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_69_捣成汁(年下 甜文)
玉米小说 > 捣成汁(年下 甜文) > 无题_69
字体:      护眼 关灯

无题_69

  委托的律师所发来邮件,确认那份合同并没问题。

  这样剩下来直接跟对方签约就可以了。

  唐蒲总觉得蹊跷,一边滑着电脑,手里盘着两个荔枝。

  “唐蒲,饭做好了!”厨房里缪时洲探出头来。

  屋里饭香弥漫,没关的电视正传来滔滔不绝聊天声,这些生活气息,是从没出现在她日常里的另类。

  她自己一个人住习惯了,反倒对这种生活不怎么适应。

  缪时洲将菜端出去时,看到一旁的两双筷子,拿起来顺势就往嘴里放,用力舔舐了两口,搁在盘子上一同端了出去。

  “尝尝我今天的手艺!你看见海鲜想吐应该是闻到腥味了,我都把它做成炖品,没那种味道!”

  汤上面飘着一层香油,撒上葱花香菜,看起来很有食欲。

  唐蒲夹住了一颗鲍鱼,试探往嘴里送,果真没闻到那股味,她就吃得下去。

  嚼劲弹嫩,眼前一亮:“还挺好吃。”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缪时洲回过神,控制住嘴角的笑意别太猖狂:“没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把沾满他唾液的筷子送进嘴里,就会很兴奋。

  跑去厨房将碗和勺子拿出来,低头往自己下半身看了一眼。

  怎么会这么没出息就硬了。

  “今天咱们能去领结婚证吗?”

  唐蒲往他手上看了一眼:“伤口没好呢,带着伤领证,寓意不好。”

  “已经叁天了,你老拿这个理由敷衍我。”

  “但你也是很相信吗。”

  他自己也不想,但就是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害怕真的对婚后不好。

  “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啊,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跟我领证。”

  唐蒲没说话,缪时洲就知道这事儿有苗头,她肯定是想来提点要求。

  “你就说,什么我都办得到!”

  “我员工是不是被你朋友关起来了。”

  缪时洲放下筷子:“我知道你怀疑这件事,我这有她的视频,你看。”

  唐蒲接过手机,孙蝶躺在病床上,视频的拍摄角度,在她床边环绕,就好像是要故意拍给谁看。

  她从手机里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一笑,“你怎么会有她的视频?樊阳焱发给你的。”

  “他是负责案子的侦查员,看你担心她,就把这个视频发给我,说要让你看。”

  “你们俩的配合打的挺好。”唐蒲放下手机。

  “不相信我吗?”

  谎话她再问下去也没意义,唐蒲随手将长发绑在脑后:“你不是想结婚吗,先放我出去,等我处理完事情,就跟你结。”

  他关了她快一周的时间,听到她说这种话,缪时洲很不安,不安到整个人都慌了。

  “你是要去见别的男人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在手机上说。”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花心的女人吗?”

  她撑着下巴,一只手敲打桌边,长发绑起多了干练姿色,成熟女人的气质韵味,偏偏穿着他宽大卫衣,锁骨显露突兀,精致,美的猜不透她想法。

  “那你发誓,你要跟我结婚,这周就结!”

  “幼稚。”

  合同寄出去的不到两天,便给了回复,很快就有负责人到店里来勘察,学习店内的营业模式,唐蒲反倒忙了起来。

  缪时洲工作有心无力,拍摄结束倒在椅子上,天天想与她什么时候结婚。

  手机被他摔了,他买了一个新打算给她,但发现她早就买过了。

  唐蒲让他把手机退了,但缪时洲想,万一哪天控制不住又摔,还是留着吧。

  工作到晚上7点,还没收到她的信息,想来应该是没有回家,于是去到店里找人。

  店里提前打烊,员工和她忙着绘画设计图,申请专利,唐蒲走不开,让他先随便找个地方坐。

  等了两个多小时,缪时洲受不了了,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就往外跑,一旁交涉的员工都看愣了。

  “老板,咱们还没讨论完呢……”

  两人跑的快,早已没了人影。

  “我不是说让你等我一会儿吗!马上就结束了,你把车门打开。”

  缪时洲不听反倒跟她对着干,车子驶离,唐蒲认命的往后靠去,呼吸沉重。

  他也不说话,明明惹她生气,现在看来还有理了。

  没有回他的公寓,反倒将车停在了海边,是上次他求婚时,可以看到对面高塔的海边。

  “我一直坐在那,很闷,想透透气。”缪时洲把车窗打开,海风顺着海浪飘进来,一股清透腥味,凉气吹散不少烦躁。

  缪时洲还是不满足,下了车:“我就透会儿气,我没事。”

  他一个人往沙滩上暴走,背影孤独,这地方人没那么多,他快步走起来肆无忌惮,有种想把整个海滩绕过来一圈的冲动。

  缪时洲一直是生气的,他不能发火,试图用这种办法消灭内心恶气,他要保持良好的心态面对唐蒲。

  不能发火,不能发火。

  边走边念,身侧的海浪嚣张拍击在礁石上,哗啦一声又反流了回去。

  风声灌耳,吹乱碎发,沐浴月光的夜晚,巨浪将耳边的声音吞没,苍凉又空旷,海浪吹在身上的孤独感,他难过的将头低下。

  影子在沙滩上拉的斜长,月色照在他灰咖色发丝,映出一层薄薄金光。

  身后的人快步跟上,一把拉住他垂在身侧的手。

  他身躯一震,回头见唐蒲牵他的手,十指交叉,与他一起往前走,他能看到她的发顶,娇小的才到他肩膀。

  “不开心要说出来,没人会责怪你。”

  “我就是怕……”

  “怕我不跟你结婚?”

  缪时洲摇头,在她面前低着头,收了獠牙的狼狗变成奶狗,恨不得钻进她怀里。

  “我怕你嫌我烦,怕你讨厌我,怕你说我幼稚,我怕自己不够成熟,做不了一个爸爸的角色。”

  “你心思还挺多的。”

  见她笑了,缪时洲严肃起:“我不幼稚的,我能给你安全感,我是个男人!”

  上次一句话他就记住了,以后还真不能随便说他,免得伤起自尊。

  唐蒲将吹乱的发丝勾到耳后,笑盈盈眼里是发亮的月光,风声吹得急躁,还是清晰的听到她说:“回家有礼物给你。”

  缪时洲唯独听到那回家两字,欣喜若狂,抓紧她的手指。

  她承认,那是他们的家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umi9.com。玉米小说手机版:https://m.yum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