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质疑_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
玉米小说 > 震惊!天道剑君他被白莲花俘获了 > 39、质疑
字体:      护眼 关灯

39、质疑

  叶申申目光落在林声笙身上,不是很情愿的打招呼:“司寇夫人。”

  公冶宗主道:“你在此作甚?”

  叶申申迟疑了下又将收入空间那东西拿了出来:“这是我在一个秘境得到的,我发现它不会沾染地魔尸水的臭气,便想试试能不能清除这里的气味。”

  林声笙发现,这是莲花的花萼。

  公冶宗主也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莲花的萼片。莲花有清除浊气的效果?”

  说着他就将萼片递给林声笙:“林小友可能看出什么来?”

  叶申申不想让林声笙碰她的萼片,手都动了一下,想到这样不好,有收了回去。

  林声笙有直觉,这片花萼就是她意识中那种莲花的花萼。

  见到这片花萼的瞬间就产生了这种想法。

  她还以为那朵莲花是觉醒在她意识中的,没想到它曾经也有实体。

  她将灵力度入花萼,想看看萼片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结果她将灵力度入,这片花萼竟然直接散成了粉末,消失在了空气中……

  林声笙懵,公冶宗主也懵。

  叶申申懵完就红了眼眶:“你做了什么!把我的宝物还给我!我为了这个宝物差点就丢了性命,你凭什么给我抢走!你还我!”

  “我没抢,我是想试试将灵力度入其中会有什么反应,我没想到它一接触灵力就不见了。”

  林声笙的解释很苍白,毕竟她真的把人家的宝物给弄没了。

  “你怎么没抢?你就是故意的!我也向它度入过灵力,它怎么没有消失呢!你藏起来了是不是,你还给我!”

  叶申申很激动,眼泪都下来了。

  公冶宗主蹙眉呵斥:“叶申申。”

  叶申申紧咬唇瓣,心底憋着天大的委屈。

  “我们出去说吧。”

  这下子也没心思研究清除臭气的事情了,这地方不适合说话,只能先出去。

  走出结界,林声笙把空间镯子取下来递给公冶宗主检查:“我确实没有藏这位姑娘的宝贝,公冶宗主大可检查我的空间法器。”

  “我自是信林小友。”公冶宗主有些迟疑,检查别人的空间法器和搜身是一样的意思,多少有点质疑别人的人品的。

  林声笙却很坚决:“查吧,我知公冶宗主没有疑心我,只是总该给这位姑娘一个交代。”

  公冶宗主听她这么说,心理反而多了几分欣赏。

  那个有身份地位的天才会给一个小小的记名弟子交代。

  大多都是损坏了你的东西我自会给你补偿,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别不识好歹。

  就算是公冶宗主他自己也是如此,若今日是他损坏了那片花萼,叶申申拿这种态度对他,他也要恼。

  叶申申垂下眸子,在她看来林声笙只是在妆模作样。

  一检查,公主宗主就被林声笙这件空间法器给震惊了:

  “如此大的空间容量?林小友,你这件法器稍加改良甚至可以在里面培养灵植啊,称一句仙器都可以,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林声笙:“……”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剑君送的,他是从何得到的这件法器,我也不知道。”

  公冶宗主也知道自己重点搞错了,他将东西还给林声笙,转头对叶申申道:“林小友确实没有私藏你的宝物,你细细同我说一说那宝物的来源。”

  叶申申是早年与同门杀魔历练时,无意中掉入一个秘境中得到的。

  那个秘境很凶险,她费尽千难出来后才发现一同掉入的人没有一个出来。

  这片花萼也是,她出来后发现花萼自己跟着她了。

  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秘境的事情公冶宗主知道,同去十几人,只有叶申申一个人回来,他自然会了解情况。

  只不过他也是现在才知道叶申申当时还得了一件宝物。

  获得了宝物自己悄咪咪揣着美,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时死了那么多同门,叶申申还隐瞒宝物,多少让公冶宗主有点不喜。

  “我会赔偿你,你想要什么来抵那片花萼?灵液可以吗?”林声笙道。

  叶申申闻言只觉得可笑:“你去哪里给我灵液?连碧霄宗的灵液都干枯了。”

  “所以你接受拿灵液做赔偿?”给一桶,一大桶,应该够抵消了。

  林声笙这般想着,就听老头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丫头,你想送的灵液不会是我吸收的那个吧?”

  林声笙肯定是不能回答的,老头的声音能响在她脑海里用的也是传音术。

  林声笙虽然学会了传音术,但她现在的水平使用起来肯定会被公冶宗主发现她在私下跟人交流。

  老头也没等林声笙回答,道:“若是那个灵液,你给一滴也可。”

  “你这个灵液可比碧霄宗那池子洗澡水有用多了,你这个灵液可以直接作用在神魂,灵台受损的人都可以拿你这灵液来温养。”

  林声笙对可以用来温养灵台受损的灵液是多珍贵还没有概念。

  公冶宗主好奇的看向林声笙:“林小叶要从何处弄来灵液?”

  林声笙适当透露自己的特殊:“我发现我的灵脉与旁人不同,别人杀了地魔会被浊气影响,但是我的灵脉能吸收浊气转换成灵气。”

  “灵气够充沛就能凝聚出灵液来。”

  公冶宗主真情实感的又被震惊了:“小友的灵脉竟如此特殊?!老朽可否探查一二?”

  林声笙很大方的让公冶宗主探查了。

  她的灵脉其实很细,灵脉中却承载着磅礴的灵气。

  这点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公冶宗主知道林声笙的特殊就行了,没有非得刨根问底。

  叶申申忽然道:“我不要灵液。”

  公冶宗主皱眉,之前不说,知道林声笙能拿出灵液后又讲这话。

  “那你想要什么?”公冶宗主语带威压。

  叶申申又不说话了。

  林声笙也道:“其他东西我也可以想办法,你想要什么?”

  叶申申却还是不说,只是低着头很委屈的样子。

  林声笙也有些不悦了。

  那片花萼不是消失,林声笙这会儿已经感应到,花萼是被那朵白莲花吸收了。

  叶申申将花萼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在林声笙看来没什么不对,所以她愿意给出最大的补偿。

  可叶申申是一味摆出一副被欺负的小媳妇作态是干嘛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