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血脉中的三股力量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六十九章 血脉中的三股力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百六十九章 血脉中的三股力量

  这个念头刚刚想起的瞬间,他便低眸往身下望去。

  发现那道剑意所穿过的地方,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伤口,连疼痛感也没有出现。

  薄薄的衣衫上面甚至没有剑锋切割的痕迹。

  可那道剑意明明是从他的怀中直行而过的,可此时却仿佛突然消失不见了般。

  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没有再出现。

  唐青随之望向了手中的这把短剑,它静静的被少年持握着,没有一点点动静,自然也就无法给他解答。

  难道刺进了我的身体里?

  唐青自嘲的摇摇头,心想若真的剑意入体,只怕早就将我刺得千疮百孔了,哪里还会这般自在的站在这里?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那原本宽敞无比的血脉之间,此时突然变得无比拥挤。

  因为继佛光不请自来后,又有一道凛冽至极的剑意不顾一切的闯入其中。

  硬生生将同样是后来者的佛光,以及最早住进来的龙龟之力逼退了一段距离,占绝了一方空间。

  倒不是因为那道剑意有多么的强。

  事实上,相较于佛光和龙龟之力,那道剑意中所持有的力量其实根本无法与二者相比较。

  佛光若想将剑意赶走,只需微微普照。

  龙龟之力若想将剑意祛除,也只需轻轻挤压。

  可既然剑意不受阻挡的来到了唐青的血脉之中,那便证明剑意也已经成为了唐青体内的一部分。

  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剑意和佛光,以及龙龟之力便是一家人。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自然也不能打架。

  所以对于那道很不礼貌的年轻剑意,佛光和龙龟之力似大哥对待小弟一般,选择了包容。

  三股力量很快便各自安静下来,一动不动待在唐青的血脉深处,隐没了气息。

  而唐青此时还在纠结于剑意的去处。

  “总不会又回到了剑诀之中吧?”

  唐青轻声念叨着,随手便再次翻开了一剑山庄心剑剑诀,可微黄的纸张之间除了简短的文字以及各种各样的剑招图谱外,并没有发现那道剑意的踪迹。

  唐青皱起眉头,很是不解。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之后,他仍没有头绪,便只能摇着头将此事揭过。

  只要确定那道剑意没有乱跑便好。

  带着满满的疑惑,和自我宽慰的情绪,他将那本剑诀放回到了原处。

  镇定下心神后,他便又取下了另一本书。

  这次仍是一本剑诀。

  果然神院的人对第七层古籍宗谱的排列极有规律,分类的十分规整完美。

  想来这一行绵延到头,几乎连在一起的数百个透亮光点,都是人间各个宗门中的不传世剑诀吧。

  他心中赞叹了一下神院的靠谱,便继续翻书观览。

  这次的剑诀也是出自人间俗世中的某个修剑宗门。

  只是相对于一剑山庄来说,这个宗门显得要弱一些,只是当唐青翻到其中的某一页时,同样发现了一道锋利至极的剑意藏于其中。

  “难不成这些书本剑诀都各自成精了不成,文字显圣?”

  唐青自嘲着摇摇头,确定自己已经记下了剑诀的内容后,便打算在那道剑意惊起之前,将书本合上。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那道剑意刚一现行,便快速而出。

  只是此时唐青的右手之间仍然提着那把短剑,他没来的放回腰间,而是反手握住剑柄,短剑的剑身沿着小臂置于其上。

  每次翻书的时候,那把短剑便会往剑诀的图谱文字之间靠近一些。

  等到翻到剑意的那一页时,短剑又微微颤动了一瞬,再次发出了微不可觉的剑鸣声。

  而那一刻,便是剑诀纸张间的剑意穿行而出的时候。

  剑意当空而过,唐青抬眼紧随其后,却发现它并没有远去。

  而是消失在了自己身前。

  并且是突然消失不见,似一剑山庄的那道剑意一般。

  唐琴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视线再次环绕全身,却一无所获。

  “难不成藏书楼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只要被困已久的剑意出现在此,便会被那股力量给彻底消融?”

  他在心中猜测着,感觉很有可能。

  就在他摇着头将那本剑诀放回原处,又取下另一本剑诀打算观看时,本已安静下来的血脉之间又躁动了一瞬。

  因为血脉之间又闯入了一道剑意。

  给佛光和龙龟之力吓了一跳。

  可潜伏在那里的一剑山庄的剑意却显得很是兴奋,它微微颤鸣,呼唤着那道剑意。

  随后那道剑意便一路而下,完全不理会如临大敌的佛光和龙龟之力,直接和一剑山庄的剑意撞击在了一起。

  却没有想象中的剑气四散,而是彼此相融。

  两道剑意很快变成了一道剑意,所持有的力量比之前任何一道都要强的多,并且威力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而是成几何倍数的增长。

  新的剑意慢慢回到了最初的位置上,不断散发着无比锋利的气息,和佛光,龙龟之力继续对峙着。

  虽然它的力量目前还是比不过佛光和龙龟之力。

  但却并不慌张。

  因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唐青不断的取下了新的剑诀,然后翻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剑意。

  那些剑意无一例外的逃了出来,然后以某种不为人知的方式穿过了唐青的体表,进入到他的血脉之间,和早已至此的剑意一一相融。

  那段过程并没有多么漫长,但是所带来的效果却足够震撼。

  佛光和龙龟之力似乎有些傻眼了,它们望着纷至沓来的道道剑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能眼睁睁看着剑意至此,然后互相交融,逐渐壮大。

  一时间,唐青的血脉之间剑光四射,剑气纵横,像是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剑冢般。

  等到唐青放下了最后一本剑诀时,他的血脉之间也终于重新安静下来。

  剑光隐于一处,剑气汇在一起,在下一刻,唐青的血脉正中间位置上,便出现了一道全新的剑意。

  如果说之前的每一道单独的剑意是一条小河的话,那么此时的剑意,便已经成了一片百川尽入的大海。

  无比的锋利气息裹挟着无比强大的生死之意将剑意死死环绕,凛冽且锋芒毕露。

  佛光在此时突然绽放出更强的光芒,如此才能稳固自己的位置。

  龙龟之力也在此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随后一股似山川般厚重的力量缓缓弥散而出,环绕在此,似乎是故意显露给那道剑意看的。

  此时的那道剑意,已经无法再让佛光和龙龟之力轻视。

  血脉之间正式进入三足鼎立的境况。

  只是它们谁也不知道,在接下来自家主人读书的时光里,还会不会有另外的一股力量闯进来。

  它们满心戒备,却也满怀期待。

  而此时,唐青对于自己血脉中的情况仍旧一无所知。

  他放下最后一本剑诀之后,便开始闭目调息。

  虽然借着星光的力量一眼通读全篇,能做到过目不忘,但还是极大的耗费了他的心神。

  他揉着眼睛,准备调息片刻后便继续翻阅下一本书。

  如今佛门宗谱和人间修行剑诀都已读完,但他感觉自己的境界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通往四境镇魂的门槛尚未出现,不知是否自己还不够用功。

  想到这里,他便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

  这才几天功夫,便这般操之过急,接下来的十年还怎么过?

  无言静默关头,睡梦中的月牙已经缓缓醒来。

  她睁眼的第一时间,便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发现竟盖着师弟的素色长衫,不免又是面色一红,只是很快眼中又出现了一丝失望。

  因为睁眼的那一刻,她并没有看到师弟。

  自己睡得究竟是有多沉?竟然师弟走了都不知道。

  可转念又一想,一定是师弟在我才睡得这般安心......为自己这个念头自我羞耻了一番,月牙随即转头便看到了还在响着鼾声的小花,轻轻一笑,将唐青的素色长衫披在了小花身上。

  随后她便直起身来,望向前方,发现唐青已经往藏书楼深处走了一大段距离,显然这中间的古籍宗谱他都已看完。

  看着唐青在那闭目调息的模样,月牙没来由心疼起来。

  她静静走上前,来到唐青身边,还未开口说话,唐青却已听到了月牙的脚步声,他睁开眼,转身望向月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师姐你醒了。”

  月牙与之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羞红就没有消退过,她轻轻嗯了声。

  随后便说道:“师弟看书这般辛苦,不如也去睡一会儿,不急于这一时的。”

  唐青摇摇头,说道:“读书一事只争朝夕,我放松片刻便可继续看书。”

  月牙看着他,刚准备再开口,却忽然怔了一下。

  她紧紧盯着唐青,像是突然看到到了什么。

  短暂的迟疑过后,她的神识不动声色的探出,绕着唐青轻轻转了一圈,在唐青反应过来之前将其收回。

  月牙的眼中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惊叹情绪,她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师弟入藏书楼这几天,读了这么多书,可有什么收获?”

  此话一落,唐青面露尴尬之色,他说道:“说来惭愧,背诵有余,领悟却是远远不够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