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少年的心事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少年的心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百八十四章 少年的心事

  只有足够强大的势力,才能让阿刁在日后与天地神院,以及人间宗门的对抗中不落下风。

  虽然中间的过程实在有些漫长,但他却毫不气馁,并且斗志昂扬。

  毕竟当年为了羲族的仇恨,他便于昆仑城中坚守打熬了十七年,人世漫漫,关于那些隐忍岁月,他早已习惯。

  混江龙和胡老八同时点了点头,开口应诺下来。

  疯狗帮的四大护法亦连连点头,表示了解。

  再晚些时候,阿刁又陆续交待了一些事情:

  譬如所有帮众不许再于江北之地做任何坑蒙拐骗,杀人放火,以及从事暴力的勾当;

  譬如青楼里的姑娘必须是自愿接客,不准强迫,所有良家妇女必须全部遣送回去,强制从良;

  譬如所有赌场的生意都要讲究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原则,对于那些嗜赌如命,为了赌博不惜抛妻弃子,甚至不要命的人,必须抵制在外,并且严惩不贷;

  ……

  虽然那些规矩对藏刀盟如今的各个生意造成了难以估摸的影响,几乎是将之前三个帮派的运行模式全部打破重组,但在场却没有任何一人出来反驳。

  阿刁的考虑十分深远。

  藏刀盟的发展壮大仅仅倚靠如今的人手和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江北之地的所有人都联合起来。

  而其中还有很重要的两股力量,一股来自江北的寻常百姓,一股便是江北的各路散修。

  若是藏刀盟按照之前的模式继续下去,只会愈发遭到那两股力量的抵制。

  所以想要获得那两股力量的支持,就必须有所舍弃。

  关于这些,混江龙,胡老八以及疯狗帮的四大护法想得很清楚,所以尽管心有不甘,却也只能照做。

  至于手底下的兄弟,只能慢慢去解释了。

  而确定所有人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后,阿刁便挥手让众人退下。

  只留下来胡老八还有混江龙在此。

  就连裴宏大以及诸多保镖都被迫离开。

  人潮很快远走,带着各自的情绪消失于长街两头。

  等到风月楼四周不再喧闹过后,阿刁对着混江龙说道:“你去联系江北之地的所有铁匠,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造出最多的大刀,务必要用最好的精铁,最好的淬炼方式,钱不是问题。”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胡老八。

  胡老八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的钱,就是帮主的钱,帮主的钱,就是藏刀盟的钱,尽管花,管够。”

  表面笑嘻嘻,内心其实在滴血。

  若是藏刀盟人手一把大刀,所需要的材料费以及人工费会是怎样一个庞大的数字?

  胡老八已经不敢去想。

  他甚至怀疑自家盟主来江北之前便已经打好这个算盘了。

  混江龙有些幸灾乐祸的瞪了一眼胡老八,嘴角冷笑不止。

  他很快应允下来,然后突然说道:“若是能让江北之地所有的铁匠都加入藏刀盟,那我想不论是制刀的效率还是所需要的成本都会改善很多,而且有了铁匠在,便等于是有了源源不断的制刀渠道,对于藏刀盟日后的发展会有数不尽的好处。”

  此话刚落,胡老八顿时眼神一亮。

  倒不是因为这样可以省钱,而是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他有些差异的望向混江龙,似乎没想到这家伙还能有这般见识。

  阿刁亦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好点子!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若是能成功完成,我有重赏!”

  混江龙当即应承下来,告罪一声便直接离去。

  临行之前他很是骄傲的看了一眼胡老八,眼中满是得意之色。

  这件事若是办好了,论起功劳,这副盟主的位子总跑不掉了吧?

  心念至此,混江龙激动莫名,恨不得当场将那些铁匠全部抓过来,逼着他们加入藏刀盟。

  他的脚步飞快,很快便消失在阿刁的视线之中。

  胡老八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混江龙若是坐上了副盟主的位子,只怕藏刀盟的发展壮大步伐要慢上十年不止,就这还是保守估计。”

  他已经看出了混江龙的心思,直接点了出来。

  阿刁笑道:“此事我已有计较,你不必再纠结。”

  胡老八闻言愣了一瞬,随后沉默着点了点头。

  阿刁继续说道:“我留你下来,是有一件事要交待你。”

  “帮主请说。”

  胡老八紧了紧身上的裤腰带,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无非就是多掏些钱,我虽是守财奴,但是为了藏刀盟的发展壮大,还是会不遗余力的,关于这一点,帮主不必担心。”

  阿刁失笑道:“不是钱的问题。”

  “哦?”

  胡老八疑惑道:“胡某人最大的优势就是钱多,若不是因为钱,还能因为啥?”

  “你除了钱多,身边的保镖也多。”

  阿刁说道:“那个对你忠心耿耿的裴宏大已是三境巅峰,我看他气息雄厚,真劲饱满,可能随时都会突破到四境镇魂,其他保镖也都实力不弱,将来会是藏刀盟的中坚力量。只是单靠他们是远远不够的,现在的藏刀盟,必须要有现成的四境高手来撑场面,要不然江北之地随便出来一个看不惯藏刀盟的四境散修,便足以让你们吃瘪。”

  胡老八恍然大悟,说道:“帮主是让我召集一些四境高手加入藏刀盟?”

  阿刁点头道:“没错,以你的门路,我相信你能做到。但要记住,是加入藏刀盟,生死与共,而不是似从前那般以金钱许诺,做你的私人保镖。”

  胡老八尚未开口,阿刁便继续说道:“之前离开的那两位四境镇魂者,若是可以的话,让他们回来,与之说清楚利弊,若是答应加入藏刀盟的话,过去的一切,可既往不咎。”

  胡老八皱起眉头,说道:“您说的是单温纶和邹兴文?那两位背信弃义,见您一刀劈死了张不怕便心生畏惧,先行逃离,如今不知去了哪里,就算找回来,以这二位的人品,只怕……”

  话没说完,但是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

  那俩人不可靠。

  阿刁笑道:“要说起人品,以前三大帮派中的又有几个人品高尚?”

  胡老八尴尬的笑了笑,心说这倒也是,跟混江龙这样的败类比起来,单温纶和邹兴文已经算是高尚的代言了。

  他想了想,便直接答应下来。

  随后说道:“此事我会与宏大商量,他见识多,人脉广,跟在我身后的保镖几乎全是他介绍来的。”

  阿刁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他看了一眼天色,日头渐沉,恍惚间一天又快过去。

  胡老八会意,直起身便告辞离去。

  等到胡老八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之后,阿刁缓缓迈步,去到了三楼的客房中。

  他解下了背后的古刀,置于桌上。

  拎着酒葫芦走至窗前,一边饮酒,一边抬眼望向窗外的云色,心绪渐沉。

  不知何时开始,这位从来放荡不羁的草莽少年,开始有了心事。

  酒入肚中,便化作一股灼烧之意刺激着他的肠胃,让他忍不住长叹出一口气,对着窗边的徐徐风声轻声念道:“老头子遇到了我这么个不靠谱的学生,死在江里算是他倒霉了,只可惜,他一生都在践行自己的例外原则,就是没能给自己留下一个例外,死了都没人收尸,呵呵。”

  念到这里,阿刁的眸间忽而出现了一丝水色。

  他压低了头顶的笠帽,遮住双眸,又是一口酒下肚,识海中浮现出了唐青的模样。

  “我知道你不让我跟你后面去藏书楼是怕我有危险,不愿让我跟着你去送死。可你有没有想过,丢下我,会让我生不如死。我可是你的保镖啊。”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麻衣口袋里满满的都是银票,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阿刁幽幽叹道:“这钱不敢花啊,不踏实......也不知道那头神兽小毛驴还有你的师姐能不能保住你,若是你最终还是死在了神院,那我这辈子都要和神院的那七个老家伙死磕了。”

  声音缓缓传开,渐渐飘散。

  好似一场梦呓。

  ......

  隔开千万里之遥,天地神院藏书楼第七层。

  唐青将目光自手中的一本志怪奇谈上收回,沉静许久的心绪突然有些微微颤动。

  他忽然合起书本,抬眼朝着身前的某个方向望去,可入眼所及皆是数不清的光点,并不能看到任何多余的东西。

  凝视许久后,他最终缓缓低下头,心情默然变得有些糟糕。

  再次翻开那本书时,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月牙注意到了唐青的动态,走上来问道:“师弟,你怎么了?”

  “突然感觉有些心悸,像是有人在骂我。”

  唐青看了月牙一眼,半开玩笑的说道。

  月牙失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唐青,然后伸手将他身上的素色长衫整理好,顺平褶皱。

  唐青的眼神虽仍平静,但神情却稍显疲惫,此时见师姐这般亲昵的动作,有些不好意思,却也没有躲开,任其施为。

  片刻后,他说道:“也许是这几天看书看得太久了,心神不宁,无法集中精神,歇息一会儿就好了,师姐不用担心。”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