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_福气满满小农女
玉米小说 > 福气满满小农女 > 第七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章

  金大嫂娘家分家后的半个月后,赵小花的娘家也分家了。

  不知道赵小花是如何说动她那些侄子侄媳的,最后那笔债,算在了分家费里,赵小花的父母跟着她大嫂过,大嫂身上也背了一部分欠款,算是这欠款大家平分了。

  房子田地都分了,赵小花的大嫂和父母没地方住,就暂时住在了金家,吃喝用的都没带,有点扫地出门的感觉。

  不过好处也有,就是仨孩子有人带了。

  坏处也有,那就是……

  “美玉啊,美玉,你怎么还没起床呢?太阳都晒屁股了,村子里就没你这么懒的姑娘!”

  金美玉把脑袋蒙上,想要杜绝外面的噪音,但是门外面的人却锲而不舍。

  “美玉啊,金美玉!你这样可不行,谁家姑娘不是一大早起来就干活,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家里就你一个还在睡,你这么懒,日后怎么嫁人啊。”

  金美玉生无可恋的掀开被子,双眼无神两眼发直。

  听着外面锲而不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金美玉还能咋办,只能应了一声。

  “好了,我起来了!”

  “起来了就快点出来,不能什么事情都指望着你的嫂子,你嫂子饭都做好了,就等你吃呢!”

  金美玉生无可恋的穿衣出去,门口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看见金美玉坡头散发的出来,眉头一皱,又忍不住数落。

  “你都多大的姑娘了,怎么头发还不会梳?披头散发的出来成什么样子!”

  “……”

  “你干什么去?说你两句怎么了,你还给我撂脸子了是不是,怎么,我还说不得你了?”

  准备去洗脸梳发的金美玉脚步一顿,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和老妇人解释。

  “没有的姥姥,我要去洗脸梳头了。”

  “没有什么?还学会顶嘴了?谁家姑娘像你一样,你看看你,一觉睡到这么晚……”

  金美玉一抹脸,不打算继续听了,转身去洗脸梳头了。

  任由后面的人碎碎念,她把自己打理好,看看铜镜里的自己,没精打采的。

  每晚都要进入学习空间学习,二十四天的高强度学习十分耗费精力,平时睡到自然醒还没什么,现在被早早的叫醒后,这种后遗症就体现出来了。

  打理好了自己,金美玉就打算去吃饭了,只是在院子里,看见了不知所措的柱子。

  “咋了你?”

  柱子踌躇了一下,看了看跟出来的老太太,最后还是说了。

  “鸡蛋被捡走了。”

  “啥??”

  老太太看到金美玉的反应,有些不高兴。

  “你这是什么反应,你一个小姑娘,居然还学会把持家里的东西了,我听说你把家里的鸡蛋都放你那屋里了,你哪儿来的脸干这种事情,那是家里的东西,一会儿把鸡蛋都拿出来,没见过你这种又懒又贪的姑娘!”

  金美玉转头看向老太太的目光写满了不可思议,也顾不得吃饭了,她抬脚就往后院去,鸡圈还没打理,鸡蛋确实已经没了。

  在去堂屋,一家人都吃完了,金大嫂正在收拾桌子,看到金美玉进来,目光游移了一瞬间后,看向了坐在上首的老爷子和赵小花。

  赵小花看见金美玉后没啥反应,倒是老爷子一皱眉,不是很高兴。

  “娘,你拿我的鸡蛋了?”

  赵小花被问到面前,多多少少有些不高兴。

  “什么你的我的,你个小孩子的家家的,哪儿来的你的东西?我和你爹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分家了?”

  确实,在父母没分家前,子女的就是父母的,父母给了,子女才有私产,如果父母不给,那也没办法。

  金美玉被这话堵得哑口无言,站在哪儿,用一种特别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赵小花,看的赵小花不自觉的别开了视线。

  金大嫂收拾碗筷的速度有些慢,面对这样的场景有些不知所措。

  倒是后面跟过来的老太太看见金美玉站在那儿不动弹,心生不满。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起床这么晚,没你的饭吃了。你要长记性,就没见过你这么懒得姑娘!”

  村里人习惯于重男轻女,不过金美玉是金家唯一一个姑娘,长这么大,她还没受过这种委屈。

  金美玉捂着脑袋有些发晕,被一家子无言的排挤嫌弃,她没大吵大闹,而是转身往外走。

  没理会老太太新一轮的念叨,回了自己屋,打开自己的大箱子,从里面翻出了个新锁。

  这个和之前那个中看不中用的不同,这是金美玉进城后买的新锁。

  把钥匙揣自己兜里,她反手把自己的房门给锁上了。

  她房间里的东西有很多,粮食、布匹、银钱、鸡蛋。

  按照她娘今天的态度,说不准她出去一趟,她屋里的东西都没了。

  “小六!”

  站在院子里,金美玉叫了一声,不知躲哪儿的小六飞奔过来,它看起来又长大了不少。

  “我的天啊,谁家的姑娘啊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居然还学会儿锁门!你这是在防着谁呢啊!”

  老太太发现金美玉锁门了,她的声音总算是引来了赵小花,当下赵小花也不满了起来,刚想说些什么,却见金美玉带着小六和柱子就往外走,当下赵小花更气了。

  “你要上哪去?!谁家姑娘一天到晚的往外跑!”

  金美玉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直面她母亲。

  “娘,满谷他们呢?我打算去找他们。”

  “你找他们干什么?他们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老往外跑?”

  “娘,我要找爹。”

  一听金美玉要找金良顺,赵小花下意识的住了嘴,不过转眼间她又来了脾气。

  “你找你爹?你找你爹干啥?你爹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养你们,你上哪找他去?不许去,你给我回来!”

  说着,赵小花就要过来拉扯金美玉,金美玉却不怕,眼看赵小花都到跟前了,她还特别平静的和她说。

  “娘,我会和爹告状的。”

  金美玉说话的语气实在是太平静了,也太认真了。

  这是不孝会入罪,父母打死子女无罪的朝代,也是以父为纲,男权至上的年代。

  赵小花被金美玉说的哑火了,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倒是让金美玉带着柱子离开了。

  这一幕被站在门口的金大嫂看了个全,她眼睛一转,端着碗碟回了厨房,然后趁着没人进来,把锅里给金美玉温着的早饭拿了出来,放到小篮子里盖好,藏到了角落里,这才开始刷起锅碗来。

  出了门的金美玉没像她说的那样,第一时间去找金良顺,而是离了家,靠在个角落里,独自生闷气。

  柱子守在金美玉边上,看她气的狠了,也不知道要说点啥,只能默默的也蹲了下来。

  等金美玉的气消了一点后,柱子才开口询问。

  “小姑,你真的要找你爹吗?你爹去打零工了,你要怎么找他啊?”

  金美玉这会儿还好气,她一抹不受控制掉下来的金豆豆,断断续续的和珠子说。

  “满谷,满谷能,能找到。”

  眼看自己问了一句后金美玉就哭了,柱子更不知所措了。

  好在金美玉也就哭了一小会儿,就把这种情绪压了下去,止住了眼泪。

  身为长辈,怎么能在晚辈的面前掉金豆豆呢???

  金美玉深吸好几口气,缓的差不多了,才说。

  “我娘之前不是这样的,肯定是姥姥她们把娘带坏了。”

  “那,那咋办啊?你娘还能好过来吗?”

  金美玉哼唧一声。

  “等爹回来了,娘肯定就好了!”

  “那我们要去找满谷他们吗?小姑你知道满谷他们在哪儿吗?”

  “不知道,每回早上他们都不在。”

  金家男人起得早,上到金美玉她爹,下到才四岁的双胞胎,都有早起的习惯,比鸡起的都早。

  今天金美玉是被人叫醒的,还没到她每天会醒来的时间,所以也不知道金满谷他们在哪儿。

  不过不知道没关系,她可以等等。

  这件事情她是打定主意要告诉她爹了。

  姥姥姥爷他们来家住可以,金家又不是穷的连两个老人的口粮都没有了。

  但是赵小花的状态却不对,这让金美玉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金美玉先带着柱子和小六去了荒地那边,现在金美玉名下的荒田已经有几十亩了,基本这片荒地都是她的田地,孩子们也从一门心思的开荒,便成了伺候田地。

  金美玉的田地里,种了大量的黄豆。

  这些黄豆的亩产在一百五十斤到两百斤之间,比不上麦子稻子的产量,却能肥田。

  而且,金美玉名下的这些荒田,说是荒田,实际上肥力半点都不比那些良田差,田里的作物长的飞快还壮硕,特别喜人。

  金美玉来荒田的时候,田里已经有人在忙活了,大河他们除草的除草,浇水的浇水,这么多田地,足够这些孩子忙活很久的了。

  虽然疲惫,但是孩子们的心情都很好,毕竟每天劳作后,都有吃有喝不说,还能有些剩余,让他们能有所积累,这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金美玉的到来引来了孩子们的注意,大河提着空了的水桶走了过来,和柱子对视一眼后,柱子接过他的水桶,去帮着给田地浇水了,留下大河陪着金美玉。

  “大河,你们这么浇水多长时间了?”

  “好几天了。一直没下雨,地里的庄稼需要水,我们每天都浇,这么多田地,我们轮着浇水,倒也还行。”

  河离荒地这边说远不远说进不进,但是要是成天这么运水浇水,显然也不是事儿。

  “要是能下雨就好了。”

  大河点头,应和道。

  “确实,要是能下雨就好了,这长时间不下雨,田里的庄稼也受不了。”

  “村子里的庄稼也出问题了吗?”

  “嗯,我们打水的时候,也看见了其他人打水。”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长时间不下雨的担忧冲淡了金美玉的坏心情,金美玉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期盼下雨的事情。

  直到金家三兄弟找到了这边,还给她带来了金大嫂做的早饭后,她才想起来家里的事情。

  “满谷,你去告诉爹,说娘要那我的东西填补舅爷家的窟窿。”

  “啥?奶奶怎么能这么做呢??”

  一说起这件事来,金美玉的眼睛再次红了起来。

  好在这次金美玉忍住了,不过却也缓了好久才开口。

  “娘把我的鸡蛋全都收走了,他们还要我之前攒下来的鸡蛋,还有粮食,他们说没分家的孩子的东西都是家里的。”

  “小姑你别哭,奶奶那是瞎说的,爷爷说了,小姑的就是小姑的,那些东西都是小姑的,全都是小姑的嫁妆!”

  小小年纪的金家三兄弟,已经被教导的很偏向自己的小姑了,尤其是维护小姑这一块,他们做的十分到位。

  “满肉满油,你们护着小姑,别让别人伤了小姑,我这就去找爷爷去。”

  “嗯,二哥你去吧。”

  “二哥你快去快回!”

  眼看金满谷要走,金美玉还不忘嘱咐他。

  “让爹爹回来的时候带些红糖回来,多带些。”

  “成,小姑,还有其他要带的吗?”

  金美玉想了想,摇了摇头。

  “没有了,让爹爹快点回来。”

  金满谷一点头,麻溜的去了。

  金美玉坐在田埂上把早饭吃了,一边吃饭一边看大河他们劳作,等吃完了,她开始招呼金满肉两兄弟。

  “你们去吧家里的牛车带来,来拉水,他们一趟趟的跑,实在是太累了。”

  “等谷子哥回来的吧,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多跑跑还能锻炼身体。”

  “对,多锻炼锻炼身体,说不准他们还能长的更高些。”

  “那也不成,这样累着才容易长不高呢,你俩快回家,套了牛车过来。”

  “小姑,在等等,谷子哥一会儿就回来了,等他回来了我们就去。”

  金美玉想了想,觉得也行。

  然后他们就在这儿等了一上午。

  准确的来说是,金美玉在田埂上等了一上午,金家双胞胎在等了一会儿后,就去田里帮忙了。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迟迟不回来的金满谷,回来的时候居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和金良顺一起回来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