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废帝_明末工程师
玉米小说 > 明末工程师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废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废帝

  听到李植的话,崔昌武愣了愣,说道:“圣上刚刚回到北京,圣体疲惫,不如休息一晚再外出。”

  李植看了看殿外的天色,站了起来:“无妨,今天天色还不晚,朕去去便来。”

  百官对视了一阵,不明白李植要去看的人是谁。有些人猜到了,但也不能确定自己猜的对不对,只是沉吟不语。

  李植大步走下御座,看了看李老四,说道:“李老四,你为朕开车吧。”

  李老四躬身点了点头,说道:“属下遵命。”

  韩金信赶紧跑上来,说道:“属下为圣上引路。”

  李植点了点头,带着韩金信和李老四往紫禁城外走去。走到金水桥后面,李植跳上了吉普车副驾驶位置。李老四坐到了驾驶位上,韩金信则坐在后排为李老四指路。

  紫禁城禁卫旅的亲卫赶紧呼啦啦跟了上来,从车库中开出了二十辆重装吉普车。每辆吉普车上面都有一挺加特林机关枪,后面还坐着八个全副武装的虎贲军精锐,这样的阵容基本上可以打掉几千普通盗贼。

  吉普车十辆在前面开路,十辆在后面押阵,保证李植的安全。

  李老四若无其事地说道:“圣上这样去看一个罪人,恐怕会让地方官不太好做。地方官到时候真不知道是该供着这样的废帝,还是把他当个普通人。”

  李老四是对李植最忠诚的人,而且功勋卓著,所以有些话可以说得很随意。哪怕是李植决定要去见人,他也敢反对。

  李植看着前方的道路,说道:“无妨,我相信大齐的地方官会有分寸。”

  李老四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出了北京城外城,李植好奇地问道:“他住在哪里?”

  韩金信答道:“回圣上,他住在京城西郊七十里的一个小镇上。那小镇虽然人口不多,但却是附近十几里唯一的市镇。在那里住,物价相对低一些,房租什么的也容易对付。”

  其实明代已经有租房的事情了,在《金瓶梅》和《儒林外史》中就有许多关于租房交易的记载。

  李植问道:“是租的房子么?”

  韩金信凑在李植的椅子后背上,答道:“是的圣上,好像是一个小院子。”

  李植不再说话,只任身子随着车辆的颠簸起伏。

  京郊新修的柏油路只有两车道,但远比土路好走。虽然路上商客不少,但看到天子的车队过来客商都往两边让,车队还是能开十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李植看到了一个人丁冷清的小镇。

  小镇在两个丘陵的中间,旁边一条小河,并不是什么交通要道上。小镇上只有二十多间屋子,大多是些卖肉买菜卖铁器和衣服的杂货铺,显然是为附近的农民服务的。有几个农民在镇上道路上晃荡,似乎是在挑选日常货色。

  经过崔昌武和李欢两年的管理,京郊的农民似乎比以前富裕一些。至少这些镇上的农民看上去没有营养不良的菜色。

  韩金信想了想,问道:“陛下,要不要封锁小镇?”

  李植挥手说道:“不用,韩金信你带禁卫在镇外等我。不要进去。”

  韩金信犹豫道:“陛下,这个…这个不太好吧。“踌躇了一会,韩金信还是直说了:”这毕竟是废帝,他若是一时发怒和陛下拼命,没有禁卫在场恐怕有危险。“

  李植摇头道:“不必,朕自有分寸。“

  韩金信想了想,不敢多说,埋头跳下了车,跟禁卫一起守在了镇外的道路上。李老四驱动吉普车继续前进,最后把车开到了一个有些残破的小院子前面。

  李植在院子外面看了一会,发现那是一幢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院子大门不宽,也就是寻常百姓屋门大小。前面有一个小庭院,庭院里有一个水井。后面就是三间砖瓦屋子,都有些年份了,屋子上面有些青苔。

  车子刚停下,李植就看到一个别着镰刀的农家老汉走了出来。这个老汉手上抓着一张黄纸,黄纸上似乎用毛笔写着一封信,老汉小心地用嘴巴给油墨吹着风,希望墨水快些干了。

  走了几步,老汉摇头说道:“贵是贵了些…“

  说着说着,老汉一不小心抬脚踢到了李植吉普车的轮胎上。

  李老四眉头一皱,冷冷看着那老汉。

  这些年李老四不知道指挥了多少大仗,杀的人尸山血海,身上自有一股令人害怕的杀气。他这一瞪,吓得老汉一下子就没有了想法,把信一丢撒腿就跑。他步子迈得极大,一转眼就跑到了镇子外面去,头也不回。

  李植笑了笑,跳下车,捡起了老汉的信纸。

  信纸上用正楷写着一封家书,是老汉写给在天津务工儿子的。其实在毛笔字的时代,官方的官用字体素来是正楷。李植后世在博物馆看过一些古代圣旨,那上面的字极为工整,比后世打印出来的楷体字还要好看。

  这个信纸上面的毛笔字也是极为工整好看,仿佛在彪彰着写字者的书法水平。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一个谋生的好差事。“

  李老四将汽车熄火,跳下车给李植开门。然后李老四护卫着李植走进了院子。

  院子里,一个消瘦的身影正在水井边劈柴。李植仔细看了看,才看清楚这人是当年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

  王承恩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营养不良,显然平日里都吃饱了。只是他的精神状态有些恍惚,每劈一下柴,他就要在斧头前面呆立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植背手喊道:“王承恩!“

  王承恩诧异地看向了李植。

  他先是打量了一番李植身上的华丽天子服,然后才开始关注李植的面庞。等他看清楚了李植是谁后,脸上露出了无比恐慌的表情。

  他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猛地冲向了院子后面的房子,大声吼道:“老爷!快逃!老爷快逃!“

  王承恩口中的老爷,显然就是废帝朱由检了。

  历史上的废帝极少能逃脱被毒杀命运的。王承恩看到李植,以为这个天子终于要来取朱由检的性命了。他虽然也知道朱由检无路可逃,但也还是下意识地要他的主子最后挣扎一把。

  王承恩的呼叫声足以让附近所有人听到。附近其他的镇民都好奇地看向了这个院子。然而屋子里的人却没有任何动静,

  李植只静静地看着王承恩。

  王承恩叫了好久,才发现自己的呼叫没有作用,慢慢安静下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