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男票喜欢我裸睡-看到女朋友裸睡男生会生_调教公主女奴(完结版)
玉米小说 > 调教公主女奴(完结版) > 晚上男票喜欢我裸睡-看到女朋友裸睡男生会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晚上男票喜欢我裸睡-看到女朋友裸睡男生会生

  调教公主女奴(完结版)作者:江山如画

  只是,他故意收敛自己的刀风,不让其伤到对方。

  她越看越糊涂,越看越搞不清楚状况。

  “如果说他是故意想输掉,那,这个也太明显了吧?”浅浅扯了扯赫连子衿的衣袖,轻声道:“他究竟在做什麽?”

  “怎麽看出他故意想输?”赫连子衿的眸光亮亮的,盯着她,如看着一份珍宝那般。

  浅浅努了努唇,不耐烦道:“一看就知道是有意要输掉……难道……”

  她又忽然睁大一双晶莹的眸子,看着他:“难道他是想要让对方疏忽大意,然後在出奇制胜?”

  赫连子衿揉了揉她的发,浅笑:“别胡思乱想,看比试吧。”

  他本来有点想不明白她怎麽能看得出东陵默的侍卫在故意相让,不是高手根本看不出来,而她,武功在这里基本上是最弱的。难道,真有天才这一说?

  其实浅浅只是凭自己的感觉在说话,如果她武功再高些,或许反而看不出来了。是不是天才谁也不知道,这说法,暂时还没办法去验证。

  这一战果然是摘星楼的人赢了,虽然各大门派的高手们也看得出,但,没人多说什麽。

  朝廷的人要不要出面干预这一场武林大会,他们谁也不清楚,没人知道摘星楼的人是不是和朝廷有关系,也或者说,朝廷说不定就正好属意摘星楼楼主当这一届的武林盟主。

  接下去,接连两场,摘星楼也都是险险获胜。

  新一届的武林盟主就这样诞生了,接下去是摘星楼的三个弟子各自比赛。

  浅浅看得有点累了,下意识靠在赫连子衿怀里,没多久便闭上眼眸,哪怕在这麽繁杂空旷之地也能安稳地睡去。

  其实放下心中所有烦恼,也不再理会那些时不时从不同的角落投来的眼光,心下一片清明的时候,想要入睡还是很容易的。

  昨夜睡得并不安稳,之前又与赫连子衿做了如此亲密的事,今天也早早到达会场看他们比试,一坐便是一日,身子确实有几分疲惫。

  不止浅浅,就连赫连子衿也是累得慌。受了伤还没有好好调理过来,一直在劳累着,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

  只不过,他脸上还是一派淡漠而平静,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疲惫。

  某人还在不断轻尝杯中酒水,一派悠闲自在的模样,他怎麽可以比他先倒下?

  他坚信,那某人也不过是在死撑着,前夜那一战他们自己清楚得很,谁也没有让谁好过,他伤得很重,几乎去了半条命,东陵默也不见得比他好多少。

  当浅浅靠过来的时候,他主动伸出长臂把她搂在自己的臂弯里,知道她昨夜没有休息好,因此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让她靠得更舒服些。

  摘星楼的三名弟子,谁能取下今年的杰出少侠名号,他并不关心。

  当浅浅醒过来的时候,会场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只有他们名剑山庄以及东陵默带来的护国军依然安静地站在原处一动不动。

  当然,赫连子衿和东陵默没有任何举动,他们的人又怎麽敢擅自离开?

  浅浅揉了揉眼眸,睁开一双惺忪的眸子,看大家都在陆续退场,她抬头看了赫连子衿一眼,轻声道:“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可这话刚说完,便感觉到全身所有的毛孔在一瞬间竖起。一股强悍的气息在靠近他们,那实实在在的压迫感,让她禁不住侧脸望去。

  看到他,身子又不自觉轻轻抖了抖,轻颤过後,下意识地往赫连子衿怀里钻去。

  直到现在她还是那麽怕他,怕得彻底,也怕得谦卑。

  转眼间,东陵默已走到他们跟前,垂眼看着赫连子衿怀中的女人,他轻声道:“跟我回去。”

  浅浅没有说话,又往赫连子衿怀里靠过去几分。这里是岱巍山,不是在公主殿里,他没有任何权利要她跟他走。

  赫连子衿轻轻拍了拍肩膀,说出的话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今天我还有事要忙,你先跟他回去吧。”

  浅浅睁大了一双眼眸,抬头看着他,一脸不敢置信:“让我跟他回去?”

  赫连子衿点了点头,忽然低头凑近了她的耳际,轻声道:“他也受了重伤,今夜绝对没有能力碰你,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

  其实他也是在今日和她一道出来之後,察觉到她对东陵默的那份眷念和放不下,才会同意让她跟东陵默回去。

  他今夜确实有事要做,自己又身受重伤,让她呆在自己身边并不是一件好事。

  可浅浅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也没法接受。

  他昨夜才说过会好好保护她,不会让她再受到其他人的欺负,现在,居然就把她推给东陵默!为什麽?

  她睁着一双渐渐蒙上一丝雾色的眼眸,死死盯着赫连子衿,一丝委屈:“我不想和他在一起……”

  “你有胆子再说一次!”头顶上方传来东陵默低沉中含着怒气的声音。

  浅浅心头一颤,忙低垂头颅不再说话。她没胆,真的没胆。

  赫连子衿让她跟东陵默回去定然有他的道理,她也知道他今夜必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不该耍小性子的,更何况在昨夜赫连子衿对她说出自己的身世之後她就已经决定了,不管以後怎麽样,等这场武林大会结束之後,哪怕赫连子衿不同意,她也会跟他一起回公主殿。

  她知道他还有事情要做,而要完成任务,他必须要留在公主殿,要不然他一开始也不会千方百计让宁太后看中他,允许他进来。

  她答应了做他的女人,与他在一起,便不想拖他的後腿。

  赫连子衿拍了拍她肩头,依然轻声道:“你不相信我吗?浅浅,等事情结束後,我会来接你。”

  浅浅抬头看了赫连子衿一眼,虽然心里还是有着委屈,却也只能从他的怀中爬起来。

  还没来得及站起,手腕便一下被东陵默扣住,他轻轻一拉把她直接从长椅中拉起来,拉到自己怀中。

  两句身躯碰撞在一起时,东陵默眉心微微蹙了蹙,眼底的痛色一闪而逝。虽然那一抹痛色闪得极快,却还是被刚好抬头看他的浅浅捕抓到。

  瞬间,一颗心又揪紧了起来:“你伤得怎样?严不严重?有没有好好养着?”

  东陵默垂眼看着他,“你关心我?”

  她动了动唇,终究还是没说话,那些关心的话语完全不受控制便脱口而出,说完之後连她自己也开始後悔了。

  东陵默的眼底却蒙上了几许愉悦的光亮,知道她对自己并不是完全的不在意的,寒了一天一夜的心总算微微有了一些暖意。

  但,那点温暖,他不屑於在旁人面前表现出来。

  “走,带你去用晚膳。”不再多说什麽,他搂着她离开这地方。

  走的时候浅浅还频频回头去看赫连子衿,赫连子衿也一直在看

  纵横中文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umi9.com。玉米小说手机版:https://m.yum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