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_12_捣成汁(年下 甜文)
玉米小说 > 捣成汁(年下 甜文) > 无题_12
字体:      护眼 关灯

无题_12

  省级射箭选拔赛,邀请她来做评委,唐蒲觉得很离谱。

  她一没有专业证书,二没参加过专业赛,就是个开射箭店的,也多多少少感觉出来,其他评委的不服气。

  唐蒲打算低调点,就按照别的评委,给选手们平均分。

  她身穿黑大衣,内里白衬和咖色包臀裙,长腿交叉,不太正经的坐姿,在前排评委席生惹众多人目光,撩着脸颊上乌黑毛绒卷的长发,独一无二定制耳坠,出现在了荧幕中。

  缪时洲在射箭馆外,仰头看着巨大银幕上的女人,里面的比赛已经开始了,他进不去,跟他一样的人有很多,都坐在馆外的阶梯台阶上,透过大银幕来看场内的比赛。

  那摄影师似乎是对她的容貌很上心,把多余的镜头全给了唐蒲。

  她不太会收敛气场,看着也不像是为了迎合别人,而降低自己身份的人,

  即便生长在繁花朵朵的花圃,似乎她的人生格言,就要做一支绝无仅有的玫瑰,孤傲清高。

  高清镜头,连发丝都照的清楚,纤密睫毛往上一抬,多情的媚眼捕捉到了镜头的存在,高冷瞥了一眼后,一点也没留恋的看去别的地方,倒是手里的中性笔,咔咔磕在打分表上,掩盖着她身为评委的心虚。

  实际这场比赛他没看进去多少内容,在意的眼光都给了唐蒲,坐了叁个小时后,比赛结束,周围人们陆陆续续的起身,他焦虑等待着馆内大门开放。

  唐蒲不断看着腕表,差不多要结束了,把她给熬的够呛,好在最后是用专业的打分机器,评委也就是来撑个场面。

  台上的主持人在进行着最后的解说,唐蒲彻底心不在焉了起来,眼睛就盯着手腕处的表针。

  她浑然不觉,一个男人正在低头靠近着她,身旁四个评委纷纷投来了目光。

  “看什么呢,比我精心打造的比赛场地还好看?”

  唐蒲有被他给吓到,他声音故作装腔油腻,配上这身蓝色西装,简直是自信男界天花板。

  鞠向明笑着从背后拿了束满天星捧花,梳着大背头,右边眉毛从眉尾横断了条线,看得出这副样子是经过精心打扮。

  “干什么?”

  唐蒲抱着手臂往后紧贴椅背,表情嫌弃,美貌也尤为动人。

  “给美丽的仙女花花啊!听说你开了个弓箭馆,我耗费心思赞助这场比赛,就是为了能见到你,我的仙妞儿~”

  他噘着嘴巴像从地沟油里刚爬出来的一样,名贵西装也拯救不了他。

  “别恶心人,你给我发的邀请?”唐蒲就想着怎么会有人这么闲,看中她这个没经验的人做评委。

  “当然是我!去的时候你没在,就让你们店里的员工跟你说了。”

  “要是你在,我一定会当场拒绝。”

  “嗯哼。”鞠向明委屈苦皱眉头:“我想也是。”

  他把手里的花放下,唉声哀气坐到她桌子上,恨不得直接把她的身体当靠背:“毕竟你这人分手之后断的干净,我想见你一面,比见菩萨还难,得天天去太上老君殿里跪求。”

  “太上老君是道教始祖,装逼也要有点文化。”

  “哎呦受教了!仙女懂得真多,下次我就去月下老人那。”

  他这人就喜欢搞些有的没的,跟他在一起时候,享受他嘴皮子的幽默风趣,可惜是个花花肠子。

  比赛结束,主持人下场,评委们也有的起身,唐蒲发现摄像头还在对着她,想说这个摄影师是不是无证上岗,一点专业素养都没。

  “唐蒲,这次我给你打了广告,比赛封面宣传页有你的店址,给你拉点客人增进生意,不用感谢我。”

  “做这些不就是想让我回报你吗,你知道我从来不会欠人情。”

  她挪开凳子起身:“等你下次再举办活动告诉我,我会送点花篮过去。”

  “花篮我可能不太需要,不过!”鞠向明拉住她胳膊,用力把她按在凳子上,一手撑着桌子,低头逼近她,肃穆模样与刚才嬉皮笑脸截然不同。

  “你是不是要跟穆骆结婚了?”

  这莫名其妙的话太无厘头:“谁告诉你的。”

  “我听说他买钻戒了,戒指圈内刻的是你名字缩写。”

  唐蒲拍开他的手:“道听途说的消息上不了台面,没这回事。”

  “可他买的钻戒,就是我公司的品牌。”

  “唐蒲,你最近水逆很严重,别瞎谈恋爱了,要不是何逸明被收拾过了,我早就让人把他扇你的手给剁了,他家的合作我也推了,你放心,敢伤你——”

  “闭嘴!”唐蒲指着他鼻子,鞠向明喉咙一噎。

  “我们分手半年,我对你不存在任何一点复合念头,做这些事情,我也不会觉得有多感动,以前是发现你很幽默,但现在,你是从马戏团里进修出来的小丑吧?”

  “好吧,这么绝的话,我受伤了。”

  唐蒲觉得真正算上水逆的原因,是她没把每段感情结尾处理好,才造成这些困扰。

  鞠向明刚要把花递给她,一股重力拍着他的胳膊,将他推下了桌子,猝不及防跪下去,栽了跟头。

  “哎呦我槽!谁敢推爷爷我!”

  缪时洲的手还在半空举着,冷漠垂眸,他高傲的连头都不愿意低下去,挺拔的鼻尖如同他个子一样傲人,阔摆风衣及长腿,甚至连他身上的灰尘都在鄙视他。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个流氓,穿成人模狗样,想欺负姐姐。”

  唐蒲手指抵在唇边,默不作声将脸转了过去。

  “喂,你是在笑吧!”鞠向明都要急得跳脚:“我刚才被他给推了啊,差点摔着我这张俊脸,你知道我为了这张脸买了两千万保险吗!”

  他说话幽默还有个原因,吐字总喜欢带点方言,从地上爬起来指着他:“我这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你看不出来我这一身审美,算你眼睛长的失败!白,白内障你是,还是带了美瞳?”

  唐蒲抬手挡在两人中间:“到此为止,你,跟他道个歉。”

  “对不起。”缪时洲一字一句吐着,面无表情说话跟机器人一样,凭借着傲人的身高,依旧是垂着眼蔑视他。

  “你俩什么关系!”

  “跟你没关系。”唐蒲刚才还纠结着怎么摆脱他的纠缠,上帝就给她送来个救兵:“谢谢你帮我宣传,人情我当然会还给你,但不是今天,先走了。”

  “靠……唐蒲别这样,我都定好餐厅了,给我点面子!厨师一个小时前刚下飞机,我连乐队请的都是西班牙的!钢琴手还是你最喜欢澳大利亚的corys!连座椅我都是从夏威夷空运的!”

  鞠向明大吼着,眼看他俩越走越远,西装松垮掉在肩头,专门打扮逗她笑的形象,没想到还真成了小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umi9.com。玉米小说手机版:https://m.yum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