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初闻卫氏_大清佳人
玉米小说 > 大清佳人 > 第10章、初闻卫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初闻卫氏

  昭嫆打发了身边的宫女太监,只留下白檀一人在旁伺候,为的是和表姐多说几句体己话。

  “我被分派到延禧宫,可是表姐的缘故?”昭嫆问出了心中的疑虑。

  安嫔摇了摇头:“慈宁宫里不待见我,我就算想求也无处可求。我是前儿才知道,是皇上发了话,说延禧宫冷清了些,便把你指派到荣嫔宫里了。”

  昭嫆轻轻点头,她倒是运气不错。皇帝大约是看重荣嫔,所以才将她指到延禧宫。

  安嫔打量着这偏殿,这里虽不算十分宽敞,但一应摆设还算不错,她不禁微微点头,“不过也好。景阳宫偏僻又冷清,皇上好几个月都不见得去一次。还是延禧宫好,离皇上的乾清宫近,三阿哥又回了宫,皇上总会时常来看看的。还有,荣嫔的性子也是极好的,有她照拂,也算稳妥。”

  听安嫔絮絮叨叨了这么一大通,昭嫆倒是安心不少。只是表姐说慈宁宫不待见她……表姐并未有任何过错,却遭慈宁宫如此冷待……昭嫆心下多少有些不平。

  “表姐,皇上对你好吗?”昭嫆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安嫔面色有些发冷:“皇上倒也没亏待过我。我从进宫那一天就知道,皇上纳我进宫,不过是为了安抚汉军旗。”

  昭嫆不禁沉默了,虽然她早知道如此,还是不死心地问了。

  安嫔淡淡道:“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清清静静。”

  昭嫆忍不住低低叹息了一声,“表姐……你没想过要争宠吗?就像惠嫔那样,不也引见了卫氏帮衬吗?”——如今宫里最得宠的卫常在,正惠嫔宫里人。

  据说,卫氏原是浣衣局的粗使宫女,有一回送洗好的衣裳去惠嫔那儿,惠嫔姿容渐老,眼瞧卫氏美貌,便将她从浣衣局弄了出来,安排在自己身边做宫女,然后又举荐皇帝枕席。卫氏因此得宠,惠嫔也跟着沾光不少。

  安嫔不禁一呻,“惠嫔那是为了大阿哥的将来考虑。我又为了什么呢?”

  昭嫆无言。

  安嫔笑了笑:“我只是日子过得清净了些,宫里多得是我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惠嫔虽借卫氏容貌争了宠去,可在太皇太后那里却落了不喜。又是何苦来哉?”

  是啊,安排宫女争宠也无可厚非,可偏偏卫氏是那样的出身,太皇太后又岂会高兴?

  安嫔摇了摇头:“用新人固宠,是宫中常见之事。可惠嫔挑人也太不谨慎了。”微微一顿,安排又道:“不过卫氏那样的模样,即使在宫里也是难得一见的,惠嫔自然不肯错过。”

  昭嫆心声好奇:“卫氏有多美?”

  安嫔笑着打量她的小脸蛋,“你倒也不必担心,卫氏美则美矣,可太过狐媚了。你这样的模样,就正合宜。”

  昭嫆宽心一笑,“我知道,宫里最不缺的便是美人儿。”

  安嫔唤了宫女镜音进来,“我知道,你在家时,最爱喝碧螺春,怕你喝不惯宫里六安茶,所以特意给你带来一罐过来。”

  昭嫆心中一暖,又心生好奇:“宫里的份例茶不都是六安茶吗?表姐从哪弄来的碧螺春?”

  安嫔淡淡一撇,“宫里有的是南边进宫的好茶。拿银子去茶库换就是了。”

  昭嫆顿时明了了,表姐虽不得宠,但毕竟站稳了嫔位,娘家少不得每年送银子过来,所以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差。想到此,她总算安心了。

  新人刚刚入宫,还未制好绿头牌,自然不会侍寝。

  延禧宫安静,头一夜,倒也睡得安生。

  翌日醒了个早,若换了在家里,昭嫆必定要赖床一会儿,如今进了宫,倒是立即就爬了起来。素英便带着小宫女端热水进来,服侍她洗脸更衣。

  梳洗妥当,昭嫆选了一身天水碧织银莲花纹锦旗服,又用过了早膳,便去正殿给荣嫔请安。

  荣嫔淡淡一笑,便道:“咱们先去景仁宫,给贵妃请个安,然后在去一趟永寿宫就是了。其余各宫,以后慢慢认识就是了。”

  景仁宫贵妃是佟佳氏,是康熙嫡亲的表妹,而永寿宫钮祜禄氏也享贵妃礼遇,二人一个居东六宫之首,另一个居西六宫之首,可谓地位相当了。

  景仁宫就在延禧宫的西面,倒也路途极近。

  走到景仁宫门口,便正碰见一位衣装鲜艳的宫妃,身边也带着一个年轻娇嫩的嫔妃,瞧着是新人。二人似乎刚刚从景仁宫出来。

  昭嫆正好奇眼前二位是谁,荣嫔就已经开口了:“僖嫔妹妹来得好早。”

  昭嫆顿时心中了然,原来是僖嫔赫舍里氏,这位虽姓赫舍里氏,只不过跟承恩公家八竿子打不着,也就姓氏相同罢了。僖嫔入宫甚早,资历与荣嫔相当,只不过并无生养。

  僖嫔的容色倒是比荣嫔艳丽几分,只不过终究不不够年轻了,她亦笑着道:“我特意带了袁贵人来给贵妃请了个安。”说着,她扫了一眼昭嫆,“这位就是瓜尔佳贵人吧?的确好生标致呢。”

  昭嫆忙屈膝一个万福:“僖嫔娘娘金安。”

  僖嫔身边的袁贵人也急忙给荣嫔行了个礼,袁氏娇声道:“荣嫔娘娘万福。”

  昭嫆暗自打量了几眼,心想,这袁贵人虽是因为父兄缘故才得以入宫,没想到容色也这般出挑。袁氏腰肢纤细,体态婀娜,脸蛋亦是千娇百媚,端的是动人。

  荣嫔笑着道:“袁贵人当真好颜色,以后宫里要热闹了。”

  僖嫔掩唇笑了,“瓜尔佳贵人更是姿色不俗!”赞了一句,僖嫔便又道:“我还要带袁贵人去给永寿宫娘娘请安,就不跟荣姐姐絮叨了。告辞。”

  僖嫔走后,昭嫆这才跟着荣嫔一块被请进了景仁宫。

  景仁宫虽与延禧宫毗邻,宫苑规格也肖似,只不过景仁宫内着实比延禧宫奢华不少,殿前花坛广植牡丹、芍药,俱是大红大紫的富贵之态,正殿中亦是华丽无比,一应摆设非金即玉。

  佟贵妃是康熙十二年入宫的,也是做了几年庶妃,才正式册了贵妃。如今也年过了二十了,她穿一身银红万字缠枝牡丹缎,满头珠翠,打扮得极是华丽。只是佟贵妃的容貌,并非绝色,脸蛋只能算精致罢了。而侍立在佟贵妃身旁的那位衣着素净的宫妃,反倒肤如凝脂、面赛芙蓉,甚是温婉动人。

  昭嫆跟着荣嫔上前见了了万福,“贵妃娘娘,臣妾带了瓜尔佳贵人特来给您请个安。”

  佟贵妃扫了一眼昭嫆的脸蛋,眼中满是复杂之色:“袁贵人娇媚窈窕,反倒衬得瓜尔佳贵人清丽怡人。”

  昭嫆只得忙道:“贵妃娘娘过奖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