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漫长的冬天终将过去(一)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漫长的冬天终将过去(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二章 漫长的冬天终将过去(一)

  再晚些时候,不苦终于将掌心间的那道青色光幕收回。

  他站在满地的血水之间,望着周围数不清的碎尸断角,以及早已和血水融为一体的凶兽脑浆,觉得有些恶心。

  他叹了口气,随后便将眼神转向了身边的三位龙虎山同门,示意他们尽快休养生息,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损耗的真劲。

  这片兽潮来去之间迅速莫名,且没有来由。

  天知道它们会不会又在下一个夜晚降临之前再次来袭。

  所以必须时刻准备着。

  北小剑也已将长剑收起,身姿似剑般笔直。

  他的眼中剑意凛冽,带着几分孤冷气息。

  这些日子的连番战斗,让这位来自一剑山庄的少年剑客身上多出了几分莫名的肃杀之意。

  剑在鞘中,剑气却悄悄弥漫在此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锋利。

  他的四位师兄弟就守在周围,同样在抓紧时间恢复体内的真劲。

  这四个人都是三境巅峰的实力,但是合力所成的剑阵却有了四境镇魂的威力。

  所以当人间修士联盟中所有四境以下者全部被兽潮吞没或逼退的时候,他们四个始终坚守,直至站到最后,并且成为迈向荒野深处的一股很强的战力。

  即便是以宁小龙的骄傲性子,在看见那道剑阵于兽潮最前方开道而行的时候,也不由暗暗敬佩,以更猛烈的拳意来表示自己的尊重。

  而通过这些夜晚的携手厮杀,宁小龙和北小剑之间的关系竟然也有了很大的缓和。

  他们本就无仇无怨,只是各自的性子一个比一个烈,谁也不服谁。

  以至于在断崖之边初见时,他们一言不合便要拔剑出拳,自此二人便结下了梁子。

  若不是龙虎山的不苦小道士一直周旋在二人之间,只怕今日他们就不会同时站在这里。

  而当他们并肩行至荒野,无比默契的在兽潮中各自厮杀,最终熬过漫长的黑暗时,这两位对彼此带着很深成见的少年终于是在温暖的阳光下,进行了一次短暂且比较平和的对话。

  “兽潮虽已退,但是随时都可能再来,你们最好先好好休整......这是一剑山庄的风雷丹,对修行疗伤很有功效,此行出门师尊给了我们几颗护身,刚好可以分你们一颗。”

  北小剑手中拿着五颗风雷丹,其中四颗递到了不苦及其同门手中,另外一颗递到了宁小龙身前。

  看着对方染红的外衣,他的神情有些复杂,然后继续说道:“就算还不是朋友,至少也曾生死与共,送你一颗丹药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宁小龙昂着头,仍是那般骄傲。

  看上去很不好惹。

  只是当北小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闪烁,眉头稍稍皱起。

  似是没想到对方竟会主动示好。

  他看着北小剑伸在半空中的那只手,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接过了那颗风雷丹,然后很是冷酷的说了两个字:“谢了。”

  声音不大,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楚。

  北小剑轻轻点头,将手收回,继续覆剑而立。

  不苦却有些意外,他看着宁小龙笑道:“原来你也会说谢这个字。”

  宁小龙有些羞恼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孤龙山的人向来很讲礼数,只是要看人。若是沽名钓誉之徒,我宁小龙只会以拳问之,但若是有真本事的人,自然是要以礼相待。”

  不苦笑着点点头,将手中的风雷丹吞下,没有再多说什么。

  北小剑却凝眼望向宁小龙,沉默了半晌后说道:“原来我之前在你眼中就是一个沽名钓誉之徒。”

  宁小龙撇撇嘴,犹豫了片刻后说道:“或许还不如。”

  “......”

  北小剑有些无语,心想你快把风雷丹还我。

  “但是现在,我知道你远比我想象得要强。”

  宁小龙与北小剑平静对视,认真说道:“一剑山庄能顶着南山丘陵的压力在人间大陆开宗立派,以剑传世,单是这份勇气和意志,便足以让我敬佩。”

  北小剑很快说道:“孤龙山向来一脉单传,数年来以一人之力立足人间宗门之上,早已是人间一美谈。山主宁人往更是早已入了五境的超级高手,数年来同境界鲜有敌手。单是这份豪情和魄力,便可当得孤胆英豪这四个字。”

  宁小龙难得的老脸一红,说道:“谬赞了......父亲他老人家常年不出山门,不问世事,近年来常感叹世人怕是早已将他忘了。”

  北小剑拱手回道:“一剑山庄的诸位长辈常会在诗酒之夜论人间英雄,除了五圣人和七人神之外,说的最多的便是孤龙山的宁山主。即便不出山门,不问世事,但他老人家年轻时候的风采早已传遍人间,谁又能忘?”

  宁小龙长叹一声,眼中的骄傲渐渐化作了一片赤诚,他感概道:“此话一定原封不动告知父亲,日后若有机会,我定会随他老人家前去一剑山庄拜访诸位剑道前辈。”

  北小剑凝声道:“如此甚好.....”

  言及至此,这二位忽然对视了一眼,双眸间尽是惺惺相惜之意。

  看得不苦一阵恶寒。

  兽潮来临之前不还是喊打喊杀,要战个你死我活的。

  如今关系为何变得这么好?

  不苦咂咂嘴,像是在回味着风雷丹的味道。

  体内真劲在药力的作用下开始剧烈翻腾,以比平常快了将近两倍的速度在血脉中运转,前几夜的战斗所带来的疲累虚弱很快便被药力带走,一股暖流渐渐自识海中升起,缓缓流向了他的四肢百骸,环绕全身。

  心里暗暗感概了下风雷丹的神奇,不苦挑了挑眉,说道:“过了,过了,你俩这态度变得也太快了些。就算不再是敌人,也没必要整的这么暧昧。小道士我可受不了这一套。”

  宁小龙清清嗓,将额角粘连凝固的血痂给清理掉,然后说道:“这叫患难见真情,小道士你不懂。”

  北小剑看着不苦,认真说道:“那些话句句肺腑。”

  冷风吹过,环绕在此间。

  在所有人脸上留下了冬日的清寒。

  不苦无奈的摇摇头,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若是人间修士都能这般团结,此次玄武榜之争我人间宗门必然有很大的胜算。”

  宁小龙听到人间修士这四个字便来气,他的双眸间寒芒渐凝,忽然卷起了一层莫名的杀意。

  “那群贪生怕死,自私自利之徒也配得上修士这个称号?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必然不会应你的话和他们结成联盟。此时看来,那绝对是我生平最错误的决定,简直百害而无一利。”

  宁小龙瞪了不苦一眼,继续冷声道:“这些人,根本不配在玄武榜上刻上自己的名字。”

  北小剑眼中闪过一丝剑意,他同样冷冷说道:“人间宗门就是因为有太多那样的人在,才一直被神院和圣地的那几位少年当成是软柿子。可能在他们眼里,来自人间宗门的修士只是来走个过场,根本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这位来自一剑山庄的年轻剑客浑身的气息骤然凛冽,带着几许隐忍和愤怒。

  不苦额角的两道粗眉微微蹙起,心情有些不太好。

  他说道:“不管怎么说,他们若还在,我们便有着人数的优势,到时候面对神院和圣地的那些天才少年,就算不是对手,以人海战术消耗他们的真劲气息还是能做到的。现在只剩下我们几人,等到最终决战的那条路,只怕会很不好走。”

  宁小龙双拳握紧,一抹深沉的拳意顿时惊起。

  他凝声说道:“我此行的目的便是为了和那几位天才少年好好打一架,他们若不在巅峰状态,打起来有什么意思?”

  见不苦脸上尽是担忧,他当即拍拍胸脯保证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你争榜首的位置。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一定会代表人间宗门去打这个头阵,到时候无论是输是赢,对方肯定至少有一人被我拖住,也算是替你扫平一些障碍。”

  北小剑沉默了片刻,最终也站出来说道:“一剑山庄诸位师门长辈让我带队来江心湖畔走这一遭,只是想让我借此机会将一剑山庄的剑道指向人间,让更多的人看到。想来此次的兽潮冲杀已经让所有人见识到了一剑山庄的强大,既然声名已显,那最终决战的胜负,对我而言便不再那么重要。”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然后覆剑向前,立身冬日暖阳下,洒脱笑道:“如此,便不如卖个人情给你。让我手中这把剑,先替你探一探那几位天才少年的虚实。假若你真能夺得榜首之位,进藏书楼找到了初代老天师留下的那封密卷,复兴了龙虎山昔日辉煌道统,别忘了曾经有人在玄武榜前替你出过剑便好。”

  话音刚落,北小剑的四位师兄弟同时走上前,与之并肩。

  他们没有开口,只是剑光微起,似是在应和北小剑的话。

  有人为他出拳,有人为他拔剑。

  不苦两道粗眉忽而折起,在冷风中轻轻颤抖,带着一丝感动。

  龙虎山自初代老天师辞世之后,道统陷至微末,曾经的辉煌早已不在,于人间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数年来无人问津。

  加上龙虎山的很多五境合道高手在后世修行岁月中纷纷走火入魔,修为尽失,最终落了个疯疯癫癫的下场。自此龙虎山便被扣上了一个不详的帽子,人间宗门尽皆远离,生怕自家宗门受其牵连。

  龙虎山的那些道士自然也是被人间修士渐渐疏远。

  哪怕后来龙虎山中出了一个两年入四境的不苦,也只是将这个落寞的宗门往人间之上抬高了一点点地位,而无法改变其根本。

  所以当宁小龙和北小剑承诺在举世瞩目的玄武榜之战中为不苦出拳拔剑时,便等于是将龙虎山抬到了人间宗门的最高点,让那位来自龙虎山的不苦小道士代表人间所有宗门出战。

  而他的对手,将是来自神院和圣地的那些天才少年。

  不苦低着头,在原地沉默了很长时间,双眸中像是带着很多心事,将所有情绪掩藏。

  等到冷风愈急,卷起更多的寒意。

  他才慢慢抬起头,眼神清亮,然后说了一句话:“我一定不负所托。”

  这句话声音不大,语气不浓,却很是认真。

  带着龙虎山今世所留的所有道统,在此间做出了一个承诺。

  宁小龙笑着拍了拍不苦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迎着暖阳望向苍穹之间。

  顶空之上的笔墨风云仍在缓缓流转,将这个世界的时间一点点碾过。

  冬日很漫长。

  但日子总在过。

  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个冬天过去,然后准备迎接玄武榜之争的最终决战。

  在那之前,荒野间的几位少年在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过后,终于是在暖阳渐退的最后关口,选择迈步,于北境之地启程,继续自己的旅途。

  他们没有目的的开始行走。

  大步向前,直到,冬日的尽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