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失落的百里断江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失落的百里断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失落的百里断江

  这些话说的很是平静,没有刻意的炫耀或嘲讽,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百里断江出了三剑。

  而不苦接下了三剑。

  按照百里断江自己的承诺,这场战斗便算是不苦赢了。

  但问题就出在这。

  不苦怎么会赢?

  一个是自出生时便被整个世界所关注的剑圣传人,一个是自小便隐没在衰败龙虎山的苦修小道士。

  他们身份悬殊,机缘不同,对这个世界的意义也很不一样。

  这原本是一场结局清晰的战斗。

  没人觉得不苦能抗得下百里断江的三剑。

  尤其是,他的第三剑,比面对宁小龙时所挥出的那一剑要更强,更灿烈。

  即便是擂台下骄傲冷漠的冷笑笑,在看到百里断江的最后一剑时,也不由的握紧了双拳,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关于那个在擂台中疲于防守的龙虎山小道士,没有人觉得他能在最后一剑下撑下来。

  甚至擂台外已经有神院的五境医官在静静等候,一旦不苦被剑意所伤,陷入死地,他便要上去擂台救人了。

  每一个人都在等着不苦倒下。

  却没想到,最终却是那把剑先退下。

  不苦在擂台间站着,依靠着身后的笔力擂台,稳如龙虎山。

  而百里断江已经在原地沉默了很长时间,他一直都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身体也不似从前那般笔直,有些微微的佝偻,像是被这场战斗沉重的结局压弯了脊梁。

  直到不苦开口说出那句话,他才慢慢将头抬起,只是身姿依然有些弯曲,带着几许清冷的气息。

  他拎着南山之剑,眼中渐渐出现了一丝迷茫。

  似乎仍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但他最终还是开了口,声音很是低沉:“我没想过自己会输。”

  “我想不止是你,在场的应该没人觉得你会输。”

  失去了剑气的侵袭,不苦身上的伤势正在一点点恢复当中,他将视线从上身那些可怕的剑痕中收回,望向了百里断江,平静说道:“但正如我之前所说,如果你觉得三剑还不够,大可继续挥剑,这场战斗还可以继续。”

  百里断江听到这句话后皱起眉,有些不悦。

  不苦却仿佛猜到了他的心思,很快补了一句:“承受了三剑之后,我已经身受重创,虽然我承认自己还留有后手,但我相信你也依然犹有余力,所以这场战斗原则上并没有结束,如果仅仅因为你的一句承诺便定了胜负,对我而言自然是收益良多,可对你自身而言,却有些不太公平。虽然我很想赢,但我更希望公平,对每一个人都公平,包括我的对手。”

  这些话落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百里断江都没有再说话。

  他只是盯着不苦,眼中带着很多疑惑,像是在看什么很奇怪的生物。

  擂台外的很多人也都用那种很疑惑,很震惊的眼神望向了不苦。

  不仅是因为他竟然主动要求百里断江继续出剑,从而让人觉得他有些缺心眼,装过头,得了便宜还卖乖。

  更多的则是因为他话里的那四个字:留有后手。

  和百里断江一战,接下了对方如今最强的一道剑意之后,竟然还能留有后手?

  这不苦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怎么打赢一架后就开始吹牛了?

  人们自然不相信他还能继续战斗,若是百里断江选择继续出剑,只怕不苦就真的要倒在擂台上了。

  可百里断江却对不苦的话深信不疑。

  因为在自己的最强剑意极尽摧折之下,不苦掌心间的那道好似龙虎山一般坚韧的青色结界,始终没有破裂。

  若是自己继续出剑,对方自然便能继续扛下。

  而百里断江于此刻扪心自问,第三剑落空之后,他便已经泄掉了一身的战意和心气,今日可能再也无法挥出如同第三剑那般灿烈的锋芒。

  此战,已败。

  败得彻底,败得心服口服。

  百里断江叹了口气,最终将手中长剑收回,覆于身后。

  他稍稍挺直了身子,却依然对着不苦保持着躬身弯腰的姿态。

  他的眼中冷漠和骄傲并存,仍是那般光芒万丈,似乎并没有比往日里少了多少风采。

  只是在望向不苦的时候,那一丝冷漠和骄傲之后,又多出了几分莫名的尊重。

  他说道:“在你我交战之前,我一直都以为人间俗世中只有阿刁这一个怪胎,能以草莽之身对战圣人之后并且能保持不败,却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一个你。世界很大,处处都是惊喜,我想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可能真的要放低姿态......圣人之后的名头,将我束缚了太久,无论是眼光还是实力,都已经跟不上这个世界的节奏。”

  人群愈发沉寂,带着更多的疑惑和震惊,似乎没想到百里断江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这还是那个无比骄傲,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剑圣传人?

  就连冷笑笑都皱起了眉头,他看着百里断江,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眼中兴起了一抹微暗的嘲讽。

  不苦也有些意外,他说道:“百里少侠未免太过于谦虚,即便此战你无法将我击退,但我自问也无法将你打败。而我始终认为,若你坚持再战,以南山丘陵的剑术和底蕴,最终输的那个人仍然是我。”

  百里断江摇摇头,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沉默了片刻,不再理会不苦,而是面向了擂台外的千万人潮,就在风声渐寒的那一瞬间,他认真且郑重的说了一句话:“此战,我输了。”

  声音不大,语气不浓,但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

  不等人群做出反应,甚至连议论声都没有响起时,百里断江便将视线移开,望向了神院阵营中沉稳肃立的周例外,然后说道:“劳烦周教习开门。”

  此话刚落下,周例外便点点头,手中长笔轻抬,擂台间的无尽笔力顿时缓缓流动,很快便汇聚成了那扇大门的形状。

  “此战,龙虎山不苦胜!”

  周例外的声音刚刚响起,百里断江便开始平静迈步,他面无表情,覆剑而出,虽仍有骄傲,却再也没有将身姿挺得似从前那般笔直,双眸的深处,更是藏起了一抹深沉的失落。

  这位来自南山丘陵的剑圣传人,此番下山,历经人世,已经不止一次经受过这般的挫折。

  南山剑道早已不再是一片坦途,此前多了阿刁这片泥泞,现在又来了不苦这座山,日后的日后,还会有怎样的障碍落入剑道之上?

  百里断江低眉沉思,默然无言,很快去到了擂台之下。

  所有人望着那个孤独且骄傲的背影,至今仍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输了。

  而当人们再望向擂台上裸露着上身,浑身布满了可怕剑痕的小道士时,他们的眼神变了。

  变得崇拜,变得尊重,变得无比热切。

  没落的龙虎山,怕是要因此战而崛起了。

  人群开始热闹起来,很多人开始对着不苦大声叫好,直夸他替人间宗门争回了面子。

  也有不少人围住了不苦的三位同门,一顿甜心炮弹狂轰乱炸,死命的套起近乎,奈何龙虎山的那三个人愣是铁石心肠一般没有半点回应,他们仍是稍有愁苦般望着擂台上的不苦,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

  即便不苦扛过了那三剑,百里断江认输退下,他们也没有任何开心的意思,就像是三根枯死的木头。

  此时人声愈发吵闹,言辞交谈间再也没有提及百里断江。

  若是放在以前,百里断江肯定不当回事,因为他有着自己的骄傲,在他的世界里,圣地之外的人皆是庸庸草包,所以别人说了什么他根本不想去理会,只觉得好笑。

  可是此刻,战败后的百里断江听着周围的那些声音,却无法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从来万众瞩目的他,什么时候这般被冷落过?

  若是以前,他肯定早就拔剑杀人,

  只是如今即便人群再怎么聒噪,他也无可奈何,因为他已不是此间的主角。

  擂台下,百里断江沉静的低垂着眼眸,倍感失落。

  唐青和阿刁就站在他的身旁,想安慰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最终还是百里断江先开了口,只是简单的两个字:“抱歉。”

  他失落的缘由之一,自然是因为没能延续南山丘陵的骄傲。

  但还有一点,是没能按照预想的计划替唐青解决掉可能会遇到的麻烦。

  没能打败不苦,自然便没有机会去挑战冷笑笑。

  落在唐青和阿刁身上的担子便会加重,而这场玄武榜之争的最终结局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想到这里百里断江便有些自责,眼中的光色渐渐敛去,失落意渐浓。

  阿刁却是没来由的笑了笑,他提了提手中的古刀,说道:“放心放心,有我在,没意外,剩下的人就交给我好了。嘿嘿,从前以为扮猪吃虎这一招只有我会用,却不想不苦那个小道士用的比我还得心应手。龙虎山这一代的小道士可个个都是能忍的狠角色啊,看不苦的那三个同门,从始至终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欠他们钱呢!”

  百里断江摇头苦笑,默然不语。

  唐青却在这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说道:“不必自责,就算我最终没能夺魁,依然会随你去南山丘陵走一趟。”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