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选阿刁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选阿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选阿刁

  场面再次陷入僵局。

  卓星辰站在擂台上继续提拳问战。

  台下的参战少年则仍半天没有动静。

  时间缓缓流过,很多人的目光一直都在冷脸重拳的卓星辰身上,他们眼中满是敬畏,像是在看一位战神。

  北小剑有多强那些人间修士最清楚。

  当初江山社稷图中兽潮来袭时,北小剑孤身一人冲入兽潮之中挥剑而杀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那时的他们就觉得以北小剑的实力,就算不是神院和圣地那几位天才少年的对手,至少也不会相差太远。

  可是此间第一战,北小剑却几乎全程被卓星辰碾压,剑断人伤,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若不是周例外强行破坏规则将他救出来,只怕那位一剑山庄百年来最有天赋的年轻剑客早就在重拳之下化作一滩血水了。

  可即便如此,被拳意摧折的北小剑最终能否活下来,依然是个问题。

  神院的医馆将他带走后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想来是伤势太过于严重,连早已入了五境的医馆大人都感觉有些棘手。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渐渐将北小剑抛在了脑后,心思和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擂台上。

  第二战,尚未有人登台。

  除了孤龙山的少主宁小龙气不过曾想要登台挑战,却仍被不苦拉住以外,其他人则直接无视了卓星辰。

  他们带着各自的心思在台下固守,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

  卓星辰眼中的战意早已变成了不屑。

  他的眼神自台下参战少年身上一一扫过,尤其是在冷笑笑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双眸之间冷光骤凝,带着极狂妄的挑衅。

  可是冷笑笑压根没打算理他。

  他的心神始终放在唐青腰间的那把短剑上,这才是他此间唯一的对手。

  即便卓星辰以无敌之姿打败了北小剑,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也依然无法让这位魔圣传人提起更多的兴趣。

  因为在他看来,若是此前和北小剑激战的是自己,对方就绝对无法活着走下擂台。

  他一定会在那位周教习出手相救之前,重拳而落将其击毙。

  杀人这件事,他自问比卓星辰要老练的多。

  对于一个杀人都不太干脆的家伙,冷笑笑觉得自己没必要太过于理会。

  而此刻的卓星辰渐渐出现了一丝不耐烦,他最终将视线转到了周例外那里,冷冷说道:“难不成一直没人登台,我就得一直在这里等着?”

  说到这里,他很快的昂起了头,就在呼啸奔腾的拳意之下,阴阳怪气补上了一句:“怎么这些从江山社稷图里杀出来的人,平日里一个个都眼高于顶,真到了大战关头,却成了缩头乌龟?”

  这句话刚刚落下,原本就有些冲动,想要登台替北小剑出口气的宁小龙顿时暴怒,他一步向前,便准备跨过那扇笔力大门,好在不苦一直在身后拽着他,要不然以宁小龙的脾气还不得拼了命的死战。

  以不苦的看法,若真打起来,宁小龙十有八九会输,而以这位孤傲少主的心性,打死他都不会投降,结局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这第二战,神院的那位周教习怕是不可能再出手相救了。

  到时候人间宗门便只剩龙虎山一脉孤军作战,这绝对不是不苦想看到的。

  而这位肩负了龙虎山道统的小道士则完全不在乎卓星辰说了些什么,无论是挑衅还是鄙夷,他全当听不见。

  龙虎山这些年受过的冷眼和嘲笑难道还少了?会差这一回?

  而场间的另一位小道士江河的心态则更好,他似乎完全没有将卓星辰的嘲讽当回事,一直在心里默默念诵着道藏真言,偶尔会抬起头往四周环视一眼,然后轻声抱怨着:“我年纪小,躲后面不碍事,其他人却连吭也不吭一声,这就有点过分了,难怪那个卓星辰越来越嚣张,圣地的脸都被他们给丢光了。”

  和江河一般心态的自然便是佛圣传人九儿,他只是静静的唱着佛经,完全不把卓星辰的话当回事。

  反而一直在心中念叨着三个字:“打起来!”

  百里断江自然不似他们那般好心态,骄傲如他,听到卓星辰的话第一反应便是拔剑。

  可是转眼便看到唐青一脸平静的对他摇了摇头,然后便是阿刁抱着刀吊儿郎当没半点反应的样子,这位本是有些愤怒的剑圣传人心头微静,握剑的手亦是松了松,只是望向卓星辰的眼神中,则带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清冷战意。

  而此时,周例外的声音再次传来:“若无人登台,你大可自选人交战,只是若对方不愿登台,你也不可强求。但想来此间参战的诸位都有着自己的骄傲,你若邀战,对方没理由不登台。”

  话刚落下,人群中便有人拍掌道:“好戏来了!传闻卓星辰一直都把冷笑笑当成是真正的对手,此战他一定会选择冷笑笑!这二位一个来自神院,一个来自魔宗圣地,且都是以拳搏杀的猛人,这一战可有的看了!”

  此话一出,无数人应和。

  就连冷笑笑自己都微微抬起了头,眉眼微凝,双拳缓缓握紧。

  在他看来,若是让卓星辰自己选择战斗的对象,那必然会是自己。

  尽管他不想把力气浪费在卓星辰身上,但为了自身的骄傲以及魔宗的威望,他也不得不出手。

  于是擂台下,一股战意漠然兴起。

  冷笑笑抬眼而望,拳意开始聚集,在身前呼啸,只等卓星辰再次开口的瞬间,携拳参战。

  这位从北漠黄沙的地狱里爬出来的冷厉少年从来不会拒绝任何战斗,此前他为了那道剑意已经忍了很久,这一刻,既然卓星辰自己要找死,那他不介意以此战来告诉对方,究竟谁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杀神。

  心念至此,冷笑笑平静的往前迈了一步,准备在第一时间内跨过那扇笔力大门,去到擂台上,然后用最快的时间解决这场战斗。

  只有这样,他才会有足够多的休息时间,来恢复自己即将损耗的真劲和神识。

  以完美的姿态去面对那道可怕的剑意。

  可是他的脚步刚刚迈开,便又很快落于原地。

  提起的双拳也有些微微凝滞,魔气仍在翻涌,却带上了几丝迟疑。

  他抬起的头没有低下,眼中战意亦未曾涣散,只是却多了些意外。

  因为卓星辰突然开口了:“第二战,我选阿刁。”

  声音不大,语气不浓,吐字却很清晰。

  冷笑笑盯着卓星辰,眼中战意很快化作一股凌厉的杀意。

  这句话对他而言,伤害性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难道在卓星辰眼里,自己还比不过一个无赖?

  外围人群中的议论声戛然而止,所有人望向擂台中提拳而立的卓星辰,有些不太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

  直到卓星辰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再次重复了一句:“我选阿刁。”

  此时就连始终平静处之的周例外都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卓星辰,过了很长时间才开口道:“你是在报复我吗?”

  卓星辰沉声道:“我不知道您什么意思?”

  “你应该知道,阿刁是我的学生,也就是说他也是神院的人,和你同处一脉。此次一战,你二人皆代表神院出战,理应站在同一立场。”

  周例外看着他,眼中带着从未有过的认真,然后继续说道:“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此前我确实把他当作神院的人,所以即便是在江山社稷图中也一直处处忍让,甚至曾一路同行。”

  卓星辰声音愈发冰冷:“可是周教习您自己却是本末倒置,似乎忘了究竟谁才是您应该保护的人......既然北小剑被您当作一个例外给救了,那您的学生若陷入了同样的境地,我想知道您该怎么办?”

  周例外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我想提醒你的是,阿刁不是北小剑,你的拳头在他的刀下可能占不到便宜。而我说你二人应该站在同一立场,不仅是为了神院考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

  卓星辰听到这里眉头已经开始皱起,眼中恼怒顿生。

  周例外却继续说道:“你跟白夜行关系那么好,应该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

  听到白夜行这三个字,一直没说话的边之唯撇撇嘴,重重的哼了一声。

  卓星辰则更是惊怒万分,他冷冷开口,杀气四溢:“那此战更是在所难免!”

  话一出口,他不再理会周例外,甚至连李青山不断示意的眼神都视而不见,直接提拳面向阿刁,暴怒道:“上来!”

  可怜阿刁真的是人在台下站,祸从天上来。

  他心想老师您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卓星辰原本只是对您之前所为心存不满,所以想要找我来撒撒气,只要我稍微说几句场面话,也许就将此事揭过去了。

  这下好了,扯到白夜行身上,以他二人的关系,还不得玩命的整我,替他的好兄弟报仇?

  我虽然不怕他,但多少也是个麻烦,尤其此战关乎到神院的名声,可不能乱来。

  心念至此,阿刁便很是幽怨的看了一眼平静肃立的周例外,直到对方感到有些不自在,将眼神稍稍挪开后,他才转过头,望向了卓星辰,稍微组织了措辞,然后说道:“规则上是不是说,如果对方不愿意登台,是不可以强求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