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夫子与书生(一)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零九章 夫子与书生(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百零九章 夫子与书生(一)

  黄昏的光景在高山之巅停留许久,似乎并不想离去。

  那一抹夕阳下的红光当空而下,落在了高山之间的那座小庙中,将其染成了一抹似血般的浓郁色彩。

  老夫子就在那一片红光的映衬之下,自高山之巅走到了小庙门前。

  他仰望着苍穹之边将要隐没的夕阳,感受着黄昏时分的萧瑟气息,心头的愁绪变得愈发浓厚。

  叹息声亦更浓。

  他在这一日里向人间五圣人传达了自己的意志,想到有他们的帮助,对抵御人间之外的那份劫难,便又多了几分信心。

  只是却依然没有十足的把握。

  无论是自己,还是将要与自己并肩的五圣人,都已是人间最极致的几股力量。

  但他们的力量一定是有限的,关于这些,在过去漫长岁月的坚守抵抗中,老夫子已经有了很深的体会。

  而人间之外的那份劫难,却在时间的推移之下日益增长,不断膨胀,几乎要将世间的一切都给吞噬。

  所以他们能挡住一时,却挡不了永远。

  早晚都会有败退的一天。

  若是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之中,五圣人也和自己一般感觉到了疲倦,甚至力不从心,那这人间重担,接下来该由谁来抗下?

  老夫子的心里自然便想到了唐青。

  在他看来,未来的唐青,就是现在的自己。

  早晚有一天,那个心思沉静的唐国少年会成长为一位通晓天下的人间小夫子。

  守护这个世界的重担,最终难免会落在他的肩上。

  只是到那个时候,在这个世界上,会不会出现新的五圣人,和唐青并肩站在一起,来抵抗来自人间之外的那份劫难?

  即便老夫子掌控了人间气运,能看透众生前世今生来世的因果机缘,却也无法真正看透天选之人的命格。

  所以他并不知道未来的唐青会是怎样?

  依然孤身向前?

  或是千万人相随?

  正是因为疑惑,所以老夫子感觉很是烦躁。

  生而知之的他,第一次有了困惑的烦恼。

  他在小庙门前思索了很长世间,总觉得自己还需要做些什么。

  自己的帮手虽然已经找到,但那几乎掏空了人间全部的巅峰力量。

  一旦世界终点处的那份劫难太过于汹涌,这些力量还是无法抵挡,甚至最终全军覆没的话,他总还是要给这个世界留下一点希望。

  唐青是未来。

  但成长的时日太过于久远,暂时靠不住。

  所以他还需要一个现在就可以依靠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就算还比不上自己,至少,也要和人间五圣人站在同一个层面上。

  老夫子心念流转之间,想到了一个人。

  短暂的犹豫过后,他决定去见见那个人。

  于是就在夕阳沉沦而去的最后关头,老夫子看了一眼渐沉的光色,双眸之间的黑白二色异芒再次出现,直接划破长空,刺透黑暗,穿越千万里之遥,落到了唐国的领域中。

  此时唐国城门前的那条大道已经被黑暗吞噬,看不清任何东西。

  人声隐没,万籁俱寂,天地万物像是都已经隐没于黑暗之间,悄无声息。

  只是高大的城墙下,那扇宽敞气派的大门却还没有闭合,依然大开于前方,像是等人归来。

  一列兵士盔甲裹身,冷刀在手,像一头头黑暗中的猎狼般守在城门前,一言不发。

  他们身上的气息虽不强,大概只有三境守心的修为。

  但当他们悬刀而立,冷眼潜伏的时候,却能让人感觉到有一股极强的肃杀之意从他们当中袭来,惹人心慌。

  而在那一列兵士的正前方,站着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书生。

  书生身形高大,面色沉静,双眸之间藏着一片浓郁的星光,星光之下,则有一丝古老的韵味隐于其间,似有无穷的智慧。

  他的腰间竖着一本古籍,古籍翻开在其中的某一页,任凭夜风吹拂,那一页的纸张也没有丝毫的晃动,仿佛定格成永恒。

  每隔一段时间,书生都会将手覆于腰间的那本古籍上,停留片刻后,再缓缓松开。

  然后他就会抬头望向头顶的那片夜空,双眸间星光闪耀,将繁星点亮,美丽而神韵莫名。

  城门前的那一列兵士望向书生时,眼中的冷厉和肃杀之意便会在瞬间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敬意和尊崇。

  似乎在他们眼里,眼前的书生就是天地间的真神。

  事实上,对于唐国的所有子民来说,这位书生确实是犹如神明一般的存在。

  就连沧海,昆仑这二位已入人神境的上将军都对这位书生保有着足够多的敬意。

  而唐帝更是对这位书生无比信任,甚至将唐国的无数军政要务都交由他来处理。

  因为书生是唐国最有智慧的人。

  也是唐帝亲封的大祭司。

  除了唐帝自己,几乎没有任何人的地位能够超过他。

  这样身份尊贵的一个人物,理应不该有任何的烦恼才对,可是今夜,他在夜风之间仰望星空时,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是落寞,双眸间亦藏起了一丝莫名的愁绪。

  星光依旧灿烂,带着数不清的玄妙气息。

  可突然间,漫天星光之间却突然闯进了一黑一白两道异芒。

  黑芒幽暗,比夜色还要深沉。

  白光璀璨,比星光还要耀眼。

  当这两道异芒刚刚出现在星光中的那一刻,书生的表情稍有变化,似是有些意外。

  他缓缓低下头,没有转身,只是对着自己的身后挥了挥手。

  城门前的那一列兵士没有任何犹豫,瞬间退下,隐于黑暗之中。

  书生则在下一刻眨了眨眼睛,星光尽退,藏于双眸深处,隐而不现,夜空中的点点繁星亦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苍穹之间只留风声萧萧,以及黑白二色异芒在来回流窜。

  沉默了片刻后,书生再次抬起头,盯着夜空中的黑白二色异芒,凝声开口道:“请夫子显圣。”

  这句话刚刚落下的瞬间,千万里之外的高山小庙前,老夫子微微昂起头,像是一位学堂严师一般摆起了架势,他将身上的那件披风大氅稍稍理顺,然后将右手上的那把戒尺横在了左手手臂之间,面色沉静,气息深沉,伴随着一阵正气浩然的读书声,他一步踏过,走向夜空。

  脚步微动之时,他的身形便已经在小庙前消失。

  那阵响亮的读书声自夜空一路向前,飘向苍穹,瞬息之间便传遍千万里,来到了唐国的夜空下,也落入了那位书生的心里。

  几乎是在同时,夜空间的黑白二色异芒开始汇合聚集,最终凝成了一对眸子的形状,与苍穹间显现。

  老夫子目露神光,自夜空缓缓走过,来到了书生面前。

  那一阵读书声于他身前凝集,最终缓缓隐去,像是一场授课的落幕。

  而对于城门前的书生来说,却是一场授课的开始。

  夫子深夜来此,必有指教。

  所以书生于夜色间短暂平视后,便突然恭敬拜下,轻声道:“恭迎夫子。”

  自夜空那道黑白二色异芒的出现,直至夫子现身,其间的过程其实很短,几乎就是在几个呼吸的关头。

  可书生却没有丝毫的怠慢,一请二恭敬,像极了学生拜见老师时的态度。

  以书生在唐国的身份,本是高高在上,几乎不会向任何人低下头,更别说这般尊敬。

  可站在他面前的是人间老夫子,那便就理所当然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书生缓缓抬起头,与夫子对视,然后再次开口,问道:“夫子有何指教?”

  老夫子的目光自书生身上轻扫而过,感受着对方体内愈发强盛的星光和儒者气息,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次我来唐国,不是为了指教你,而是有事所托。”

  这句话刚刚落下的瞬间,书生便皱起眉头,似是有些意外。

  他轻轻笑了起来是,随后说道:“夫子说笑了。”

  老夫子摆摆手,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他认真说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书生嘴角的笑意渐渐隐没,他摇头说道:“我只是觉得以夫子的能力,人间大道之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能难倒您?”

  老夫子沉默了片刻,然后紧紧盯着书生,沉声说道:“人间之事自然难不倒我,但若是人间之外呢?”

  听到这句话后书生脸色微变,他的眉头皱的更深,转而说道:“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老夫子没有去回应这句话,而是话锋一转,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处在怎样的一个地方?”

  书生思索片刻,说道:“人间真正顶峰处。”

  老夫子点点头,叹息道:“所以一抬头,一转眼,便能看到人间之外的风景......那也是你,以及五圣人一直向往追寻的地方。”

  书生沉默以对,他知道夫子的话还没说完。

  果然,他很快便听到老夫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那些风景,可能并不如你们所想象的那般美丽,若是见到了,只怕就躲不掉了。”

  闻言至此,书生眼神渐渐凝重。

  心绪也默然低沉下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