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赌局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赌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赌局

  周例外的话刚刚落下,人群中的议论声瞬间消失。

  所有人静静的看着立于玄武榜前那个平静淡然的提剑少年,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世人皆知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唐国,乃是人间第五处圣地。

  唐国人很多,子民千千万,文臣过千,武将上万,兵马军士更是数不胜数。

  这些人的祖先上辈自建国之初便扎根于唐国领土,世世代代皆是唐国臣民。

  唐国地很广,麾下治理十七城,一城皆是一小国,屹立在人间大陆数千年,边域辽阔。

  正是因为唐国地广人多,所以生活在此的臣民经历了无数年的开枝散叶,传宗接代后,其后世之人的姓氏,极尽繁杂,已不下于百家。

  有人姓李。

  有人姓孔。

  有人姓曹。

  也有人姓高。

  ......

  他们可能来自寻常百姓家。

  也可能是唐国一名将,一文士,一宦官,或一书生。

  但这么多的姓氏和身份中,有那个资格姓唐的,却只有一家。

  便是唐国皇族。

  也就是唐帝的后人。

  唐帝自很多年前便已晋升圣人之位,以武破境后,他没有似其他几位圣人一般远隔人世,潜心修炼,一心只求大道,

  而是立足俗世,开始一砖一瓦,一城一邦兴业创国。

  在数千年的岁月中,唐国起势,不断往外扩张,它的边境越来越广,修行者也越来越多,直到在这个世界上,没人再敢去挑战唐国威严的时候,那位神秘强大的唐国帝圣这才渐渐隐于幕后,藏在唐国的深宫之中俯瞰整座大陆。

  对于所有人间修士来说,唐帝是神秘的。

  人们只知道他姓唐,以帝为圣号,却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

  后世民间也少有关于唐帝的记载。

  可是关于唐帝的后人,却一直都是这个人间最多见的话题。

  茶余饭后,总有人拿来说道。

  千年岁月,唐帝和后宫三千妃为唐国生下了千多名公主,却始终没有一位皇子来继承他的帝位。

  直到十六年前,凤后终于生下了一位皇子,不料却是个病种。

  他连似平常人一般安安心心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更别谈能在未来的某天去继承帝圣之位。

  传闻那位皇子十六年来原本一直躲于唐国深宫之中养病驱邪,却忽然在几个月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而离开了唐国。

  唐国皇子拜走天下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座大陆,当人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唐国抛弃了这位皇子,任他自去,不再管他的死活。

  此事初始在人间被念叨了很久。

  而后逐渐淡忘。

  直到此刻玄武榜前,周例外念出了唐国和唐青的名字,那些人间修士才似乎打开了记忆的那扇门,想起了唐国皇子的故事。

  在他们的记忆中,唐国的那位皇子,似乎就叫唐青。

  人群安安静静,所有人目光聚于唐青脸上,心中各有情绪。

  很长时间的沉默过后,不知是谁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是说唐国的那位皇子天生风寒之体,受不得风吹,更没法修行?可是这个人已经是三境守心的修为,显然已经修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莫非是个冒牌货?”

  这个声音很小,可是在如此安静的氛围下,就变得清晰可闻。

  既有人带头,议论声便又起:

  “还有人敢冒充唐帝的儿子?这是找死不成?虽说那位唐国帝圣终年躲在深宫之中不见人,可是传闻他手下的兵将门士却遍布整座大陆,若是知道这小子敢冒充自家小主子,唐国的那些兵将门士还不得把那小子给生吞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小子既然敢冒充唐国皇子,必然有所依仗,我猜他背后一定有个大人物撑腰。”

  “什么样的大人物能大得过圣人?我看这小子要么就是不想活了,存心找死。要么就是太醉心于成名,想说些疯言疯语来博人眼球。就看他到时候怎么收场。

  “世事无绝对,依我看,这人没准真的是唐国皇子,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修行界。”

  “我呸!唐国皇子离开唐国才多久?不过几个月时间吧?几个月时间就能让他从一个普通人摇身一变成了三境修士?你当修行如喝水一般简单吗?”

  “你总不能以自己为标准,修行了二十多年还在知命境徘徊,便觉得其他人都和你一样。他可是唐帝的儿子,修行天赋自然高,不要说三境,便是入了四境我也不觉得奇怪。你再想想,当年唐帝也只是一个山野少年,可他以武入世,出道即巅峰,一举破境成圣,直至站在人间巅峰。这其中的过程,可也没多久?”

  “那只是传说,传说怎么能信呢?”

  “你就是嘴硬!就等着打脸吧!”

  ......

  人群纷扰,各有说辞。

  他们的声音也不再刻意压低,而是开始肆无忌惮的讨论起来。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做庄开赌,若唐青不是皇子则一赔十,若是的话,则一赔百。

  一时间人们争相竞猜,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是选的一赔十。

  只有极少数人带着侥幸心理买了个一赔百。

  场间热热闹闹,像是变成了集市。

  卓星辰听着人群中的嘈杂之音,眼中杀气滚滚,骂了声一群白痴。

  四位圣人之后没有过多的理会那群人间修士,他们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唐青身上,眼神微凝,心绪不一。

  不苦,宁小龙,北小剑等人只是看了唐青一眼,便将目光收回。

  无论对方是唐国皇子,还只是一个冒牌货,对他们而言都不重要。

  因为在他们眼里,他就只是一个三境修为的普通修士。

  玄武榜之争的最终决战看的不是身份,而是实力。

  一直没再说话的李青山和边之唯往人群看了一眼,眼中带着从始至终的鄙夷神色。

  尤其是边之唯,他本来就被周例外气出了一肚子火,现在见那些人间修士竟敢在玄武榜前公然开赌,这位藏书楼的管事人当即冷哼一声,便欲上前展现神院的态度和威严。

  只是他刚迈步,一支长笔便伸了出来将他拦下。

  边之唯抬眼怒视周例外,冷冷喝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不想你跟那些人起冲突,毕竟来者是客。”

  周例外没有去看边之唯,而是将视线望向了人潮,那里,阿刁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了一大把银票,加入了赌局。

  这位天地神院的教习老大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他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尽量平静着语气说道:“小赌怡情,玩玩也无妨。”

  边之唯再一次吃瘪,想再争论几句,却又被李青山劝下。

  他眼中的怒火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不知何时就会爆发。

  而人群之间赌势正盛,尤其是当阿刁抱着一把银票狠狠的拍在了一赔百的庄家那里时,更是有欢呼声惊起。

  那位庄家认出了阿刁,知道他已经是玄武榜上的人物,言语间便多了几分客气。

  “阿刁大爷,您可要想好了,这几千两银票可不是闹着玩的。”

  庄家话这么说,一只手却已经把银票按住,笑道:“您要是想退出,现在还来的及。不过我看阿刁大爷您出手这么阔绰,又这么有原则,应该不会轻易退出吧。您要是运气好赢了,可就是十几万两的银子!”

  阿刁喝了口酒,昂头说道:“退出?怎么可能?”

  此话一出,庄家顿时放下心来,他将手挪开,刚想再拍几句马屁,却见阿刁突然又从破烂麻衣里摸出了几千两银票,一把拍下。

  “不过只赔十几万两银子实在太少了,我再压几千两!”

  还没等庄家反应过来,阿刁忽然又将手中那把古刀立在了赌局中,嘿嘿笑道:“此刀伴我一生,感情深厚,加上削铁如泥,杀人无数,算得上一把神兵。我就算是一万两银子吧,也一并压了!”

  一片哗然。

  庄家看着那把古刀苦笑道:“我说阿刁大爷,您这宝刀还是留着自个儿用吧,我这小本生意儿可赔不了您几百万两银子。您的银票就先放这,若他真的是唐国那位皇子,我们大伙儿就给您凑个几十两万银子出来。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您要是输了,可别仗着自己的刀口快,就不认账了。”

  阿刁顿时喷了庄家一脸口水,大骂道:“当老子这么没赌品吗?”

  庄家讪笑着摇摇头,没有接话,反而是忽然矮着身子问道:“我看您可是把全部身家都赌上去了,就这么有自信吗?他真的是唐国的那位皇子?”

  阿刁挑了挑头顶的斗笠,露出了自己清亮的双眸,他看着庄家笑道:“不然我会这么傻把我下半辈子的酒钱都砸进去?”

  听到他这么说,庄家心里一沉,忽然有了种不详的预兆。

  他吞了口口水,全当阿刁是在虚张声势,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不会吧,您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

  阿刁不再理他,而是忽然转头望向了唐青,他的笑声渐渐放肆,随后大声问道:“你是唐国的那位皇子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