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往唐国奔袭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九十五章 往唐国奔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百九十五章 往唐国奔袭

  夜色更沉的时候,周例外停下了脚步。

  既然心中已经知道该去哪里,便也不必那般着急了。

  他需要趁着这个夜色继续修复自己的真劲气息,以求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

  他在一处草地中坐了下来,长笔置于自己的腿上,笔力缓缓升起,自干涸的笔尖处涌入了他的体内。

  一点点滋养着他的神识和心脉。

  他的神情无比肃穆,眉眼之间有着几分不与人说的复杂情绪。

  半神之力自他身前环绕,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每一次的转动都会牵引着人间大道之上的气机流转,神韵莫名。

  夜风自遥远的未知之地吹来,吹动着他身上的青色长袍,吹动着他的发丝,笔力亦在清风之下微有起伏,不断的往外散发着墨香。

  时间缓缓流逝。

  周例外的一颗心也渐渐沉静下来,呼吸趋于平稳。

  一夜的时间,自然无法让他恢复到巅峰状态,但是却也相差不远了。

  等到夜幕渐渐消散,黎明前的光色一点点洒满原野的时候,周例外睁开了眼,双瞳之中的笔力几乎已经趋于饱和,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血脉之中的半神之力似惊涛一般疯狂涌动,仿佛能将世间的一切都给吞没。

  等到朝阳渐渐升起,红光愈盛的关头,他提笔而起,静立在青色的草地之间,神色有些怅然。

  许久之后,他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似是要和过去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做个了断。

  片刻之后,他沉淀了所有情绪,伸手入怀,取出了那份记载着人间大陆地理要塞,以及宗门分布的详尽地图。

  一道笔力自笔下而出,将地图带起升于半空中,完整的铺展在周例外眼前。

  他的眼神自地图间一扫而过,掠过了无数山川河流,城池要塞,只在大江而过的那片境域中多停留了一会儿,但也仅仅是一会儿,便又重新转眼,继续寻找着将去的那个国度。

  在那段过程中,他的眼神始终保持着平静肃穆,没有半点情绪的起伏。

  只是当地图中出现了唐国的国号,以及那代表了唐国无边领域的十七座城池时,周例外的瞳孔深处终于出现了一丝微不可觉的明朗光色。

  他盯着唐国所在的区域看了很久,记下了所有城池的领域范围,以及各处官道的长度和通往的区域,甚至是沿途而过,所标记的诸多风景也都被他记下,想来若是有时间,他也准备去游历一番的。

  长时间的凝望和计划之后,他制定了很多个去往唐国的路线图。

  在心中一一模拟行走,并且算了下行进的时间,以及途中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之后,那些路线方案又都被自己一一否决。

  因为他原本是想着既然离开了神院,便刚好趁去唐国寻找阿刁的机会,一路行走想,好好将这个大陆欣赏一番,可所耗费的时间实在有些太漫长。

  他想早点找到阿刁,于是便放弃了一步步走去唐国的念头,准备以神力而动。

  若是他真正已经破镜弄神,那么只要心中有地点,便可身随心动,转瞬间便可去到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

  当然,前提是在他所去的那个地方,没有比他更强大的存在去阻拦他。

  可周例外如今只是半神之身,并非真正的人神。

  无法做到心所至,身便至。

  但是穿行于大道之上,转瞬千里还是能做到的。

  他研究过地图之后,发现此处原野到唐国的距离跨度很大,以这张地图中的比例换算,足足有数十万里之遥。

  这样的距离对于一般的修行者来说已经算是极远,可对于周例外而言,却不算什么。

  他最终将地图收了起来,重新放回了自己的怀中。

  抬眼望着顶空之上的朝阳,明亮却不刺眼,温暖且祥和。

  短暂的沉静之后,他将目光收回,然后提了提右手中的长笔,闭目一瞬,微微转身,所面对的,便是唐国所处的方向。

  随后笔力骤起,卷动着一股浓郁的墨香味在此处流动。

  下一刻,周例外的身形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极远的高空中,几乎跨越了人间某个纬度的大道之上,周例外以半神之力裹身,突然出现在此处,速度极快的往前穿行。

  在他身下,人间山川河流,无数城池组成的密密麻麻的小黑点,纷纷往后急退,匆匆掠过。

  空气变得稀薄,就连阳光都仿佛变得极淡,温度更是冷到了极点。

  就在这样的绝对领域中,周例外面无表情,一路向前,没有片刻停歇。

  以他的速度,只怕不用半天就可以到达唐国的领域。

  而且他有信心,圣人以下,绝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够发现自己的踪迹。

  他在被关在暗夜军团的密牢中时,便听说了五位圣人离开了人间这件事,也就是说如今的人间,以人神为尊。

  只要唐国的沧海,昆仑这两位六境人神高手无法感知到自己的气息,那么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唐国领域中。

  可是周例外没想到的是,唐国的那位七境唐帝虽然已经离开,但是那位通晓天下的青衫大祭司,却还在。

  当周例外的气机锁定了唐国的那一刻开始,唐国大祭司便已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唐国城门处,书生身着青衫,腰间系着那本古籍,似往常一般,静立于唐国城门口。

  周围人来人往,看到这位在唐国地位崇高的大祭司时,都表现出了足够多的尊重。

  却并不觉得拘谨或是害怕。

  像是早已习惯和知晓这位青衫大祭司的性情,也知道他每日里最常做的事,便是于唐国城门口仰望苍穹。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久,人们见怪不怪。

  此时的书生微微抬头,视线远去,瞳孔深处藏着一片淡淡的星光,正在朝着远空的方向凝视着,并且已经持续了很久。

  在他的视线之中,无尽大道仿佛近在咫尺,距离和空间也像是都已经不存在。

  周例外奔走的速度虽然极快,尤其是在半神之力的掩映之下,气息都有些微不可闻。

  可是在书生的眼中,周例外的身形却是那么的清晰,似是近在眼前。

  他甚至能看到周例外头上随风舞动的发丝,飘起来的青袍,以及被周例外握在手中的那支长笔笔杆上的每一道裂纹。

  他就这样盯着奔走的周例外,眼睁睁看着对方一点点逼近唐国,却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周例外已经不再是那位天地神院的大祭司。

  他此次一行,与唐国和神院之间的恩怨也无关。

  他只是来找一个人。

  并且书生知道,周例外要找的那个人,其实并不在唐国。

  只是他并没有打算提醒对方,因为这件事与己无关。

  只要那位有着半神之力的周例外不会对唐国的子民造成伤害,他便不打算出面。

  但他还是决定要给周例外一些忠告:

  沧海,昆仑二位上将军虽然远在唐国边境处,但是若有人敢仗着半神之身的实力在唐国撒野,那就一定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这个忠告虽然有些直接,但在书生看来,却是善意的。

  现在的问题是,该由谁去传达这个忠告?

  书生思索了片刻,便将目光收回,然后默然转身,沿着城门内的那条大道往回走去。

  城门口处的将士们原本正在登记来往行人的名册,见自家大祭司竟然不再驻足远望,反而是准备回去,不由觉得有些意外。

  因为往日里的大祭司是要到很晚的时候才会回城的。

  将士们分出一班人马想要去护送大祭司,可刚刚迈步的那一瞬间,却发现大道之间已经不见了大祭司的声音。

  也就是在此刻,所有将士的识海中同时响起了一个声音:“不用跟来,做你们该做的事。”

  ......

  唐国刑狱,某间牢房中,一阵惨叫声刚刚响起,便像是被某种力量扼住了喉咙,瞬间抹去了所有声音。

  唐国大内第一总管高之叶就站在牢房之中,他头戴高帽,身披最高级别的内宦官袍,将右手自那位囚徒的喉咙中收回,拢入袖口之中。

  他的眼神中刀光凛冽,藏着一抹深沉无比的杀意。

  他的表情很冷,冷的像是极寒之地的某块石头,裹尽风霜,坚实顽固。

  他就这样冷冷的站在那里,哪怕已经将双手尽皆收回,依然让其他牢房中的囚徒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甚至连呼吸都要轻声写。

  毕竟刚刚没多久,那位高总管又杀死了一位关押多年的囚徒。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十三个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轮到谁。

  唐帝离开人间的消失传出来之后,这位高总管的性子就变得更加冷厉了,虽然往日里他也会来到刑狱中处罚犯人,但是绝不会像这些日子般残忍狠戾,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在高之叶的身侧,站着一位披甲将士,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左右,脸色沉静,眼神坚毅,哪怕是站在气息冷厉的周例外身边,也不见他有丝毫的不自在。

  像是早已习惯身边这位高总管的行事风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