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 青帮帮主的来信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七十六章 青帮帮主的来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百七十六章 青帮帮主的来信

  江北,疯狗帮。

  一个面色沉静,情绪不浓,可眼中却闪烁着一层阴冷神韵的中年人坐在大堂阔椅之上,他的手中有一封信,信中的内容不多,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三日后,风月楼,商议三帮合并之事,若届时不来,后果自负。”

  中年人的目光自信中轻扫而过,瞳孔深处渐渐出现了一丝疯狂嗜血的笑意。

  他就是疯狗帮的帮主张不怕,半炷香前,手底下的人将这封信交到了他的手上,据说是青帮帮主派人送过来的。

  “送信的人呢?”

  张不怕忽然开口,语气不浓,声音很是平静,只是却带着一股冷意。

  认识张不怕的人都知道,他表现的越是平静,说明他的心中便越是愤怒,没人敢去招惹这个时候的张不怕,因为他就是一个疯子,可能随时都会杀人。

  此时张不怕身前跪着一个小厮,他战战兢兢跪在那里,原本以为将信送到就可以离去,没想到帮主在看完信之后,竟然将自己留了下来。

  并且帮主的神色已经变得越来越平静,这说明他心里的愤怒已经集聚到了顶峰。

  这个时候的张不怕,很危险。

  小厮没有任何犹豫,很快恭声回答道:“送信的人已经走了,小的认识他,确实是青帮的人没有错。”

  张不怕沉默了片刻,沉眼望着小厮,突然再次问道:“你为什么不留住他?”

  听到这句话后,小厮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他强自镇定下来,说道:“他只是个送信的,按规矩说,三帮往来从不为难来使,所以我便任由他离去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片刻,鼓足勇气问道:“帮主,是否这封信有什么问题?要不我现在去拦下他,应该还来得及。”

  “不必了。”

  张不怕将信揉成一团,握在手中,真劲微起时那封信已经化作了一片飞灰消散。

  他抬眼望向窗外的某个方向,再次开口道:“先去通知四大护法,让他们做好准备,三日后带上兄弟们与我去风月楼办件事。然后你再去青帮走一趟,替我带个口信,就说,三日后,我会准时赴约。”

  此话刚落,他便挥挥手让小厮退下。

  那小厮心中忐忑,连忙应允下来。

  他虽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却也不敢再多问什么,告罪一声便退下去。

  三日后,风月楼赴约?

  小厮隐约感觉到似乎有大事将要发生,他不敢耽搁,飞速奔走,往四大护法所在地而去。

  张不怕则在此时站了起来,他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烈烈阳光,很是刺眼,他却不躲不避,瞳孔深处出现了一丝嗜血疯狂的神色。

  “三帮合并?呵呵,混江龙,你胆子是真不小。”

  他在窗前低语,气息涌动,狂暴无比。

  一阵阴沉的笑意随之传开,经久不散。

  与此同时,江北,金龙帮,密室之中。

  好几张丈许方圆的阔桌占据了密室的大半空间,每张桌子上都堆满了白花花的银票,大量的珠宝金银首饰,每张桌子边上又各有三名账房先生在飞速清点着珠宝价值,银票几何,整理完一堆后便会将其置于脚下的密箱中放好。

  而看他们身后堆的高高的那数十个密箱,显然所集聚的钱财并不止桌子上这么些。

  一个身穿金边长袍,腰系碧玉带,头戴蚕丝帽,浑身上下富贵气逼人的肥胖中年人正在密室之中来回走动,在每张桌子边上都会待上一会儿,他一会儿看看桌子上的银票,一会儿看看那些账房先生,生怕他们会将银子私吞似的。

  “都给我仔细点,账目做清楚些,回头年底算账的时候要是对不上,可有你们好受的。”

  肥胖中年人不断重复着这些话,眼神也盯得越来越紧。

  那些账房先生们早已见怪不怪,他们没有任何回应,手下的动作也不停,想来早已听多了肥胖中年人的警告。

  金龙帮几乎掌控着江北一带全部的赌档生意,单靠着赌这一门生意,便将帮派的实力顶到了和青帮,疯狗帮的同一高度上。

  金龙帮的帮众兄弟可能不是最多的,帮主胡老八的实力也不是最强的,但是这个靠赌敛财的帮派,绝对是最有钱的。

  至于到底有多少钱,却没人清楚。

  只知道金龙帮有一间密室,密室中有十几位精通算数的账房先生,他们轮班上岗,在密室中夜以继日的数钱,算账,记录金龙帮的流水和支出......传闻金龙帮所持有的钱财数量,足以将江北一带所有的钱庄买下了。

  而金龙帮的帮主胡老八也早已成为江北富豪榜上的头号大佬。

  放眼江北,提到赌王胡老八,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相对于疯狗帮帮主张不怕,还有青帮帮主混江龙,人们对于金龙帮帮主胡老八的印象要好得多。

  毕竟这位赌王除了赌术高超,几乎在江北所有人的身上都赢过钱外,并没有其他的不良嗜好。

  不像张不怕那般嗜杀,也不似混江龙那般强势,他只是老老实实开着自家的赌场,然后开着开着,就开出了一个最富有的金龙帮来。

  据说光是这几个月里,他便又接连开了好几家大型赌档。

  生意越做越大,就连江北之外的很多人都慕名而来,想要在胡老八的赌场之中玩上两把。

  此时富家翁模样的赌王胡老八在密室中巡视完一圈后,便细心叮嘱着那些账房先生,让他们好生算账,切勿出差错,等到应允后,他便离开了密室,准备去各个赌场之间转上一圈。

  他一直自嘲自己是个劳碌命,身为江北首富,身兼金龙帮帮主一职,竟然每天忙的跟条狗一样。

  但每个人都知道,胡老八他这是乐在其中。

  晃荡着肥胖的身子,胡老八穿过一条长廊,便准备让人备轿去赌场,却在这时,自己手底下的头号打手兼保镖裴弘大手里拎着一封信,走了过来。

  胡老八眯着眼睛接过信,一边撕开看,一边问道:“何人送来的?”

  “青帮的人,说是他们帮主的亲叙。”

  裴宏大沉声回答,言简意赅。

  说完他便站到了胡老八的身后,神识缓缓渗透而出,仔细探查着周围的动静。

  除非胡老八进入密室之中,他不能随之进入外,其他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他都必须时刻紧跟在胡老八身后,并且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确保胡老八的安全。

  这位江北首富虽然自身也有着三境守心的修为,但是独拥着如此多的财富,他自然心有不安,所以早在很多年前他便斥重金雇佣保镖,用以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

  裴宏大只是他众多保镖中的其中一位,却也是跟在他身边最久的一位,几乎已经成了胡老八的亲信。

  那封信很是简短,信里的内容和送给张不怕的那封信如出一辙:“三日后,风月楼,商议三帮合并之事,若届时不来,后果自负。”

  胡老八呵呵笑了一声,将信收入怀中。

  然后他便问道:“青帮这些日子可有什么异常?”

  裴宏大想了想,说道:“照旧做些小偷小摸的勾当,没什么特别的。”

  “混江龙的自身修为可有突破?嗯,前些日子见到他时还是三境巅峰,现在不会突破到四境镇魂了吧?”

  胡老八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裴宏大在他身后站得笔直,闻言顿时摇摇头说道:“应该没有,以我对混江龙的了解,这些年他醉心于放高利贷一事上,天天想着赚钱,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心思放在修行一事上,所以修为并未增进。而且以他的脾性,若是突破到四境镇魂,一定会让青帮的小弟四处炫耀,这样的人,若是没有足够多的机缘,只怕修为再难精进。”

  胡老八先是笑了笑,说道:“你对他的评价倒是中肯,只是,他这份信是什么意思?”

  裴宏大问道:“信中有何古怪?”

  胡老八微微挑眉,说道:“他邀请我三日后到去风月楼一趟,商量三帮合并一事,呵,听这封信里的意思,他的态度有些强硬啊,有点不像他往日里的作风。这混江龙,又在弄什么鬼名堂?”

  裴宏大同样皱起眉头,他说道:“三帮合并?难道混江龙对您的赌档生意起了心思?”

  这句话刚一落下,富家翁打扮,始终给人不温不火感觉的胡老八眉眼之间突然涌动出一股森冷的杀气。

  他自创立金龙帮以来,为人做事始终给人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虽然金龙帮早已是江北三大帮派之一,但他却从不因此而骄傲自大,甚至连盛气凌人的感觉都没有。

  他只想好好做大自己的赌场生意,然后赚更多的钱。

  在他的心里,自己辛辛苦苦开设的一个个赌档,就如同自己的妻儿一般重要,他人若敢染指,便等于是触痛了他的逆鳞。

  无法饶恕。

  所以在听到裴宏大那句话之后,无论是真是假,胡老八心里都膈应了一下。

  所以他很快便问了一句:“张不怕那里是否收到消息?”

  裴宏大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我马上派人去问。”

  “不用了,我亲自去疯狗帮走一趟!”

  话音刚落,胡老八板起一张脸,沉沉迈步而出。

  裴宏大一言不发紧随其后。

  而等到二人来到疯狗帮的时候,张不怕亲自接待了胡老八,两位帮主在疯狗帮的密室中详谈了许久,等到胡老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等待许久的裴宏大见自家帮主的脸色很不对劲,当即走上前问道:“如何?”

  胡老八摇了摇头,说道:“张不怕也收到了混江龙的信,只是他也猜不透对方的心思。我在想,这混江龙竟然敢同时给我俩发出这样的邀请,是否,真的有什么依仗在?三帮合并?他有这么大的胃口吗?合并之后怎么办?这帮主之位谁来当?帮务谁来负责?张不怕的生意,我的赌场,最后会到谁的手里?这混江龙该不会胆子大到敢独吞吧,呵呵。”

  裴宏大站在一边,沉默无言。

  他也想不通个中关键。

  一切,只能等到三日后再揭晓了。

  胡老八最终叹息了一声,随后凝起双眸,沉声说道:“回去之后,通知所有赌场的弟兄,让他们严加看管场子,我怕混江龙的人会去闹事。另外,跟你那些保镖兄弟们通个气儿,三日之后,全部跟我到风月楼走一趟,护我周全,酬金什么的都好说。”

  裴宏大应了一声,说道:“帮主放心,我会安排妥当。正好我认识两个四境镇魂的高手,他们本是亡命之徒,四处漂泊,无定身之所,既然帮主现有忧虑,我便让他们过来相助。有他们在,加上明里暗里的其他弟兄,想来混江龙就算迈步四境,我们也不惧。

  胡老八眉头舒展开来,说道:“如此甚好,只是,那两位四境镇魂的高手性子如何?既是亡命之徒,想来手底下总是有些人命在的,怕是不好管束。”

  裴宏大当即说道:“他们性子虽然暴烈,但却极讲义气,我与他们有些交情,面子还是在的,加上帮主您的酬金诱惑,想必他们必然乐意之至。日后帮主若觉得他们靠得住,不妨将他们也留在金龙帮,有他们在,我们金龙帮的实力必然稳上几个台阶,就算说是江北第一大帮也不为过。”

  这句话刚刚落下,胡老八顿时牛扭头望向四周,轻斥道:“慎言!别忘了这里还是疯狗帮的地盘,若是让张不怕听到,只怕想走都难了。”

  此话刚落,他语气忽又一松,继续说道:“金龙帮的地位怎么样我不是很在乎,我只想经营好自己的赌场生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哼,我必然会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富家翁姿态的胡老八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变得森冷袭人,隐有杀气。

  裴宏大稍有惶恐,低头不敢再言语。

  沉默了半晌后,胡老八皱着眉,仿佛心事重重,他随后便敛去了周身气息,带着裴宏大晃晃悠悠离开。

  ......

  风云楼,三楼客房内,阿刁有些痛苦的赶走了前来送点心饭食的姑娘。

  自昨夜住进来后,这里的姑娘便纷纷往自己房里跑,不是弹琴就是跳舞,要不就是过来送饭,若不是自己表达出了强烈的抗议意图,只怕那些姑娘们就要留下来暖床了。

  他原以为红脸汉子李青交待过之后,风云楼的姑娘们就不会过来骚扰自己。

  可谁知道竟比阿刁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好不容易撑到天亮,几乎一夜未眠的阿刁满肚子的恼火,他差人将李青喊来,当面质问他昨夜是怎么回事。

  李青却是满脸的诧异,说道:“我不是让嚒嚒不要来烦扰帮主您了吗?”

  阿刁大骂道:“那些姑娘是怎么回事?整晚就没消停过!”

  李青闻言顿时委屈起来,堂堂一个红脸汉子竟然缩起了身子,很是委屈的说道:“帮主啊,昨夜只说不让几位嚒嚒过来,可没说连姑娘们都不要啊,这......”

  听到这句话后,阿刁一口气闷在胸口,差点憋死过去。

  他强行忍住了将李青一刀劈死的冲动,随后指了指门口,尽量压抑着躁怒的心情,说道:“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这三天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另外,下楼之后给我和风月楼里的所有人说清楚,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一位姑娘进到我的房间来,要不然,哼哼......”

  他的话没说完,但是杀意却已足够明显。

  李青屁话不敢多说,当即掉头就走。

  下楼之后他又挨个的找到风月楼的所有姑娘,就连有些正在接客的姑娘都被他强行拉出了密语了好一阵,确定所有人都领会了自己交待的事情后,他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临别时他往三楼看了一眼,心想这帮主该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看他的年纪,不应该啊。

  希望我跟姑娘们所说的真的只是个谎言吧,帮主啊,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再晚些时候,阿刁所在的客房中果然再没有人前来骚扰,阿刁大感满意,心头对李青的怨恨顿时轻了几分。

  可整个风月楼却在此时传念着一个秘闻:

  青帮新任帮主,是个不举的少年儿郎。空有一身本领,奈何却是个不举之人,可惜可惜。

  这些话从风月楼的姑娘们口中传出,落入了那些客人的耳中,那些客人又传到了楼外人的耳中,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江北之地的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混江龙自然也知道了。

  烈阳高照之时,他来到了风月楼中,径直走上三楼,敲响了客房的门。

  “谁?”

  客房中阿刁的声音带着戒备,他已经被风月楼的姑娘整怕了,以为李青的话不管用,那些姑娘们又上来了。

  混江龙刻意的咳嗽了一声,随后说道:“帮主,是我。”

  听出混江龙的声音后,阿刁顿时眉眼一松,慢悠悠坐回到桌边,拿起酒葫芦饮了一口酒,随后说道:“进来吧。”

  语调已经恢复到常态,带着一抹冷意。

  混江龙随之推门而入,看到坐在桌边的阿刁,先是行了一礼,随后便想到了今日听到关于阿刁的传闻。

  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帮主昨夜睡得可好?”

  阿刁闻言皱了皱眉,想起了昨夜的糟糕经历,却有些羞于与人说,便只能说道:“还不错,李青安排的挺好。”

  混江龙心中嗤笑了一声,再次问道:“那些姑娘们伺候的怎么样?若是帮主不满意的话,我这就去让风月楼的嚒嚒重新安排。”

  “慢着!”

  阿刁心中大急,他很快说道:“都说了一切都很好,你不用再操心了。”

  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当即话锋一转,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提起正事,混江龙便也收起玩味的心思。

  他镇下心神,很快说道:“帮主的意思已经传达下去,大部分兄弟都表示无条件信任支持,希望到时候帮主不会让大家失望。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不想丢掉如今的业务,毕竟又威风,赚钱又快,谁也不想轻易罢手。如今那些人已经被逐出了青帮,手头上的所有业务也都被清理干净。”

  阿刁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疯狗帮的张不怕和金龙帮的胡老八已经收到了信,并且已经答应三日后会来风月楼一叙。只是我看他们答应的太过于爽快,怕是有什么猫腻在。”

  混江龙皱着眉头说道:“而且今日一早,胡老八亲自去疯狗帮走了一趟,他和张不怕在密室中详谈了许久,怕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三日之后,他们可能会联起手来对付我们。”

  说到这里,混江龙有些担心。

  阿刁却拍手站了起来,他笑道:“如此甚好,不怕他们联手,就怕他们不来。”

  混江龙犹豫了片刻,说道:“帮主您真的有这么强的信心吗?那张不怕可是四境镇魂的高手,手底下的四大护法也个个不简单,帮派内的人大都好斗,单论战斗力,疯狗帮绝对属于第一档。金龙帮虽然整体战斗力不高,但是胡老八有钱啊,传闻在他身边,明里暗里雇了很多保镖来护他周全,其中不乏四境镇魂的高手。所以想要将他们一举拿下,只怕有些困难啊。青帮虽然人多,但是能打的可真没几个,帮主你要想清楚。”

  阿刁轻笑道:“就你这胆子,是怎么做上青帮帮主的位子的?”

  言语间带着十足的嘲讽之意。

  混江龙却毫不在意,他只是紧紧盯着阿刁,用一种十分低沉的语气追问道:“帮主您给我透个底,您究竟是什么境界?”

  阿刁笑笑不说话。

  “四境镇魂?”

  混江龙试探着问道。

  阿刁嗤笑一声。

  “镇魂巅峰?”

  混江龙肃然起敬。

  阿刁摇了摇头。

  “总不会,您真的已经破镜合道了吧?”

  混江龙故作轻松的再次问道。

  以他这个年纪,应该不可能吧。

  ......

  /txt/130613/

  。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