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圣上_明末工程师
玉米小说 > 明末工程师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圣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圣上

  朱由检看了看王承恩,看了好久,才无奈地闭上了眼睛。眼皮一关,眼眶里的泪水差一点就流出来了。

  王承恩看着朱由检的表情,渐渐哭不出来了。他哭丧着脸趴在门槛外面,似乎是天塌下来无能为力,又似乎有说不出的沧桑。

  许久,朱由检才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泪花,却多了一份坚定,朝王承恩说道:“王承恩,你太过于执着了。”

  王承恩抬起头,张目结舌地说道:“我…我…”

  朱由检不再看王承恩,把头转向了李植。

  李植好奇地看着朱由检,不知道这个大明废帝会说什么。

  许久,朱由检才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罪人朱由检在这屋子里待了三年,却看到这个小镇上的情景一天和一天不一样。三年前我刚来时候农民饭都吃不饱,一个个都像乞丐一样。而现在逢年过节乡下的农民开始来镇上买肉了,扯布做衣服。这几个月,还有几个农民来买酒了。”

  “镇上的店铺原先破破烂烂,七八家店合起来只有四、五种东西出售。但现在卖的东西种类越来越多,糕饼,优质麦种,农具,乃至羊肉都有卖了。一些店铺也开始装修门面,把原先破破烂烂的木屋变成了砖瓦房子。”

  “镇上识字的人越来越多,家家都有小学生,甚至中学生也有好几个了。镇下面各村安装水车的时候,县里根本没派工程师来,只送来了几张说明书。那几个中学生愣是看着说明书就带领乡民们把水车装好了。后来连使用方法都琢磨出来了。”

  “要在以前,这都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现在镇上的镇民一个个都十分崇拜大齐朝廷。朝廷在镇上贴的公文,百姓们一个个围上去看。没有一个人说不好,如果有人说朝廷的不好,一定会被其他人群起攻之一顿臭骂。”

  听到朱由检的话,李植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朱由检叹了口气,说道:“当真不一样了。以前我在北京的时候也出来过几次,农村的萧条…百业凋敝…一到了饥年,观音土都找不到。”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现在连欧洲都被打下来了,以后欧洲的财富,也会变成汉人的了。”

  叹了口气,朱由检摇头说道:“谁曾敢想?在鞑子屠刀下象绵羊一样的汉人竟变得这样开拓进取?真是,真是不敢想。“

  顿了顿,朱由检说道:”真是奇妙。”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奇妙,我有时候都觉得奇妙。原先我都没有想到,这个民族竟是这样强大。“

  听到李植的话,朱由检突然笑了笑。李植承认自己不是全知全能,承认自己也有想不到的东西,这件事情让朱由检很解气。就仿佛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较劲好久,输得一败涂地,却突然发现对手其实也是有缺点,突然间释怀了。

  朱由检摇了摇头,又笑了笑。

  他闭了一会眼睛,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朱由检一字一顿地说道:“大齐做的这些事情,是以前的朝廷做不到的。大齐取得的这些功绩,是亘古未有的。圣上,圣上你是千古一帝,天下人共知。”

  门槛外的王承恩又抬起了头,呻吟般地说道:“老爷…“

  朱由检没有看王承恩,又沉默了一会,终于说道:“朕想了三年,终于想通了。“

  “大齐取代大明,是天命,也是理所当然。大明已经烂透了,没有人可以救他,就该被大齐取代。大齐的天下不是篡夺的,是众望所归,天命所依!“

  朱由检这句话一说出来,就算是彻底承认大齐皇朝的伟光正了。李植没有残害朱由检,甚至都没有监视控制他,然而这个皇帝却在没人给他任何威胁的时候,主动承认了大齐替代明朝的合法性。

  这一句话出来,那绝对是要上史书的。就算后世的文人要骂李植奸臣贼子,也要被朱由检的这一段话噎住,说不出口了。

  朱由检都承认李植改朝换代的正确性,还有谁有资格骂李植?

  地上的王承恩听到这句话,身子突然一松,原先僵在地上的动作一下子变得松垮垮的。他无力地把头低了下去,刹那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骄傲和执着。

  李老四也很惊讶朱由检说得这么彻底,扬了扬眉毛看向朱由检。打量了朱由检一番后,他又看向了李植。

  李植静静地看着朱由检,没有说话。

  李植并没有什么高兴或者欢喜的表情。毕竟李植已经打败了欧洲,距离统治这个世界也不远了。虽然以这个时代的通讯技术管理全世界比较困难,大齐的政治体制在很长的时间内估计都是松散的分权制度,权力下放到各地区总督,但李植无论如何都是最高决策者。对于李植来说,朱由检的态度对大齐皇朝影响不大。

  许久,李植才说道:“你终于还是想通了。“

  点了点头,李植说道:“你能相通,朕很高兴。“

  “你有什么要求么?“

  朱由检笑了笑,说道:“庶民没什么要求,现在这样很好。“

  听完这句话,李植看向了书架上的医术,淡淡问道:“你学这些医书,有什么收获么?“

  朱由检叹了口气,说道:“年纪大了,这些医书背不下来了。就是勉强背了,开方子时候也总是想不起来。“

  李植看了看王承恩,又看了看朱由检,问道:“现在识字的人越来越多,帮人写信不是长久之计。你们主仆二人以后怎么办?“

  朱由检愣了愣。

  呆呆地看着外面的院门,朱由检说道:“庶人本是罪人,能过一天就是一天,以后的事情也不去想他了。“

  李植问道:“听说你还有三个儿女未成年。这孩子长大后花销越来越多,全靠你的妻妾做女红岂能养活?“

  听到这句话,朱由检脸上浮现出一片苦色,无力地叹了口气。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其实现在海外垦殖的名额很充足。每个报名参加海外殖民的汉人都可以在海外获得一百亩麦地。朝廷还借种子、粮食、农具和机械给开荒的移民,提供技术,保证海外垦殖的成功。”

  朱由检诧异地抬起头,看向了李植。

  李植想了想,说道:“朱由检!你便去澳大利亚南方做一个地主,管理几十个当地棕皮肤土著,我看也是一条出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