求“壮”不求“嫩”,其味道自然不同些。

  正品着茶,西配殿的张庶妃来访。

  昭嫆忙叫奉茶待客。

  张庶妃笑着说:“方才在外头就闻见六安茶的香气了!”

  昭嫆忍不住默默吐槽:你是狗鼻子吗?!

  张庶妃低头饮了两口,道:“才刚用了午膳,肚子里正腻腻的不消化。”说着,张庶妃赧笑道:“所以便来贵人这儿蹭茶喝了。”

  昭嫆一脸迷惑:“今儿不是才初九吗?张姐姐把份例茶都喝完了吗?”——就算张庶妃份例肯定比她少,也不至于用得那么快吧。

  张庶妃眼角耷拉,叹道:“月例茶要贵人以上才有,佟贵妃只给我答应的用度。”

  合着位份低了,居然连茶都不给!!!昭嫆暗自腹诽。宫中嫔妃的饮食偏油腻,哪怕是答应,也少不了鸡、鸭、猪肉和羊肉

  “我听闻,六宫事务是由佟贵妃打理?”——听张庶妃方才的语气,显然是对佟贵妃有点不满的。这位张庶妃好歹进宫这么多年了。用度竟然只是答应级别的。

  张庶妃点了点头,“也怪我没福气,早年虽生过皇长女和皇四女,可两个孩子都没能保住。”话说到最后,声音有些哽咽。

  昭嫆一怔,原来这位张庶妃早年也是得过宠的,否则也不会生养过两回。康熙朝早期,阿哥公主夭亡甚多,譬如荣嫔,生育过五子一女,结果只活下了一子一女。而同样住在延禧宫的张庶妃,所生二女俱夭,加起来,延禧宫统共诞生过八个孩子,只活了两个。

  昭嫆瞬间心冷到谷底,便问:“荣嫔娘娘所生的阿哥也接连夭亡,不知是何缘故?”

  张庶妃眼中滑过难掩的恨意,“只怪我们那时候太年轻,什么都不懂。延禧宫里竟被搁了不干净的东西。若不是二公主一早养在太皇太后膝下,若非三阿哥刚满月就被送出宫抚养,只怕也会保不住!”

  昭嫆吓得一哆嗦,尼玛,这延禧宫简直就是婴儿坟墓啊!!怪不得,别的宫里少说也得五六个嫔妃,延禧宫却这般冷清!!合着是孩子死多了,别人都不敢来了呀!!

  张庶妃看出了昭嫆的惊慌,忙安慰道:“贵人放心,自打宫里清洗之后,如今已经不碍事了。想来以后也没人敢做那种事了。”

  清洗?只怕是大换血吧?皇帝死了那么多子嗣,怎么会察觉不出不对劲呢?盛怒之下,一场大清洗自然是免不了的,想也知道,必定死了不少人,所以张庶妃才说,以后没人敢了。

  昭嫆虽觉得胆寒,但也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既然无法避孕,那她早晚受到皇帝的召幸,也难免会有孕。介时,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夭亡。

  张庶妃叹道:“可惜发现得太迟了,我和荣嫔娘娘都已经不能再有生养了。荣嫔娘娘膝下还有儿女,皇上总会眷顾些。而我……皇上怕是早忘了,也忘了我那两个早夭的女儿了。”张庶妃眼圈通红。

  昭嫆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话安慰她。张庶妃给皇帝生过两个女儿,如今却只拿着最末等的答应的份例……

  张庶妃试了试眼角的泪珠,旋即笑着道:“如今三阿哥被接回宫了,我正打算给他缝身小衣裳呢。”说着,便起身道:“跟贵人说了这么多话,贵人一定烦了吧。”

  昭嫆忙笑着道:“我才刚进宫,什么都不懂,多亏了贵人告诉我这许多事呢。”

  张庶妃道:“贵人这个时候进宫,是最合时宜的。贵人是有福之人。”说吧,她屈膝一礼,告了辞。

  昭嫆亲自送她出惜春堂。只看张庶妃平日里爽朗的样子,哪里想得到,她夭折了两个女儿呢?这种事情若发生在她身上,她早疯了。

  胡庆喜道:“荣嫔娘娘平日里很是照拂张庶妃,所以张庶妃还没到吃不起茶的地步。”

  昭嫆道:“我知道,她是来诉苦的,也是来示好的。”只是听了她的故事,终究是叫人动容的。张庶妃求的,不过是她得宠之后,对照拂其一二。这也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

  片刻后,昭嫆忽的道:“我想去拜访一下安嫔,是否要去请示一下荣嫔娘娘?”

  胡庆喜一脸不解:“明日荣嫔娘娘会带小主去拜访各宫娘娘的。”

  白檀忙笑着解释道:“安嫔娘娘是小主嫡亲的表姐。”

  胡庆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安嫔娘娘和另一位汉军旗的端嫔娘娘一同住在景阳宫,小主若急着去,奴才这就去禀报荣嫔娘娘一声。”

  话刚落音,外头传来笑语:“倒是不必麻烦了,我已经来了!!”

  只见一个身穿浅藤紫潞绸旗服的女子已经走了近来,昭嫆望着那张幼时记忆中的容颜,不由鼻子一酸,“表姐……”——这张容颜,已经不似当年那般娇嫩。眉宇间已经没有了青春洋溢,只剩下沉稳清寂。

  她就是安嫔,李清若。

  楚水清若空,遥将碧海通。

  她这个表姐,是个如水般清透的女子。

  安嫔快步上来,握住了昭嫆的手,语气有些哽咽:“嫆儿长大了,也长漂亮了。”

  昭嫆望着安嫔发红的眼圈:“一别多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表姐了……”——寻常人哪里有进宫的机会?只是如今以嫔妃的身份相见,倒是叫昭嫆心中百味杂陈。

  安嫔苦笑了笑:“我倒是情愿咱们再也没有相见的一日。”

  安嫔的话切中她心生,只是嘴上少不得安慰道:“能进宫是天大的福气呢。家里头,阿玛额娘都高兴坏了。”

  安嫔脸色苦涩更浓,她长叹了一口气,又仔细端量昭嫆的脸蛋,道:“罢了,嫆儿生得这般标致,将来再不济,也比我有出息的。”

  昭嫆明白,表姐是汉军旗。虽然表姐的父亲贵为闽浙总督、封疆大吏,哪怕她的祖母贵为郡王之女、多罗格格。封了嫔,大约也是顶点了,这辈子想来无望再进一步。

  而昭嫆,是姓瓜尔佳氏,著姓大族不说,还是伯府贵女。哪怕她阿玛广德的官职还不如舅舅李率泰高。在这个时代人的眼光里,她出身终究高出安嫔许多。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