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落剑(五)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落剑(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三十八章 落剑(五)

  在过去的那些岁月里,七位人神之所以能和五位圣人相提并论,其最大的依仗,就是他们的团结。

  七位人神一旦合体为战,就算无法拥有七境圣人的战力,却也相差不远。

  所以此间战斗中,当雷神最后加入战场,和另外几位人神并肩而立,将所有雷光朝着苍穹之间宣泄而去的一瞬间,那道当头而落的剑意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

  剑意之间所持有的骄傲仍是那般清晰,可是那一丝桀骜和不屑却已经消失不见。

  眼前七位人神的联手之势,已经足够去充当剑意的对手。

  它似乎变得认真起来,就连剑锋之下所绽放的璀璨光芒都比之前要更加的耀眼。

  来自七境的可怕威压自剑意之下流散而出,顺着天边的光色涌向四处,逐渐朝着七位人神那边碾压过去。

  与此同时,剑意再没有任何保留,既然对手的战力已经凝聚到了巅峰,那它,自然也将全力以赴。

  于是下一刻,剑意下落的速度变得前所未有的迅速起来,开始还在顶空往下直落,可是很快,虚空之间便响起了一阵刺耳的破空声。

  剑意已经消失在了原本的行进路线上,七位人神看不到剑意的行踪,只能感知到有一股遮天蔽日的恐怖力量正在极力穿刺着大道间的束缚和规则,朝他们汹涌而来。

  空气仿佛已经被撕裂,在各色光芒映照下的苍穹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几道细细的空间裂缝,裂缝之下,尽是指天的剑气和剑芒,似要将这无尽的苍穹都给斩裂。

  七位人神同时抬头向天,感知着那道剑意之间愈发强盛的锋利气息,他们虽面色沉静,隐有不安,但相较之前,已经少了许多恐慌。

  他们体内的人神之力汇聚在一起,很快便在各自身前凝成了一片璀璨无比的巨大光幕。

  光幕之间皆是各种强大的术法和杀阵,不停变幻,泯灭不休,充斥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似坚不可摧的结界一般,等待着那道剑意的降临。

  七位六境人神的合力之势,只为挡下一道拥有着七境圣力的剑意。

  对七位人神而言,这是一场关乎到自身修行,甚至是神院命运的交战。

  可对那道剑意来说,这只是一次展露锋芒的机会。

  它被困于那把短剑中多年,早就渴望能在这个世间亮一亮相,去和真正的强者战上一场。

  以它最初的预想,是等待唐青这个新主人成长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再随他征战四方,自己这强大的,也是唯一的一次出手机会,最好是落在另一位圣人的身上。

  可谁也没想到自己的新主人竟然这么快就将它放了出来。

  虽然重获了自由,但初始那刻,剑意也有一些担心,担心自己这圣人一剑,遇不到值得出剑的对手。

  所幸,圣人虽已去,人神尚在,而且一下子就被它遇到了七位。

  它满心欢喜,剑意之下的灵识从最初的无谓,到兴奋,再到狂喜,直至此刻充满了对战斗的渴望。

  挡在它面前的那七位人神的联手之势已经足够强,但想要轻而易举的挡下这一剑,还是不可能,可剑意已经觉得很满意了。

  毕竟,这可能已经是如今的人间大陆中,所拥有的巅峰力量了。

  错过了,可能就不在了。

  此时剑意已经真正落在了长街所在的境域,距离七位人神聚集在身前的结界只剩下数十丈的距离。

  那一刻,漫天之间的所有杂音都似乎已经消失不见,响在此间,传向远空,落入七位人神耳中的,便只有无比恐怖的剑鸣之音。

  似海啸,似山崩,似狂风卷动云色时的炸裂声响。

  剑意长吟,亦像是那位骄傲的南山剑圣拔出天剑时的出鞘声,无比的透亮,清脆,直抵人心……若是有一般的修行者在此,听到这样的剑鸣声之后,只怕会惊惧的跪倒在地。

  即便是强大的七位人神,也只能强行封闭了耳识,将剑鸣声隔绝在外。

  而再有一刻,剑意终于越过了这最后的数丈距离,来到了七位人神设立的结界外面。

  它却没有第一时间落剑斩杀,而是悬停在结界边缘处,将自身的锋利气息完完整整,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七位人神的面前。

  剑意原本是没有形状的,它只是一股无形的力量。

  可是当这股力量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时候,便有了具体的显像,好比笼罩在虚空间的炽热火焰,好比剑意之下的无尽锋芒......而在七位人神的视线所及范围内,那道剑意的本体,就是一把古剑的形状。

  剑尖处抵在了结界的最外面,剑体光芒四射,被火光缠绕,一直往苍穹之间绵延而去。

  而在这把看不到尽头的古剑尽头,似是有一位无上强者正握着剑柄,居高临下的望着结界中的七位人神。

  强大的压制力自剑下流散而出,顺着结界的轮廓缓缓传开,很快便将整座结界都给沾满。

  结界中的七位人神凝神戒备,人神之力以更加汹涌的姿态汇入了结界之中,将剑意之下传来的气息死死隔绝在外。

  在一段时间的对峙之后,剑意似是耗尽了所有耐心,它终于决定全力出手。

  剑鸣声忽而变得愈发响亮,环绕在剑体之上的烈焰变得愈发狂躁,深沉的破空声中,剑意之间的所有力量全部聚集到了剑尖处,然后正式落在了那道结界上。

  方一接触,剑意本体和人神结界看似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若是利用神识去感知的话,便能发现那道剑意此时正在以一种玄妙莫名的方式剧烈抖动着,它其实仍在继续下落,甚至于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只是因为结界的阻挡,让它看上去像是在静止的状态。

  剑意虽被暂时挡下,但是其间所蕴含的锋利气息却已经钻进了结界之内。

  七位人神仰头而望,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带着极强的警戒意味,而当剑意而至的那一刻,善于防守的风神,水神,没有多余的动作,水色弥漫,风声渐袭,努力维持着结界的稳定。

  其余五位人神则是同时出手,无尽的术法杀招似惊涛骇浪般朝着那道剑意涌去。

  此时哪怕是另一位六境人神在此,面对如此强大的术法,只怕都只有落荒而逃的份,甚至很可能被当场诛杀。

  可那道剑意却毫不在意。

  剑芒微起,自结界边缘横扫而过,便将五位人神的攻击尽数挡下。

  轻描淡写,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而它根本不给人神们反应的时间,下一刻,剑体之间的光芒再度暴涨,伴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爆裂声,那道看似坚不可摧的结界之上忽而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纹。

  与此同时,正在全力催动着人神之力,将所有心神全部放到结界中的风神和水神同时心神一颤,随后仰面喷出了一口鲜血,眼中的神光瞬间暗淡了不少。

  其余五位人神也在剑意摧折之下各自受伤......只是一击便已如此难以承受,若是这道剑意真的破开了结界,当头落下,他们又该如此处之?

  也只有和这道剑意正面相对时,才能真正感觉到它的恐怖。

  七位人神心中暗自惊惧关头,又是一声爆裂声传开,他们抬头而望,那道结界上的裂纹忽而变得更大,隐有破碎的趋势。

  而下一刻,裹挟着炽热火光以及璀璨锋芒的剑意已经在结界中露了个头,愈发可怕的威势涌向了七位人神。

  片刻的对峙之后,那道结界终于是在剑意的碾压之下彻底碎裂,数不尽的人神之力四散而开,转瞬间便被剑意摧毁殆尽。

  一剑而过,此时终于和七位人神正面而对。

  七位人神最开始仍有反抗的心思,此时却再也不敢还手,有那个功夫去出手破开剑意,倒不如将所有气力全部用来抵抗,就算如此,他们也已没有足够的信心来继续挡下这一剑。

  心念转动关头,水神想要带着大家一起暂避锋芒,离这道剑意稍稍远一些。

  既然明知道打不过,自然便只能先躲一躲。

  可是此时剑意已至,剑锋之下的强大气息已经将他们完全锁死,想走也走不掉。

  七位水神心神一凝,没奈何下只能再度兴起体内的人神之力,破釜沉舟般将修行至今最大的战力全部拿了出来。

  联手而起的威势和剑意比起来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但也已经足够惊天动地。

  此时那道剑意也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了,它离开那把短剑已经很长时间了,已经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脱离这个世界的规则束缚,可能随时都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它准备最后一击。

  这一击,将是它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画面。

  也将是最精彩绝伦的一幅画面。

  剑意过空,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只是稳稳的,轻轻的,带着绝对的骄傲和冷漠,以及一种傲视天下,并且不容拒绝的的气势,朝着七位人神斩杀过去。

  当这一剑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再没有人能够离开。

  他们只能选择承受,而无法逃避。

  这是对那一道剑意的尊重。

  同时,也是他们今夜的宿命。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