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_70_捣成汁(年下 甜文)
玉米小说 > 捣成汁(年下 甜文) > 无题_70
字体:      护眼 关灯

无题_70

  一大清早,他又查看起自己的手指愈合情况。

  看到唐蒲醒来,他把已经结痂的伤口怼到她脸前:“我愈合能力还是很强的。”

  她打完哈欠,赞同点头:“确实。”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唐蒲拉开餐椅坐下:“辛苦你了,明天的早饭我来做吧,总不能天天让你做。”

  “我的伤口好了啊!这下结婚总没什么坏寓意了!”

  “话说回来,我昨晚给你的礼物吃了吗。”她将下巴贴在手背,头发松散垂落,刚睡醒还带着那股不自知的妖色。

  两人一个说东,一个说西,话题根本不在同一个茬子上。

  缪时洲失重的坐下去:“我不喜欢那个礼物,哪有人礼物送精神病药的,要是我吃了,你今天能跟我结婚吗?”

  “那药是我找了很多人才买到,这位心理医生开药疗效很大,你这种不是一般的暴躁症,早治早好。”

  他不乐意撇撇嘴:“我吃总行了吧。”

  “真乖。”

  唐蒲揉了一把他的脑袋,手感越发好,不由的加快速度,把他头顶揉乱成一团鸡窝,缪时洲软下肩膀,乖巧的闭上眼将头贴给她。

  吃完饭后,唐蒲看着他把药给吃了,还特意将他的嘴掰开,舌头抬起来查看,缪时洲趁她不注意,就摁住脑袋强行往她嘴里伸舌。

  他惊人的力气也在舌头上毫不逊色,搅拌的让她下巴几乎脱臼,闭不合的嘴,亲吻到处都是口水。

  顺着两人的嘴角流下,一路流进衣领,缪时洲一手掐住她的细腰,贴在身上,唐蒲察觉到了他下体不安分的磨蹭。

  “现在你信我,我真的把药吃下去了吧。”

  两人额头紧贴,他热火朝天的神态,炽热眼神要把她盯出个窟窿。

  家里没有她的衣服,身上还穿着他的卫衣,足以当成短裙的穿搭,他一手揉着那细腰,不敢使劲,兽态发情往她身上蹭蹭。

  “再乱蹭我把它掐断。”

  他身子一顿,呼着热气,声音沙哑在她耳边道歉:“但要是姐姐的手能握着它,我肯定射的更快。”

  唐蒲攥紧拳头,好在他往后躲得快,嬉皮笑脸说她没打到。

  但没过多久,他就笑不出来了。

  那药有副作用,不停地想瞌睡,缪时洲无法工作,拍摄的效果不尽人意,品牌方让他先暂停休息一会儿,衣服还没换下,他躺在椅子上仰着头想睡过去。

  长腿一伸,摆好舒服的姿势,耳边传来摄影师的絮叨:“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要喝水吗,我让人送来。”

  “都让你尽量别熬夜,我让人把拍摄时间改到下午吧。”

  他躺在那一句话没说,脑袋往后栽,打蜡的刘海发型没乱,脖子仰的修长,喉结立体,侧面青筋都绷了出来。

  摄影师小心翼翼的把手指送到鼻子下方试探,还有呼吸,松了口气。

  晚上,唐蒲又让他吃药,这一夜他睡的非常安分,甚至没对她动手动脚,乱摸一通。

  连着两天,他都困得不省人事,别说是暴躁了,他什么情绪都没,除了睡觉就是想睡。

  缪时洲上网一查,这药还真不是安眠的,他没吃过这药,副作用也来得强烈。

  他蹲在椅子上,无奈的抱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席曼香从她进门开始,就一直想往她肚子上摸,唐蒲怕痒,稍有碰到就想跳起来。

  “让妈摸摸,有显孕没啊?”

  “哪能那么快啊,您能别像个流氓似的吗。”

  她掩唇大笑,眼睛就没从她肚子上离开过:“我就是太高兴,我要当婆婆了!你跟时洲领证没,户口本我都给他了,他说你这几天一直住他那,把你照护的不错,我看你脸都圆了。”

  “真的假的,不会吧。”她拍住自己脸蛋,往浴室的体重器上走。

  还真胖了两斤!

  唐蒲撑着墙,闷头叹气,情绪肉眼可见低落。

  “胖什么呀,那是孩子的事儿,不胖才不正常呢。”

  “您就别安慰我了,刚才还说我脸圆呢。”

  “我跟你开玩笑。”席曼香将手里的酸橘递上前,问她:“感情培养的怎么样,提起时洲,都没之前那么激烈,你俩早就该看对眼了。”

  唐蒲不知道该说什么,半个月的相处,她真的有好好在打开心扉接纳他,虽然每天会控制不住对阿易自责,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她能感受到缪时洲对她爱的深沉热烈。

  以及接纳他时,那种心底的开心,是许久没尝到过爱意的感觉,甚至有家的温暖。

  心里落根枯树,正被一壶温水渐渐灌溉复苏。

  “我让人看过了,明天是个好日子,不如你俩就趁着这个机会领证算了,反正早晚都要领,孩子再大点,婚纱就穿不上了。”

  “您就没考虑过,我想当个单亲妈妈的决定吗?”

  席曼香哈的一声,发笑耸肩。

  “就你这脾气还单亲妈妈呢,你要是不想跟时洲结婚,你可绝对不会留这个孩子,说什么也早就打掉了。”

  “浪子回头终是岸,你这些年来的情场,我可没少跟着你被人嚼舌根,要是你敢带着肚子里孩子去浪,别说我了,时洲都不会放过你。”

  “我怎么被您说成抛夫弃子的人渣了。”

  席曼香定眼一瞧她手里的酸橘,笑眯眯问:“好吃吧。”

  唐蒲将最后一瓣塞进嘴里:“还行。”

  “酸儿辣女,你这胎说不定是个儿子。”

  她咀嚼顿住,发现席女士心思还真是深沉,先前让缪时洲用红烧肉刺激她,这次又是用橘子。

  “您少看点迷信。”

  席曼香笑的乐开花,从唐蒲进门开始,她的嘴角就没落下来过。

  “时洲知道你今天来我这住,在电话里告诉我,明天要给你个礼物,说是回报你给他的礼物,你们俩玩什么呢,这么神秘。”

  唐蒲悠悠一哼:“他这都告诉你,我看你们才是串通好了,打算明天拉着我去跟他领证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umi9.com。玉米小说手机版:https://m.yum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