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受降_鹿鼎记:帝业从神龙岛开始
玉米小说 > 鹿鼎记:帝业从神龙岛开始 > 第五百零一章 受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零一章 受降

  倭国京都城外,九万多大军整齐的排列在城南的平原上,无数火炮也对着城池。

  从城头远远望去,如汪洋一片人海,给人一种可以毁灭一切的气势。

  韦宇龙此时已得知天皇答应投降,横刀立马站在大军之前,等待城内天皇出城投降。

  只要接受了他们投降,再迫使天皇颁布退位诏书,接受夏国统治,这次征倭就算基本圆满,剩下的就是平定倭国北方。

  到那时,库页岛、扶桑省、琉球、台湾就可以在东海连成一片,就算到了后世,也可以完全控制整个太平洋。

  他让人拿出那个“东洋病夫”的牌匾,骑在高头大马上,静静等着天皇到来。

  傍晚,天上的太阳已经偏西,城门终于缓缓打开,一群人身穿汉服,从城内走出。

  为首的一人,没有戴天皇的冠冕,也没有戴御立缨冠,头上只留着倭人的那种特有一撮头发的发型,捧着漆制托盘,上面放着降表,和三神器,慢慢走来。

  在他身后,德川家纲、酒井忠清、以及皇室一干人员,还有一些武将武士,全部一脸痛苦的跟在天皇身后。

  韦宇龙没有动,只冷冷地看着这些人向自己走来。

  天皇小心扫视了一眼对面的大军,他很清楚,现在不管是兵力,装备,士气等各方面,都不是夏国的对手,投降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但真正来到城外,在十几万人面前,还有数万倭人,他还是有些挪步不动脚。

  天皇偷偷抬起头,正好发现夏军之前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皇帝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杀意,不由心中一凛,强忍着无数人的目光,好不容易向前挪动。

  只短短的半里路,他觉得自己走了好几年的样子,才来走韦宇龙身前。

  他是天皇,从来都是别人抬头看他,而他一直都是高高在上。

  这次对面这个年轻人却也是夏国皇帝,他屈辱的低着头,慢慢将手里的东西举了起来。

  “跪下!”

  周培公按照韦宇龙的授意,对着这群投降之人大喝一声。

  “跪下!”

  身后,数万夏军士兵,齐声爆发震耳的吼声,直冲云霄。

  天皇被这剩下吓了一跳,耳朵都被吼声震的嗡嗡作响,没等手下人铺上垫子,就已经“噗通”跪在雪地上。

  他身后的大臣,包括德川家纲,看天皇跪倒,纷纷跟着跪了下来。

  韦宇龙看着跪在数万华夏勇士面前的这群倭人,沉默了好一阵。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直到在心里发出一声感慨,他终于跳下马,压抑着难掩激动,伸手去接天皇举起的托盘,只要把这些东西拿在手里,他将成为一个最伟大的君主,第一个彻底征服了倭人的君主。

  他身后,所有大将、大臣、包括那一万多倭国降兵,还有对面这群投降的倭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历史性的一刻。

  “有杀气!”

  就在韦宇龙的手,即将碰到托盘的一刻,他忽然感到对面人群中冒出一股不易察觉的杀气,谨慎的他顿觉得不妙,身子如蛟龙般瞬间腾空而起。

  “嗤!”

  就在韦宇龙约起的刹那,果然一枚闪着蓝光的毒针,从倭人投降人群中射出。

  毒针虽然没有射中韦宇龙,却直接射入他刚才所骑的战马眼睛里。

  “嘶……”

  战马痛叫一声,双蹄扬起,落下来的时候,正好踩在天皇的腿上,然后翻倒在地而死。

  “啊!”

  天皇不是神,腿骨被踩断,痛的大叫一声,手上的托盘就要掉在地上。

  韦宇龙却如同天神一般,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从空中落下,然后将托盘接住,随即眼睛一瞪,正好看向毒针射出的地方。

  “杀啊!”

  毒针是柳生信田发的,他就是想在韦宇龙去接降表的时候,杀掉这个大敌。

  此时被韦宇龙看到,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左右是死,一不做二不休,跟他拼了。

  柳生信田大喊着从身上拔出一把短刀,向韦宇龙杀来。他身后,十几个武士,也同时抽出武器。

  “住手!”

  德川家纲此时也认出刺杀韦宇龙的是竟然是柳生信田,立即大喝,想止住对方。

  可柳生信田压根不理会,继续冲过来,迎头便砍。

  他是第一高手,当初听说他刺杀夏国皇帝失败,好多人都有些不信,此时见他再行刺,所有倭人都想看看他们第一高手到底如何。

  夏国众人看皇帝遇刺,纷纷上前,有些士兵还端起了火枪。

  可还没等洪熙官、朱媺娖等人冲到跟前,韦宇龙迎着剑气,不但不躲,一只手拖着托盘,一只手直接握住柳生信田手里的短刀。

  剑气骤然消失,只剩下一脸惊诧的所有人。

  韦宇龙知道这次受降,倭人中肯定有人不服气,而且上次柳生信田逃走,那个家伙想来也不会善罢甘休,搞不好还会有暗杀,因此早就戴着玄玉丝的手套。

  这玄玉丝手套刀枪不入,而且手套是透明的,戴在手上根本看不出来。

  柳生信田见韦宇龙徒手接住武器,手中并没有鲜血渗出,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

  尽管知道这个皇帝武功比自己好太多,但接刀这一手,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正在诧异,柳生信田忽然感觉一股巨大的真气通过短刀袭来,他双手一震,短刀拿捏不住,被韦宇龙抢过去。

  韦宇龙神功大成,体内还有两百多年的真气,柳生信田虽然是天才,最多也就修炼了四十年,如何是韦宇龙对手。

  “神仙?”

  除了几个和韦宇龙熟悉的人外,所有人想不通,更别说倭人。

  “啪!”

  只见韦宇龙猛然将精钢打造的短刃拗断,随手一甩,“噗噗”两声,跟着柳生信田冲过来的两人顿时心脏被扎穿,倒在地上。

  “刷!”

  血刀出鞘,直接砍向面前的柳生信田。

  这个人虽是第一高手,却没有单手接刀的本事,不过他轻功不错,脚下一蹬,身体向后窜去。

  这次韦宇龙不可能放走了他,仍旧拖着托盘,身子一倾,身形快如闪电,竟然闪到了柳生信田身后。

  “啪!”

  韦宇龙一脚踢在柳生信田的屁股上,顺势将这个正在倒退的家伙踢到半空。

  柳生信田反应很快,急忙摸出一个弹丸,正要摔在地上,好借烟雾遁走。

  可他的弹丸刚出手,烟雾还没升腾,只见红光一闪,血刀已经从下方向上猛的挥出。

  “噗!”

  这一刀比柳生信田刚才那一刀更快,身半空中的柳生信田,根本没法再躲,血光迸现,倭国一代高手,只两个回合,竟然被人拦腰砍断,变成两截的尸体和体内的脏器散落在地上,整个场面看起来极为恐怖。

  天皇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也顾不上腿疼,吓的闭上了眼睛。

  而夏军却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万岁!陛下万岁!”

  喊声中,韦宇龙手持血刀,在剩下的武士中来回穿梭,只几个呼吸,剩下的武士也全部砍死。

  韦宇龙知道倭人信奉神明,杀完人,帅气的收起血刀,一把抓起托盘上那把天丛云剑,高高举起,嘴里发出一声高呼:“朕才是你们皇,你们的神!”

  “天神下凡,我皇万岁!天神下凡,我皇万岁!”

  夏军士兵此刻,对皇帝充满了崇拜和信任,呼声没有演练,没有告诉他们要这么喊,此刻呼声,是所有将士的心中的话。

  就连倭人,此刻都不敢相信,第一高手和数十个武士,就被这样稀里哗啦轻松杀死?

  难道眼前这个皇帝,真是神仙降世,毕竟他刚才飞的那么高,而且刀刃抓在手里,竟然毫发无损,这容不得他们不信,倭人觉得,这不是凡人能办到的。

  “胆敢冒犯朕,屠城!”

  韦宇龙不管倭人在想什么,他对刚才的刺杀很生气写,举着天丛云剑,下达了屠杀的命令。

  “陛下,不要啊!”

  身后一个翻译小声将韦宇龙的命令告诉德川家纲,他心中一急,忙爬过来求道。

  不过他说的倭语,韦宇龙听不懂,不远处的姬樱忙过来翻译。

  韦宇龙听完,很是不爽,厉声问道:“你的家臣冒犯朕,不问罪于你,你还敢忤逆朕?”

  “求陛下看在我们开城投降的份上,不要屠城。”

  天皇这时也急忙过来,他也不想百姓被屠杀,主要城里还有许多的皇族。

  “不屠城也可以,不过,朕有东西送给你们。”韦宇龙冷冷地道。

  “难道是毒酒?还是中原流行的白绫?”

  两人一愣,脸色变得煞白。

  韦宇龙向身后招了招手,两个侍卫抬着一个被红布盖着的匾额过来。

  “这是朕送你的礼物,你们倭国之所以败,就是因为这四个字。”

  说着他掀开匾额上的红布,上面写了四个大字“东洋病夫”!

  “什么意思?”

  天皇和德川家纲认识这四个字却不知道什么意思。

  而不远的酒井忠清和一群武士还有夏军队伍里的倭人,隐隐理解四个字的含义。

  “原来夏国早就想占领这里,才把“福寿膏”卖到我们国家?”

  忽然,德川家纲和酒井忠清同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死尸,然后对视一眼,心道:“看来信田君担心“福寿膏”的危害是有道理的,可惜现在明白的太晚了。”

  韦宇龙不管他们是不是意识到什么,指着牌匾道:“不想朕屠城,你们就抬着它进城,然后宣读投降诏书,从今日起,这里就是我大夏的扶桑省!”

  天皇和德川家纲面面相觑,这是要给在全城人面前羞辱自己。

  可面对武功高强的陛下,还有数万虎视眈眈的大军,性命都操控在别人手里,只好无奈抬着匾额,跟在韦宇龙后面。

  韦宇龙跳上另一匹战马,在侍卫的保护下,进入倭国的国都,京都城。

  城里十分繁华,但平民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一些人从窗户,门缝朝外看,竟然发现一个瘸子在侍从的搀扶下,和一个贵人抬着一个招牌,艰难地跟在一个年轻人后面。

  而年轻人耀武扬威,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王者之气。

  跟在皇帝身后的夏军,这一刻,心里满是发自内心的自豪。

  天皇平日为了保持神秘,很少见外人,大部分人都不认他,只有个别认出这个穿着汉服,抬着匾额,断了腿的男人,竟然是天皇陛下?

  京都的那些认识天皇贵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天皇和德川家纲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不容易熬到京都御所门口,但宫里的宫女、官员、护卫,看到这样的场景,惊的跪了一地。

  “还不错,这里以后就是朕的行宫。”

  韦宇龙看着这清雅的宫殿,呵呵一笑,然后对朱媺娖道:“你带侍卫先控制起来,在把这里的宫女内侍全部关起来,至于内宫的事情就先交给雪乃好了。”

  众人领命而行,韦宇龙直接带人来到这里最大的宫殿,紫宸殿。

  这里平常是举行天皇继位、立太子、元服、让位等举庄严仪式的地方等重要事情,十分豪华。

  进殿后,韦宇龙毫不客气的坐在正中的御座上,先让天皇宣读了退位投降的诏书,然后又让他带着群臣,给新皇帝行三跪九叩大礼,承认韦宇龙的皇帝身份,正式接受夏国的统治。

  华夏人不用叩拜,但倭人以后就是华夏百姓的奴隶,接受他们跪拜,天经地义。

  天皇看着殿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侍卫和禁军,又想起御座上哪位之前的杀人手段,微微犹豫,终于跪了下去。

  “我的男人,真伟大。”

  在旁边担任翻译的姬樱,看到天皇下跪,竟然生出一种莫名的自豪。

  韦宇龙接受完叩拜,开口道:“听说你们天皇没有姓,朕赐你们一个,就姓“滅”(灭),这是朕第一次给人赐姓,你应该感到荣幸。那个牌匾,是朕亲自手书,就留你做传家之物。”

  天皇听完翻译,屈辱感从心底升起,但不敢说半句拒绝的话,也只能忍痛接受。

  “好了,把他带下去先看管起来。”

  让雪乃把天皇带到旁边的清凉殿看管起来,韦宇龙这才安排道:“洪熙官将军,你带禁军控制京都城,赵良栋将军,你带一万骑兵向东,占领京都以东各地,沐剑声将军,你率兵五万,攻占扶桑省北部各藩。如投降者,让他们立即到京都叩见朕,不降者,屠,女子全带回来!”

  “遵旨!”

  洪熙官、赵良栋和沐剑声躬身答应。

  韦宇龙继续道:“培公,马上派人去京城,传朕旨意,让郭琇交割一下都察院的差事,封他为扶桑省布政使,并让吏部尽快挑选各级官员,下月初必须到任。再让洪朝带舰队北上占领北海道。”

  郭琇是韦宇龙很看中的一个大臣,为人正直,而且颇有才学。

  主要这个人手段狠辣,对贪官极为痛恨,杀伐也比较果断,让这样的人出任扶桑布政使,想来能很快将这里稳定下来。

  “遵旨!”

  “还有,并将这里改各藩为府县,下令在扶桑全境推广汉语,在严令男子全部蓄发,改穿汉服,女子嘛,可以随意!”

  至于为什么女人随意,因为和服好脱。

  等众人领命退下,韦宇龙才走下宝座,对德川家纲道:“你的手下刺杀朕,你觉得朕该把你怎么办?”

  “陛下饶命,信田君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朕的原则是,有功要赏,有错必须罚,他是你的人,你说说,怎么罚?”

  “臣把他全家抓来,凭陛下处置。”

  “嗯,也行,先做好这件事,然后再带着你们降兵,在江户千代田那里,帮朕在千代田一带,一个月内建造一个征倭英雄纪念堂。”

  韦宇龙说完,柳生信田有些诧异,为什么要在那里建造什么纪念堂?

  其实他们不知道,千代田一带,后世就是靖GUO神社的所在位置,韦宇龙就是要把在这场征倭大战中战死的英雄纪念堂建在哪里,让后世人万代供奉,纪念他们的英雄事迹。

  “别问,照做就行,具体怎么修,会有人告诉你。”

  “是!”

  德川家纲只好答应。

  刚要出门,就听韦宇龙喊住了他,道:“你们家年轻漂亮的女子,挑一些,给朕送来。”

  德川家纲大喜,这可是好机会,急忙出门,先去找人,准备去修那所谓征倭英雄纪念堂。

  “传令,将那些还安置在大阪、神户、冈山哪里的女子先送到这里来,过沐将军凯旋,朕要犒赏三军!”

  看着皇帝想着女人,周培公忙提醒道:“陛下占领扶桑,为我大夏开疆扩土,功业震古烁今,是否应该举行一次祭天仪式?”

  “这就叫震古烁今?差的远呢。”

  韦宇龙摇头道:“暂时先不祭天,只要祭拜战死的英雄,不过嘛,等倭国各地平定,大军归来,这个海还是要祭一下的。至于祭天的事情,等过几年再说。”

  “陛下仁慈。”

  “朕可不仁慈,这一路过来,我们大概杀了多少人?”

  “粗略估计,有四十多万。”

  “杀的还不够啊。”

  韦宇龙摇了摇头,问道:“培公啊,你觉得朕应该怎么安排天皇和德川家的那些人为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