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神秘的小花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五十章 神秘的小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百五十章 神秘的小花

  风继续吹,在原野间不停游荡,吹来了清寒,吹起了沉默。

  阿刁已经无话可说。

  他的眼神在唐青和月牙身上来回流转了很长时间,感觉自己像是个被抛弃的可怜人。

  拄刀的双手微微松开,始终紧绷的心神也在刹那间松懈下来。

  他微微低下了头,左手将笠帽下压,遮住了那对早已一片暗淡的双眸。

  唐青看着他,想要安慰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同样无话可说,只能拍了拍阿刁的肩膀,然后发出了一声沉沉的叹息。

  月牙也没再说些什么,她轻轻迈步,行至唐青身边,与之并肩,似是担心他会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

  小花依然歪着脑袋咧着嘴,露出两排大牙独自傻乐,没人知道它在想些什么。

  又是一段漫长时间的沉默过后,阿刁还是没有抬头,却从笠帽之下传来他那稍显低沉的声音:“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唐青愣了一瞬,下意识望向身边的那一袭白裙。

  “当然是随时都可以。”

  月牙柔声说道:“只是我们走之后,你将去哪里?”

  阿刁摇了摇头,自嘲道:“这重要吗?”

  月牙微微蹙眉,很快说道:“当然很重要,你是师弟最好的朋友,那便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师弟执意要去藏书楼,我和小花一定会邀请你去小庙里住上一段时间的。”

  阿刁闻言又沉默了半晌,最终撇过头,沉声说道:“谁稀罕?”

  有着不与人说的倔强。

  唐青忽而走上前,将阿刁的双手拨开,将他的身子扶正,将他的那把古刀提起,然后很用心,很认真的系回到他的背上。

  他做这一切的时候,阿刁没有任何的反应,仍是低头无言。

  只是当唐青想要将阿刁头顶的笠帽挑起,与之说些心里话的时候,阿刁却是突然伸出右手拦住了唐青,然后很快转身,给了唐青一个孤单的背影。

  “我还是欠你一条命。”

  阿刁忽然说道:“若是十年后你没有回来,我还是会去天地神院走一趟,去和他们拼命。”

  十年时间,对于修行者而言,只是弹指一瞬。

  对于此时的阿刁而言,却是极度难熬的一段时光。

  唐青说道:“那你要好好活下去,变得更强大才行,要不然,也是去给我陪葬。”

  阿刁沉静着没有回应,片刻后便突然迈步,顺着这片广阔的原野往未知的方向走去。

  黑夜在他身后聚集,渐渐将他的背影笼罩。

  像是一位孤独的旅人。

  唐青忽然喊了一句:“若是十年后我回来了,该去哪里找你?”

  阿刁的脚步声没停,继续往黑暗深处走去。

  就在他的背影快要被夜色完全吞没的那一刻,夜风之中飘来他那情绪莫名的回声:“到那时,你只要打听打听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修刀人,便知道我在哪里了。”

  听到这句话后,唐青笑了笑。

  心想这才是我认识的阿刁。

  月牙将视线自阿刁消失的方向收回,突然说了一句话:“我想他以后真的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修刀者。”

  唐青没有任何犹豫,很快说道:“我知道。”

  月牙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她看着唐青说道:“师弟似乎比阿刁自己还要有信心。”

  “没错,因为他是我的保镖。”

  很难得开了一次玩笑,唐青心情稍稍放松,他的神情随后便又突然沉静下来,片刻后说道:“希望我能活着看到他成为人间刀圣的那一天。”

  这句话刚一落下,月牙便贴近了唐青身边,抬头看着他的侧脸,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很认真的说道:“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出事......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从我的身边走掉。”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月牙的面色虽然已经羞红成一片,但却没有再似之前那般转过头。

  温柔的眼神中带着更加温柔的光,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身边的少年。

  小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草地的另一边,转过头去,不知在看些什么。

  唐青的心中则多了些异样的情绪。

  他所认识的月牙,原本就是这般温柔,这般单纯。

  可是此刻,当他与月牙对视的瞬间,却又莫名的感觉到,月牙此时的温柔,和以往的有些不一样。

  在过去十六年的深宫岁月中,唐青无聊时曾看过很多本,记载着关于人世间凄美爱情故事之类的书籍。

  在那些书籍中,有着很多种动情惹人的对白,以及,各种各样的承诺宣言。

  而在那些对白和承诺中,其中有一句就是月牙所说的那句:“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从我的身边走掉。”

  这些话的语境和诉说的对象,往往只适用于恋人之间。

  唐青也曾幻想过那样的画面,觉得很是美好。

  只是他所幻想的对象,却是那位来自天地神院,叫做碧水蓝的姑娘。

  此时听到月牙这句话后,他沉默了很久,不知该如何回应。

  他不敢将这句话代入到恋人的氛围之中,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师姐十分善良,单纯,对于男女之间的情爱故事可能完全不懂。

  说出这句话的初衷,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自己。

  不让自己再受到任何伤害。

  唐青不断的提醒自己,这只是一位善良的师姐对师弟的关爱,牵扯不到任何其它的东西。

  稍稍平复自己的心绪之后,唐青便将话题移开,随后凝声问道:“小花它真的能同时带上我们两个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花。

  它的厚背虽然宽阔,但同时坐上两个人还是会显得拥挤。

  若是和师姐一起坐上去,只怕有些太过于亲近,不合礼数。

  想到这里,唐青便觉得有些为难。

  月牙却在这时说道:“这一次我们不用小花来背。”

  看着唐青有些疑惑的眼神,月牙轻轻笑道:“小花的速度虽然快,但是也只适合赶路,而无法突破藏书楼周围的无数道禁制,以及七位人神的神念感知。”

  唐青闻言稍稍皱眉,再次问道:“那该如何?难道要先破开那些禁制,再将七位人神给引开?”

  月牙说道:“那倒不用,想要进入藏书楼,只要不惊动那些布满杀机的禁制,还有七位人神便好。”

  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办法。

  唐青的眉头皱的更深。

  月牙却始终面色平静,看不出半点担心。

  她忽然看了小花一眼,准确的说,是看了小花脖子上挂着的那个白色口袋一眼。

  唐青自昆仑城的荒原中见到小花的那一刻开始,便注意到它的脖子上一直挂着一个古怪的白色口袋。

  和它那一身黑棕色的毛发显得极不搭。

  那个白色口袋看上去瘪瘪的,浅浅的,不像是能装什么东西。

  每当轻风吹过时,白色口袋便会在小花的脖子上飘来飘去,像是没有任何重量。

  一直以来,唐青都以为那个白色口袋只是挂在小花身上的一种低级的审美搭配。

  可是此时当他发现师姐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个白色口袋上之后,他才意识到,那绝不是一个简单的白色口袋。

  短暂的沉默过后,唐青问道:“那个白色口袋有什么特别之处?”

  月牙将目光收回,看了唐青一眼,简单说道:“那不是一个口袋。”

  唐青不解,眉头皱的更深,他刚想再次开口,月牙却很快说道:“那里面,是小花独有的一个世界。”

  话音刚落,唐青满脸震惊,眼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在这个人间大陆所划分的修行领域中,只有修到了七境圣人的巅峰之处,才有那个资格和能力,在人间大道的规则之下,创造出另一个世界。

  在那个独有的世界里,圣人是无敌的。

  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能在一位圣人独有的世界中,将其击败。

  哪怕是另一位圣人也不行。

  唐青曾经听闻过圣人领域的传说。

  传说中,东海草庐,南山丘陵,西域神殿,北漠黄沙,包括唐国的国界,便是当今五圣人各自创造出的独有世界。

  他们在自己的世界中修行,历练,参悟生死大道,甚至建立国度,蓄养兵马,以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态度,去不断壮大着独有世界的力量和空间。

  传说之所以只是传说,是因为没有人有资格,有能力站在和圣人同样的高度,去探寻那个境界的真相。

  但是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那样的传说,有着很大的可信度。

  因为圣人实在是太强了。

  强到可以改变世间的一切。

  强到可以决定所有人的生死。

  强到世间无他们不可为,不能为之事。

  所以自然便也强到可以随意的毁灭,或者创造出另一个世界。

  但是这样的强大,从来都只属于人间的巅峰圣人。

  而不会属于一头整天不是睡觉,就是傻乐的小毛驴。

  除非,这头小毛驴,也已经到达了圣人之境。

  在今日之前,唐青绝对不敢去想,始终给人憨憨感觉的小花,会是一头比肩圣人的神兽。

  但是此刻,夜风之中,他望着小花脖子上的白色口袋,回忆着小花曾经背着自己上天入地的各种英姿,再想想师姐对小花能带自己进入藏书楼一事的强大信心,忽然觉得,似乎真的有那个可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