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骄傲的少年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九十八章 骄傲的少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八章 骄傲的少年

  剑尚未至,剑意已起。

  带来一股肃杀之意。

  闯到了木屋门前。

  小如在篝火堆旁闻着烤肉的香味,聚精会神仿佛没有被打扰到。

  只是黑夜中忽然有风飘过,在篝火堆的边缘处几度游走,吹动着火苗和枯灰,带来点点深寒。

  姑娘缩紧了身子,朝着火堆旁靠近了稍许,她搓了搓双手,吸了吸鼻子问道:“青枝姐,这肉能吃了吗?我都饿坏了。”

  没人回答她。

  青枝双手忽然从烤肉上收了回来,用旁边搁置的碎布擦了擦手,然后往小如旁边靠了靠,她握住了长剑,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渐凝,望向了前方的黑暗中。

  无情仙子的脸色微寒,双眸之间带上了一层冷厉气息。

  她的那把剑就立在身前。

  剑身无鞘,剑锋寒芒外露,带着几许清冷的剑光。

  她没有起身,心神却时刻关注着木屋门前的每一寸天地。

  所以当黑暗中的那一剑突然而至时,她第一时间便已知晓。

  若是往常,有生人入林,她肯定会挥剑而去,绝不会让对方有靠近木屋的机会。

  只是此刻,她无可奈何。

  她的剑也无可奈何。

  因为黑暗中不请自来的那一剑,带着太多的骄傲。

  这样的骄傲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与生俱来,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一种自负。

  面对那样骄傲的一把剑,无情仙子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对方拦在木屋之外。

  只能任由对方以剑开道,刺破这片黑夜,然后将此间的宁静打破。

  小如终于察觉了一丝不对劲,她站起身来,贴近青枝身边,然后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黑暗中,剑意起,剑鸣声传来。

  前方不远处的古树之间,有人拨开林木枝叶踏步而来。

  那人是一个少年。

  却不是一个寻常的少年。

  他的眉宇宽直,似大剑横卧。

  他的双目锋利,似藏剑其中。

  他的脸色冷漠清寒,似剑下锋芒。

  就连他的站姿,都是那样笔直,不偏不倚,像一把指天的长剑。

  ……

  他就是一个为剑而生的少年。

  起剑于南山,挥剑于人间。

  少年一生以剑问道,除了自己的师尊,他至今还没遇到能在剑道上与自己相较一二的人。

  所以他十分骄傲。

  甚至有些盛气凌人。

  以至于来到这片深林之间,看到篝火堆旁正在烤肉的师徒三人时,他的脑袋都是微微昂起,居高临下好似审视一般。

  不曾刻意,只是天性使然。

  即便是看到无情仙子立于身前的那把剑,感受到了对方四境镇魂的气息,少年的表情也没有丝毫改变。

  依然冷如剑芒,带着无与伦比的锋利。

  他的手中拎着一把剑。

  那把剑气息深沉,年代久远。

  似是从很早之前便出现在这个世间,已经传承了很久。

  此刻少年没有挥剑,只是将其竖起,平静置于身侧。

  那股剑意便已弥漫,在早先前便已来到此间。

  篝火堆前的火光照在了少年的脸上,映照出他的冷淡面容,以及双眸之间的凛冽剑光。

  小如偷偷望着眼前的这位带剑少年,只是稍稍瞥了一眼,双眸便被剑光刺痛。

  她忍不住轻吟一声,捂着眼睛趴在了青枝身上,不敢再多看一眼。

  青枝将小如挡在身后,握起长剑横在身前,她皱起眉头,刚想开口轻斥,无情仙子却忽然站起身来,她将身前长剑握起,斜斜指地,一抹剑光自剑刃处游散而出,清亮袭人,带着四境巅峰境的可怕气息。

  那少年轻轻扫了一眼那道剑光,微昂的脑袋仍没有低下,双眸间反而露出了一丝莫名的失望。

  风起时,他忽然开口:“这便是你的剑?”

  这句话很没有来由,无情仙子却仿佛了然于胸。

  她回道:“这便是我的剑。”

  少年再问:“我想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另外一把剑。”

  “那把剑已经离去。”

  无情仙子开口:“当日深林夜间,剑意直入苍穹,其间的气息和威势让人只能仰望。如果我没感觉错,那道离开的剑意和你手中的那把剑很像。”

  少年沉静了片刻,说道:“因为那把剑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句话刚刚落下,无情仙子双眸微挑,她问道:“你便是剑圣传人百里断江?”

  “正是在下。”

  百里断江昂着头,平静开口。

  带着来自南山丘陵的骄傲。

  无情仙子忽然望向了自己手中那把长剑,情绪有些复杂。

  她一生奉献于剑道。

  以女儿身提剑身前,砥砺前行,在人间大陆纵横来往,二十知命,三十守心,四十岁便已入四境镇魂。

  直至此刻,四境巅峰。

  一手剑意惊起人间,四十多年来,她自问在剑道之上罕有敌手。

  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她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可是就在这片深林之间,前不久刚刚被一位提剑少年以无上剑意彻底碾压,而自己连对方的身份都没有弄清楚。

  只知道他的那把剑来自南山丘陵,可能出自那位荒野剑圣之手。

  如今黑夜中,她又被真正的剑圣传人找上门来。

  虽同为四境巅峰,但她知道,自己的剑,和百里断江的剑比起来,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

  甚至百里断江自出现在此间的那一刻开始,他都没有认真看过自己的剑。

  这让她很不舒服。

  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碌碌四十载,刻苦修行,比不上南山少年的天赋和出身。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百里断江在夜色间站的笔直,他突然抬头望向森林顶空之上的那片天空,仿佛能看到最初那道剑意划过的痕迹。

  他知道那道剑意里藏着剑圣师尊的气息。

  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和南山丘陵有着怎样的渊源。

  他需要尽快找到那道剑意的主人。

  既然此间找不到答案,他便准备离去,想要沿着深林之外的那条碎石小道继续寻找。

  他转身迈步,提剑而行,没有多说一言。

  和来时一般无礼高傲。

  无情仙子握着长剑,剑光仍在尺许之地弥漫,只是片刻后,就在百里断江剑意呼啸,准备纵剑远去的刹那,她的那道剑光忽然惊起,将木屋门前之景尽数照亮。

  那道剑光倾泻而去,一路向前,沿着林木间隙流转轻散,最终来到了百里断江身前。

  将他拦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