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第七层楼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五十三章 第七层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三章 第七层楼

  人间若是没了喧嚣,便只剩日升月落。

  自那夜江心湖畔边,月神和周例外的一次会面交谈之后,天地神院便进入了一段短暂的平和时光。

  学子求学。

  教习教书。

  在世间继续隐没着学院的一切,扮演着神秘。

  血虎在江心苦寒深处受了一夜苦后安分了许多,关于那夜的黑衣小贼还有那位教习老大周例外,它没敢再去找麻烦,整日只守在碧水蓝的住处,似往常一般陪着小主人读书修行,倒也快活。

  阿刁继续在练武场挥刀,每日两万下,从不会少一刀。

  那把古刀之下的锋芒愈加夺目,每日挥出的最后一刀,带着之前积蓄的无尽刀意,已经能隐约看到五境之上的风光。

  周例外仍旧喜欢穿着那件青袍隐没在人群之中,静静的看着练武场上的那位张狂少年挥刀修行,他很少露面,甚至很少表现出多余的情绪。

  只在阿刁每日最后一刀的落下时,他会轻轻点头,眉梢和嘴角都带着一层淡淡的笑。

  道圣传人江河和佛圣传人九儿依旧整日在学院的藏书楼里读书,几乎忘记了时间。

  那些晦涩难懂的道家典籍和佛门宗谱在他们读来便是最圣明的修行法门,不过数日光景,这二人的镇魂境界又稳固了几分,一步步往五境的门槛走去。

  在藏书楼中做了十几年小书童的白夜行每天都会从江河和九儿看书的地方路过,他的嘴上挂着笑,眼中却是冷漠。

  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隐忍和成熟。

  剑圣传人百里断江则是夜以继日的练剑,剑气笔直,剑意通天,每夜的黄昏关口,天地神院的诸多教习和学生都会站在长街边上的那棵大槐树下,端着书本或桌椅,仰头观望欣赏着百里断江住处兴起的灿烈剑光。

  那一刻,神院中有无数人惊叹或向往。

  魔圣传人冷笑笑在学院最阴冷可怕的驭兽斋中已经呆了很长时间,从当日跨进学院大门的那一刻,他便目标明确,直奔驭兽斋而去,和那些被神院围困多年的远古凶兽近身厮杀,在生死之间磨练自己的体魄和战力。

  每天的日落黄昏和朝阳初升的起始点上,驭兽斋内都会传来一阵阵凄惨的野兽嘶吼声,以及一位狠戾少年的搏杀之音。

  每当那些声音响起,在驭兽斋中修炼多年,早已成为天地神院年轻一辈中最强者的白衣少年卓星辰,都会将自己满身的战意兴起,渴望与那位来自圣门的血腥少年战上一场。

  天地神院的月神,水神,火神早已在自己的道场静候了数日,其他四位人神也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陆续回来。

  很多出门历练修行的教习和学生也开始折返,在最近的时间内回到了神院当中。

  等到所有人按照自己的目标或归程一步步向前,到达终点或正走在路上。

  神院开始有了大动作。

  周例外在某个夜晚汇合了藏书楼的管事人,以及驭兽斋的斋主,和七位人神在神院密室中详谈了一夜,等到清晨时分,太阳的光线洒下这片大地的那一刻,他们联手发布了两道诏令。

  这两道诏令从神院内部发出,却不再像往常一般只针对学院的千万学子或教习,而是传向了整个人间。

  第一:天地神院撤除设立在江心湖畔边的十三道禁制,正式向人间大陆公布神院的具体位置,任何想要来天地神院求学的学子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神院的大门。只要来到江边,自然便可看到那座被人神的光芒笼罩的岛屿。

  第二:天地神院玄武榜提前评选,三个月后正式开始,人间任何宗门派别皆可参加,只是这一次多了一个要求,五境合道者不可参与。

  诏令的内容很简单,意义却非凡。

  因为天地神院在这两道诏令的背后加了一点彩头,入玄武榜榜首位者,可任选两个奖励。

  一是入神院藏书楼第七层读书三年,二是由七位人神亲自授道三年。

  无论哪一种,都足以令人疯狂。

  神院藏书楼神秘无比,包罗万象,在人间大陆存在了无数年,其间的珍贵藏书多不胜数。

  尤其是第七层,几乎揽括了人间所有修行法门的术诀,更有很多传世孤本藏于其间。其中的奥秘和真理只有进去过的人才懂。而自神院藏书楼存在至今,也只有七位人神和神院几位老资格的前辈才进去过第七层。

  道圣传人江河和佛圣传人九儿最多只能踏入藏书楼第三层,再不能往上。

  而即便是前三层的藏书,便已经让这两位圣人之后流连忘返,受益匪浅,可想而知藏书楼第七层的风光是何等绝妙。

  而由七位人神亲自授道三年,这样的殊荣和机会则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所以这两道诏令刚刚颁布的那刻开始,整个人间大陆开始沸腾,无数人,势力,宗门,甚至是俗世的皇朝军队,都陆陆续续往江边而去。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抱有夺得玄武榜榜首位的希望,但是万宗万门皆可借玄武榜证道成名,这样的机会没人会错过。

  尤其是天地神院隐没在江心湖畔多年,多少人求见不得,这次哪怕是来见一见这座传说中的神院,一睹七位人神的风采也是不错的。

  也就是从那刻开始,人间继续喧嚣,天地神院不再平和。

  很多人的心也不会平和。

  冷笑笑继续在驭兽斋和那些凶兽搏杀,他对人神授道和藏书楼的第七层都没有兴趣,只是有架打,有人杀,他便很兴奋。

  于是当夜驭兽斋的野兽低吼声愈发响亮,几乎惊扰了一整夜。

  百里断江也很兴奋,玄武榜榜首之位不是他的目标,他只想摆正自己的剑道,借着玄武榜评选之名在无数人面前将阿刁堂堂正正击败,以手中长剑击碎阿刁那把狂刀,养一颗剑心,找回自己当日在神院门前丢掉的骄傲和尊严。

  心念至此,他便一剑过空,剑意当空行过,几乎照亮了整个黑夜。

  江河和九儿更是兴奋,藏书楼第三层的知识和奥妙已经让他们感悟到这里的不凡,若是能去到第七层,怕不是就一步登天,直接破镜合道了。

  哪怕不能去到第七层,在玄武榜评选中无法拔得头筹,那么得到个榜眼,探花,往第四,第五层爬一爬也是极好的。

  也许只有阿刁,是真的对玄武榜榜首之位势在必得。

  不是为了跟别人争什么,而是他始终记得,在过去的某个日子里,在昆仑孤山第一次遇见唐青时,他曾跟自己说过一句话:“我要去地处江心湖胖的天地神院求学读书。”

  如今过去了这么久,唐青还是没有来到神院,作为他唯一的生死之交,阿刁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他做点什么。

  既然要来神院读书,就要让他读最好的书,读最多的书。

  那自然便是要去到天地神院藏书楼第七层。

  所以当周例外踏着夜色来找到阿刁,问他对玄武榜评选有没有兴趣的时候,阿刁将那把古刀立起,眼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亮,脸色平静,带着绝对的专注和认真,他说道:“我必须拿第一。”

  不曾犹豫,很是直接,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心和信念。

  周例外有些意外,他在黑夜中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问道:“为了人神的三年授道?”

  阿刁摇了摇头,说道:“有老师您教我,又何需人神授道?”

  周例外老怀甚慰之余更觉得意外,他将左手那本厚簿收好,试探着问道:“难不成是为了去看看藏书楼的第七层风光,以我这些日子对你的了解,你可不是个爱看书的人。”

  阿刁脸一红,讪笑道:“确实是为了得到去藏书楼第七层的机会,但不是为了自己。”

  周例外刻板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难得的开次玩笑说道:“整日见你挥刀,没见你有时间去找什么相好。”

  阿刁将古刀收回,掏出腰间的酒葫芦慢悠悠喝了口酒,呼出一口长气后笑道:“相好的没有,兄弟倒是有个。他是个喜欢读书的人,我曾经答应过做他的保镖,保他来神院读书,结果因为一些事情我失约了。如今我能为他做的,就是在他旅途的终点,给他打下那第七层楼,让他进去歇歇脚。”

  周例外盯着阿刁看了很久,然后说道:“他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

  阿刁把酒饮尽,亮着一对眸子望向了遥远到不知尽头的夜空之中,用最平静的声音说道:“但他一定在路上,一直在路上,并且我相信,他终有一天会来到。”

  没错,他在路上。

  人间大陆某处平原的尽头,唐青腰侧系着那把短剑,带着龙龟的体魄和心血,带着妖族的意志和信念,从小刀镇后山的那口枯井处出发,一路向前,披星戴月,往神院而来。

  他自然也知道了神院颁布的那两道诏令,知道玄武榜评选的榜首之位意味着什么。

  他从唐国出发,一路经历了很多,最初的去途和目标,只是为了去读书。

  哪怕后来遇见了夫子,知道了自己血液中那片冬雪的意义,然后又在小刀镇后山中应允了老头的那份机缘,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等到自己一步步的成长。

  而在那之前,自己所能做的,依然还是读书。

  读书,成圣。

  然后立足顶峰,与老夫子并肩。

  将人间的规则打破。

  将目光望向人间之外。

  路很远,他必须不停向前。

  直至去到神院,登上藏书楼第七层楼,将所有的书读遍。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