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难以掌控的古刀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三百八十章 难以掌控的古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八十章 难以掌控的古刀

  只有真正见识过夫子强大的人,才能领会到高之叶那句话中的意思。

  深山老夫子,虽很少于人前显圣,但他却是不折不扣的人间之师,也是唯一一个,无法被人间的修行境界所禁锢住的人。

  他生而知之,通晓天下,自然,就没有他不会的事情。

  高之叶一生忠于唐帝,但要说起他最敬重,最佩服的人,还得是老夫子。

  从前如此,现在依然是这样。

  此时夜风渐凝,空气中的寒意也开始加重,刑狱门前的气氛变得愈发压抑冷清。

  阿刁沉静了许久之后,再次开口道:“这么说的话,我要是找到老夫子,直接跟在他后面练刀不是更好些?呵,搞不好用不了多久,我的刀术修为便能超过你。”

  这句话刚一落下,阿刁便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高之叶,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恼怒来。

  可高之叶的瞳孔深处依然带着无尽的冷漠情绪,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就算你没有夫子的传授,超过我,也是迟早的事。”

  声音不大,语气亦不浓,但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楚。

  沉默许久的李三思听到这句话低下了头,情绪不多,但是隐于暗中的双眸之间,却飘过了一丝微不可觉的寒意。

  阿刁闻言则愣了一瞬,他没想到高之叶不仅没有动怒,反而说出这般肯定自己的话来。

  倒显得阿刁有些小肚鸡肠了。

  阿刁讪笑了一声,他挠挠头,刚准备开口谦虚几句,高之叶却忽然伸出了右手将其打断,然后说道:“今夜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闲话就少叙吧……我的刀术之形意已在今夜尽数展露,你二人能领悟多少,全凭天赋。不过早前我便说过,修刀天赋固然无比重要,但是后期的刻苦和磨练亦必不可少,所以你们回去之后,必须趁着刀口正热,尚有我的半神刀意缠绕其间的关头,抓紧时间修刀……”

  说到这里,高之叶忽然停顿了片刻,他转眼望向了李三思,随后再次开口道:“尤其是你,天赋虽比不上阿刁,但是若再拼命些,将今夜领悟到的东西放入自己的魔刀之下,那么我想,不久的将来,你未必不能胜过阿刁。”

  这句话自然只是一份美好的期许,但是已经足够让李三思激动。

  他当即持刀拜下,凝声说道:“三思定不负您之所望!”

  高之叶摆摆手,随即将眼神转开,望向阿刁,突然说道:“你且挥一刀给我看。”

  “现在?”

  阿刁皱起眉头,沉声问道:“此前便已挥了足有六百多刀,还不够看?”

  “那是你自己的拔刀术,现在按照我所说的挥刀之法,对我出刀。”

  高之叶将双手背在身后,隐没了自身的所有刀意,眸间刀光亦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身前弥漫的半神之力却仍在呼啸澎湃,似大江河流般激流涌荡。

  他紧紧盯着阿刁,视线轻转,随之落在了阿刁背后的那把古刀上。

  说也奇怪,当高之叶的眼神落在古刀上的那一刻,原本已经隐去所有光色,陷入沉寂中的古刀忽而发出了一声清澈无比的刀鸣之音,随后便是一道至强至刚的刀意自那把黑金刀鞘中流窜而出,自阿刁身前横开,悄然散入黑夜之间。

  那把古刀像是重获新生般在刀鞘中疯狂抖动,似是迫不及待想要破鞘而出,在这个世间展露出自己的锋芒。

  阿刁感知到了古刀的躁动,他微微怔神,随后便伸手去向身后,稍一用力,便将古刀拔出……古刀出鞘的那一瞬间,一束灿烈无比的刀光自刀锋之下猛然激荡而出,顺着刀锋所向的轨迹去向遥远之地,沿途而过之时,几乎照亮了唐国的半边天空。

  阿刁顺着刀光所过的方向望去,沉思了片刻后,便有些惊疑不定的低下头,注视着手中的古刀。

  古刀锋利依旧,光彩依旧,只是相较于从前,似乎又多出了一份极强的桀骜之意,而刀锋之下所蕴含的气息似乎也比之前要强大不少。

  阿刁右手握住刀柄,左手则自刀锋之间轻抚而过,很快便得到了古刀的回应,可阿刁却依然紧皱着眉头,因为他从刀锋之间感受到了另一股陌生的力量。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那股力量应该就是高之叶所持有的半神之力。

  心念至此,阿刁猛然抬起头,直视着高之叶,随后问道:“你对我的刀做了什么?”

  高之叶微昂着头,随后说道:“只是让它真真切切的感受了下半神刀意的强大,如此它会比你更加渴望往高处爬一爬......而如果这时候的你还是似从前那般,从最弱的第一刀开始,逐渐往上攀登的话,只怕等不到你的刀势变强,你手中那把刀就会开始嫌弃你了。”

  说到这里,高之叶忽然停顿了片刻,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清冷,再次开口时,语气也逐渐凝重起来:“有时候,不逼你一把,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极限在哪里,所以,出刀吧,给我你的最强刀势,别让我,以及你的那把刀失望。”

  这句话刚一落下,弥散在高之叶身前的半神之力顿时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一幕坚不可摧的无形屏障挡在了身前。

  阿刁渐渐昂起头,左手挑起笠帽,露出了那对清亮如水的双眸,以及眸间无法掩盖的璀璨刀光。

  他的右手随之上抬,将那把古刀高举过肩,刀锋之下所持有的刀意亦随之而起,似倒垂的天幕般悬在了他的头顶上空。

  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那一幕刀意不再只停留在某个微弱的临界点上,而是逐渐往上攀登,自阿刁头顶一路往上,融入夜色,直入苍穹,眨眼之间便成一片浩瀚之势。

  阿刁的脸色变得愈发凝重,眼中的刀光几乎已经成了一片惨白之色。

  他的右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似乎是一时无法掌控这突然暴涨的绝强刀意。

  而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觉到,他那血脉中的五境之力,正在以极汹涌的速度往外流散,如此才能促使他将古刀牢牢的握在手中。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