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间修士千万人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间修士千万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间修士千万人

  北小剑收剑,归于鞘中。

  他立于原地,平静沐浴在断崖之边的温暖光色之中,心若磐石,兀自不动。

  只是偶尔当不苦小道士的眼神看过来时,他会对其微笑示意。

  以表示自己的认可和尊重。

  宁小龙收掌于腰侧,成空拳之势往下横移,贴紧了身上的黑色外衣,掌心间的那片风沙自指间而出,穿过黑衣的布料缝隙融入了他的体内,在他的每一寸筋肉皮肤之间缓缓流转。

  每当他冷眼而望时,那片风沙的速度便会加快,卷起一片沉重的呼啸之音,似乎随时都会再次席卷而来。

  风声吹来时,宁小龙昂起脑袋,将头顶的斗笠稍稍扶正,眉眼之间尽是冷漠和骄傲。

  尽管已经收手,但是这位孤龙山的少主看一剑山庄的北小剑还是有些不爽。

  他和对方无仇无怨,偏偏相见一眼便互相拔剑立掌。

  少年郎的暴躁心气总是这般无缘无由。

  但是好在有不苦在。

  他立身于此,和自己的几位同门只出手了一次,随即三言两语,便请二位少年退下。

  然后这位自龙虎山而来,立志要为自家山门复兴道统的粗眉小道士,在断崖之边遥望了一眼明亮的天色,心绪始终沉静。

  此时的阳光虽温暖柔和,但是若极目凝视,还是稍稍有些刺眼,不苦眯起眼睛,挑动着眉毛,再次说了一句话:“当务之急,是寻到人间宗门中的其他修士,只要我们聚在一起,合人间之力,那么即便是神院和圣地的人找了过来,我们也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看了一眼提剑而立的北小剑,然后继续说道:“如果我没记错,当日玄武榜前北少侠曾有同门相随,只是不知他们现在何处?”

  北小剑说道:“此处断崖往北三百里,那里有一片山脉,一剑山庄的师兄弟都在那里。此次我原本只为寻那道南山丘陵的剑意而来,独身而行反而更方便,便没有带上他们。”

  不苦若有所思,沉静片刻后说道:“如此,不如先和他们会合。”

  北小剑很快点点头,手中长剑轻抬,便准备转身往前带路。

  临行前他似是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冷冷肃立在原地的宁小龙,然后阴阳怪气说了一句话:“某些人若是担心去到那片山脉后,见到了我的那几位师兄弟,会被他们以一剑山庄的绝杀剑阵给留下,那便大可自留在此处。人间修士千千万,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说完他便迈步,踩着断崖之边的碎石开始离去。

  负剑向前,昂首挺胸,像是打了一场胜战。

  不苦眼帘上的那两道粗眉有些尴尬的抖了抖,他对着宁小龙拱拱手,解释道:“北少侠口中的某些人说的是我们龙虎山四师兄弟,绝不是暗指宁少主,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此番解释有些苍白无力。

  宁小龙原本只是有些不屑,可是听到不苦这些话后,那些不屑便在瞬间化作隐怒。

  黑衣少年掌心风沙若隐若现,几经沉浮,带着一抹深沉的战意。

  他冷哼道:“一剑山庄皆是沽名钓誉之徒,若不是你挡在这里,我早就一掌拍死那个北小剑,然后再找到他的那些同门,破了那什么狗屁剑阵,将那些练剑的小白脸全宰了。”

  说到这里,宁小龙眼神忽然有些狰狞,他看了一眼不苦,阴沉着嗓子继续说道:“等出去江山社稷图之后,我再杀到一剑山庄,给他灭个满门......”

  他的话还没说完,不苦却见他越说越离谱,连忙伸手打断他。

  小道士额头已经有汗出来,他擦了擦额角说道:“宁少主切记我先前说过的话,如今在这江山社稷图中我们需平和相处,即便你和北少侠相处不来,当前局势下也需得忍一忍。等到出去之后,你不管是要杀他本人,还是要灭他满门,不苦都不在乎。”

  宁小龙看着他,问道:“你在乎什么?”

  不苦很快回到:“自然是龙虎山的道统。”

  “我靠!”

  宁小龙轻骂出声,有些不太想理会眼前这位让人很无语的龙虎山小道士。

  此时北小剑的背影已经远去,就快要消失在阳光和风声之中。

  宁小龙不再言语,他只是压了压头顶的斗笠,然后带着一身冷厉开始迈步,紧跟而去。

  他的脚步很快,黑衣随风而动,很快便看到了前方孤独而行的北小剑。

  宁小龙的眼神透过斗笠的下檐看着前方的那个人,以及他手中的那把剑,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剑人!”

  风声飘过,言过无痕。

  不苦在原地静立了片刻,他对着身边的三位同门问道:“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那三个人看着年纪不大,只是眼中都和不苦一般,带着一抹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老成和沧桑。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不苦摆摆手,自嘲道:“你们比我还木头,问你们也没用。”

  言及至此,他也懒得再废话,直接带着三位同门于原地起步,眨眼间便到了宁小龙身后不远。

  暖阳当空,他们往北而行。

  在到达三百里外的那处山脉之前,他们便已经遇到了不少人间宗门修士。

  以这三个年轻人在人间宗门中的名气以及号召力,加上不苦的那条三寸不烂之舌,那些人间修士纷纷投靠,同行队伍愈发壮大。

  等到他们和一剑山庄剩下的几位年轻剑客汇聚在一起时,人间宗门的修士队伍已经扩大到了数千人。

  而且并没有就此止住。

  他们再次从那片山脉出发,顺着江山社稷图的轨迹往前继续行进,不断的寻找着江山社稷图中的其他修士。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的队伍从一千人变成了两千,然后五千,一万,并且数量在不断的往上增长。

  这样的一股势力,几乎凝聚了此次参榜的所有人间宗门的力量总和,即便天地神院和圣地的那些天才少年联手攻来,在如此多的人数围攻之下,怕是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北小剑提剑而行,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人间宗门的领军人物。

  他代表着一剑山庄前来参战,此次评选过后,即便他最终战败,以他在人间修士中所积聚的威望,也会让一剑山庄的名声抬高不少。

  这便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相对于北小剑的风光,宁小龙就要孤独的多。

  甚至显得有些不合群。

  孤龙山从来一脉单传,从那里的人员配置上就看得出来那些历代山主的孤绝心性。

  而当代山主宁人往更是将孤绝这个词发挥到了极致,数年来孤身一人守在孤龙山,从不和任何人相交。

  即便是有人登门拜访,也会被他三言两语打发走。

  尤其是他的妻子病死之后,宁人往变得愈发孤僻,一门心思扑在了修行上,除了他的儿子宁小龙,便再也没有任何人见过他。

  而宁小龙被当作下一任孤龙山山主来培养,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性,都完美的继承自他老爹。

  所以如今虽身处千万人间,周围吵吵闹闹,宁小龙却始终将眼神藏进斗笠之中,一言不发。

  只是沉默着将双臂环抱,冷冷的行走在人群的一角。

  除了不苦小道士偶尔会来找他说说话,便再也没有多余的人愿意来搭理这位看着很不好惹的黑衣少年。

  宁小龙满不在乎。

  他以孤独为傲。

  那些人间修士在他眼里皆是不入流之辈,既然不被他放在眼里,那么自然便没有说话的必要。

  此行向前,他时时刻刻都想孤身离去,但总被不苦小道士苦口婆心的劝下。

  宁小龙有些无奈的看着不知何时便守在自己身边不愿离去的的不苦,说道:“你一直跟着我算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孤龙山勾搭上了你龙虎山呢。”

  不苦笑道:“闲言碎语如漫天风声,听得到却摸不到,由它吹过便好。”

  宁小龙呸道:“你一修道的怎么学着那些秃驴打起禅语来了。”

  不苦仍是笑笑,他没有回话,而是反问道:“若是你这次没能拔得头筹,甚至没能在玄武榜上刻上自己的名字,会不会很失望?”

  宁小龙沉默了片刻,说道:“以前也许会,但是现在,只要我能跟神院和圣地的那些天才少年打一架,无论最终结局如何,都不会再有遗憾。”

  不苦问道:“证明自己真的有那么重要?”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一心只为复兴自家山门道统而来到这里。”

  宁小龙撇撇嘴,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若是我在天地神院闯出了名堂,甚至是打败了那些天才少年,那么孤龙山岂不是因我而再次传世?”

  不苦说道:“孤龙山后世只你一人,你若荣耀,孤龙山自然跟着荣耀。龙虎山却不行。”

  宁小龙看着他,有些不解。

  不苦继续说道:“在初代老天师的那个年代,龙虎山五境高手遍地都是,声名远播,彼时盛况,至今还在宗门典籍里传唱。我既以复兴龙虎山道统为修行根本,便不能只顾我个人的荣耀,而是要让龙虎山的每一位后世同门尽皆荣耀,如此,龙虎山才会荣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