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天地间有座神院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八章 天地间有座神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章 天地间有座神院

  唐青在书院的二楼待了三天,除了日常吃饭休息会回到最初的那间客栈,其余的时间没有下过楼。

  但是也没看什么书。

  因为二楼的那些书他在很小的时候都看过。

  除了一本菜谱。

  更多的时间,他是在打扫书本封面上的那些灰尘,然后将书本归类。

  比如诗经他放在了左侧的书架最中间,这些书很适合孩子们诵读,所以放的位置要适中,便于他们寻找。

  右边的书架上则摆满了民间的传奇典故,类似于俗世小说这一类,很有意思,却很伤情,不适合小孩子阅读,所以他特意做了标签,提醒孩子读这类书要适合而止。

  他却忘记了,这些小说自己在六岁那年便已读了很多。

  而且,无论那时候的他,或是现在的他,也都只是个孩子。

  最中间的书架上放着几本浅薄易懂的术法剑诀,都是俗世间最入门的口诀,学出来强身健体足矣,用来行走天下却是远远不够的。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唐青将擦拭干净的最后一本书放入书架,回头望着略显空旷,但是明显多了几分书香味的二楼书房,满意的笑了。

  但是很快,他便皱起眉头,有些失落。

  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继续读书。

  这是个问题。

  这时,一楼再次传来孩子们的读书声,声音很大,隔开很远都能听见。

  唐青走到窗边,看着苍老发白的李先生正拿着那本《游子诗经》摇头晃脑诵读着,脸上的表情很是满足,带着足够的成就感。

  孩子们跟在后面读的很开心,处处皆是年少气息。

  唐青却有些意兴阑珊。

  心绪沉静的好似一位老人。

  他很快收回目光,绕着二楼的书架走动,将每一本擦过的书本放入眼底,随后便转身下楼,来到那座讲台前。

  一楼的读书声瞬间停止。

  所有孩子的目光同时望向了那个在二楼呆了三天的少年,眼神中有些敬畏,更多的则是好奇。

  李先生放下了那本《伤秋经》,提前结束了今日的课程,挥手赶走了孩子们,然后拿出了那颗亮着金光的鱼珠。

  “我知道公子你不是普通人,之前是老朽愚钝,识不得贵人容颜,这三日光景总有些忐忑,还望公子千万不要见怪才好。”

  李先生语气很轻,眼神依旧浑浊,却不似之前那般无谓,他将鱼珠放到唐青身前,继续说道:“这颗珠子世间罕有,老朽愧不敢受,公子请收回。”

  唐青有些诧异,随后便笑道:“只是寻常求学少年,哪里算得上什么贵人?这颗鱼珠也只是身外之物,只能抵过这三天的读书钱,老先生收下便是。”

  李先生犹豫片刻便不再推辞,随口问道:“公子三天便读完了整座二楼的书?”

  唐青点点头,微笑不语。

  “可有所获?”李先生追问道。

  这句话问的有些尴尬,唐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如果真要说收获,他只能说收获了一本菜谱。

  所以他只是点点头,很快转开话题:“先生可知这座小镇哪里还有读书的地方?”

  李先生眯着眼睛望着唐青,有些不懂少年的心思。

  他摇摇头说道:“这间书院年代久远,已是唯一,镇子里的读书人都是由此处而出……若真一心求学,不望止境,便只能去镇子外面了。”

  “先生可有指教?”

  唐青问道。

  “大陆无边,书院不知几千几万所,但要说最出名的那间书院,却只在大陆极地,远隔人世,传闻中落户在江心湖畔的天地神院。”

  李先生的语气很是虔诚,带着向往。

  唐青却在这时凝起双眸,开始回忆起一些东西。

  他在十二岁那年读过大祭司带过来的一本《人间传奇》孤本,那本书上介绍着这座大陆从古至今一直存在,并且生生不灭的很多强大人物。

  其中最著名的,除了当世至强,以至人间巅峰的五位圣人,还有七位无限接近圣人之境,宛若传奇的当代人神。

  七位人神单打独斗不及五圣人,却胜在团结。

  他们合力开创的天地神院屹立在大陆之间已经数年,培养出的超级高手数不胜数,势力之大几乎已经遍布整座大陆。

  即便是圣人也不敢小觑,甚至隐有忌惮。

  而那座有七位人神坐镇的天地神院,早已成为俗世凡人修神成圣的不二之选。

  天地神院每年都会招收新生,看重的,只是缘分,或者七位人神的心情。

  这么多年,想要在大陆极地敲开江心湖畔那座大门的学子数不胜数,可是却少有人成功。

  有时候,运气会比实力更重要。

  唐青在一楼的讲台边深吸了口气,他看了李先生一眼,说道:“先生可曾去寻过天地神院?”

  李先生点点头,眼神愈发浑浊,带着很多年迈时的遗憾,他叹了口气,语气辛酸的好似昨夜的寒风:“十几岁那年就想去神院求学,在外奔波近乎三十年,却连神院的大门都没找到。怪自己缘分不够,也怪自己不讨人神欢喜,三十年之后,我便放弃了那个念头,安心隐没在这座小镇教教书,喝喝茶,却也快活。”

  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往往都需要自己承受。

  李先生真的很难过,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

  唐青有些感同身受。

  他安慰道:“真的很遗憾。”

  李先生摆摆手,微露笑容,却很苦涩。

  他很快问道:“公子也打算去神院求学?”

  唐青点点头:“如果那里有很多书读的话。”

  李先生笑道:“那是自然,传闻天地神院中有座藏书阁,一共七层数百间屋子,每间屋子里的藏书多到无法数清,更别说读完。”

  唐青低垂着眼眸,心想如果有可能,我必须要在十年内读完。

  “可天地神院最重要的不是读书,而是拜师。”

  李先生继续兴奋道:“若是公子有望拜入某位人神门下,成为其亲传弟子,那日后的荣耀和风采,则真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意思却已经表达的很完整。

  唐青却摇摇头,认真说道:“之前已经和先生说过,家里已经有了一位老师。在我看来,他已经是世间最强的老师。无论学识或是其它,他都是第一。所以从今往后,我只读书,不再拜师。”

  这些话有些偏执,却是少年心中所想。

  他回首着过去的十二年,那个始终陪在自己身边,日夜读书微笑的一席青衫,心中微暖。

  嘴角渐渐多了一丝微笑。

  李先生皱皱眉,有些咂舌。

  比人神还要强大的老师,只能是圣人。

  难不成,这位神秘少年的家中有位圣人老师?

  这自然很难让人相信。

  李先生讪笑着撇撇嘴,轻轻喝了一口浓茶,没有去接少年的话。

  唐青却突然抬眼望向天边,阳光很暖,不算强烈,却仍旧很刺眼。

  而在那一片明媚灿阳之后,是小镇外面的世界。

  他知道自己又该走了。

  时间真的不够多。

  于是他便转身和李先生告别,没有太多寒暄,只是说了声再见。

  李先生站在那座讲台边上看着少年离去,他左手端着那杯浓茶,右手拿着那颗鱼珠,逆着阳光选择目送,直到少年消失在长街尽头。

  人潮往来,遇见的人会有很多,有些人匆匆一眼,有些人相处日久,但最后的结局,往往都是分别。

  关于这些,李先生年老时终于看透。

  而唐青却早已明白。

  他沿着长街回到了之前的那座客栈,在屋子里喝了一杯茶,吃了些点心,然后在床上睡了一会儿,随后便起身,去楼下退房,离开。

  他再次走上那条长街,随着人群往外面走去。

  这座小镇仍然很热闹,带着很多他不曾接触或拥有的感情和氛围,他很喜欢,却无法真正融入其中。

  当一个人的生死有限,正在随着时间的速度疯狂流逝,或许便会生出更多的紧促和悲观感。

  唐青便是如此。

  他沉静的迈步,缓慢且小心翼翼,像一个老头。

  长街的街头是另一条长街,从那里可以去到更远的世界。

  可是唐青没有一直走下去,他在两条长街的交界点停身,目光平静注视,直面前方,始终唯一。

  在他前面,有位蓝裙姑娘站在那里,微微带笑,似乎恭候多时。

  唐青说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实际只是几天几夜。

  “真的是好久。”

  碧水蓝在街边默立,轻声笑道:“或许彼此都很想念。”

  有些矫情,但在彼此听来却好像最美的情话。

  唐青沉静着望向她,过了很久才开口说话:“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你。”

  碧水蓝说道:“所以我来找你了。”

  “你之前去了哪?”

  “回了趟家。”

  “回家干嘛?”

  “你说让我等你十年,我做不了主,所以回去问问家人。”

  “结果怎么样?”唐青走上前,微微贴近那风中的蓝裙,有些紧张。

  碧水蓝笑的更开心,长发飘至耳边,梦幻的很不真实。

  她也走上前一步,没有回答,只是垂首贴入唐青胸口。

  此时无声胜有声。

  有些感情,不曾轰烈,却很直接。

  而且,很不讲道理。

  就好比这俩。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