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难以逾越的一尺地_唐圣
玉米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难以逾越的一尺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五章 难以逾越的一尺地

  唐青看着冷笑笑,与其对视,眼中看不见半点担忧,而是带着自始至终的平静。

  他没有回应对方的话。

  甚至没有任何表态。

  只在短暂的注视之后,他便将眼神挪开,然后望向了头顶的那片苍穹。

  一道惊雷当空划过,将所有人的脸色照亮。

  有人冷眼。

  有人无谓。

  有人惊怒。

  带着各自的心绪,在断崖之边选择驻守。

  雨势当空而落,犹如利剑穿行,撞击在断崖之边的每一个角落。

  淅沥声渐浓,有些噪杂。

  像是在场众人的心情。

  阿刁将刀横开,挥洒出一片雪白的刀光,想要替唐青将雨水拦下。

  唐青却摇了摇头,体内的龙龟之力缓缓散开,自筋脉血液中流入皮肤表面,点点金光渗透而出,在他眼眸之上汇聚成一道光幕,遮住了那片密集的雨势。

  阿刁眼眸微挑,感受着那片金光中所蕴含的古老力量,有些震撼。

  但是更多的却是开心与释然。

  原来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位虚弱多病的唐国少年。

  人间风雨很多,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自己抗。

  可是阿刁仍然固执的扮演着保镖的角色,他自向前,刀光没有随着金光而上,却只照在唐青的脚下,随后往前延伸,一直去向了冷笑笑身前三尺之地。

  这三尺便是阿刁的态度。

  冷笑笑若是敢上前,首先便要将那片刀光熄灭。

  阿刁嘴角的笑意已经收起,脸色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就在刀光惊亮的刹那关头,他凝眸说道:“买卖不成仁义在,就因为唐青不跟着你们回去,就要阻碍他去读书,莫非圣人之后就这点气度?”

  说到这里,他突然歪着脖子看了一眼冷笑笑的拳头,眯着眼睛补了一句:“而且看你整天喊打喊杀的样子,粗人一个,就算让你夺得榜首之位又能怎样?难不成你是读书的料子?”

  这些话带着嘲讽,冷笑笑眼中的战意和杀气愈发浓厚,阿刁似无所觉,仍自言语:“小和尚和小道士也不厚道,亏你们还算正道中人,为了圣人的虚名就要和这小魔头站到一边。得亏唐青没答应跟你们回去,要不然铁定要学坏。”

  江河和九儿听到这句话后眼中的敌意更盛,道意和佛光同起,在风雨中缓缓聚集。

  冷笑笑却在这时往前走了一步,将与刀光的三尺距离变作两尺。

  他拳下的魔气不停翻滚,再有两步便会渗透到刀光之中。

  可是他的步伐刚起,很快便又停下。

  因为又有一道剑意在风雨中惊起,和阿刁的刀光并在一处,落于自己身前。

  百里断江提着那把长剑走了过来,身姿笔直,眼神亦似剑般锋利,他说道:“你大可再往前走两步试试。”

  冷笑笑身上的黑衣随着风声涌动,滔天魔气已经将他整个人彻底环绕,雨水刚至他头顶上空便被强横的杀气蒸发殆尽,现在的他,愤怒值已经接近饱和。

  就连双瞳都已被血色充满,北漠少年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性。

  即便刀剑俱在,他也要向前,准备以拳问之。

  他的右腿膝盖稍有弯曲,正准备将其抬起,却有另外两个人比他更快迈步,来到他的身前,与之并肩。

  江河盯着阿刁的刀,九儿望着百里断江的剑,两个人将佛道之光融进了冷笑笑的魔气之中,三人同行,硬是又往前跨了一步。

  与刀剑的距离只剩一尺。

  此间无道无佛亦无魔。

  只有三个同样来自圣地的年轻人,肩负着圣人的荣辱,要将所有拦路者击退。

  早已退下的卓星辰抬起了冷漠的双眸,他知道此时不能再继续低调,于是就在另一束惊雷划过苍穹之后,他从怪石角落走了出来。

  白衣随风而过,似一尊魔神般踩着断崖之边的碎石走到了刀剑之前。

  既然对方三人代表圣地出战,而他身为天地神院的头号种子选手,就必须站在战场的最前方。

  卓星辰临风而立,将自己的背影留给了百里断江和阿刁。

  他的双掌没有抬起,却早已成握拳之势。

  杀气惊起,战意来袭。

  在他的拳下凝聚成一片血潮。

  冷风愈急,裹着漫天风雨加速坠落,击打在四周犹如战鼓敲响。

  战场分隔两方,中间只有一尺的缓冲之地。

  卓星辰左拳仍旧覆于腰侧,蓄势待发。

  右拳却漠然探出,停在刀光剑意之前,然后对着尺许之外的三位圣人之后说了一句话:“若战,奉陪到底!”

  此话既出,阿刁握刀的那只手骤然变紧,眼神清亮袭人,那片及地的刀光更亮三分。

  百里断江握剑的那只手却忽然放松,长剑没有落下,而是凌空立起,剑意清透,传来南山丘陵的凛冽战意。

  一尺外的三位圣人之后气息同样再次飙升,以冷笑笑骤然兴起的拳意为契机,三只右脚同时抬起,在空中停留了一瞬,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很快便会将其落下。

  跨过那最后一尺的距离。

  直至此刻,当世最骄傲的六位天才少年终于将要在这片断崖之间展开角逐。

  他们的眼中,心里,甚至是识海中的每一寸天地,看到的的全是一尺外的强劲对手,再也无法分心去管断崖周围的任何一处动静。

  他们似乎忘了,断崖之边的风雨之间,还站着另外一位少年。

  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才是此间的主角。

  也是导致这场战斗的根本原因。

  此时那位少年就站在阿刁的身后不远,他的左手平直的放在腰侧,一层若有若无的金光于他皮肤表面缓缓流动,带来古老神秘的气息。

  他的右手藏在青色长衫的袖袍之间,掌心回扣,里面正握着一把短剑。

  那把剑晶莹剔透,除了好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用处,倒更像是一个装饰品。

  只是当在场的六位天才少年身上的强横气息同时兴起时,那把短剑开始了轻微的颤动,然后便有一道似能斩开天地的可怕剑意自短剑中缓缓流散开来。

  那道剑意本想挣脱袖袍呼啸而出,只是提剑少年心念微动,不想它这么快出来。

  因为他想看看那三位圣人之后究竟敢不敢跨过那最后一尺之地的距离。

  可是很快,他便看到了他们抬起的右脚,以及眼中兴起的战意和骄傲。

  于是提剑少年轻轻叹息,在他们停在半空的右脚落下之前,决定给他们一个意外。

  他伸出了右手,递出了那把剑。

  剑光骤亮,没有刻意的往四周宣泄,却能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甚至连天上的惊雷紫芒都被剑光所掩盖。

  那道藏于袖中等待已久的剑意随之而出,这一次,它没有直入苍穹,而是去向了那一尺之地。

  无比闪耀。

  无比骄傲。

  带着来自南山丘陵的无上荣光。

  剑意在那一尺的空间悬停,没有去选择针对谁,也没有去向任何人展露自己的锋芒。

  它只是停在那里,偶尔轻吟,传来一丝百无聊赖的古怪意蕴。

  可是只要它出现在此,哪怕没有任何动静。

  那么无论是最平凡的普通人,还是世间最骄傲的天才少年,都不会再敢在它面前有任何的放肆。

  于是那三位圣人之后停在半空的右脚最终没有选择落在那一尺的空间,而是回到了原地。

  他们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不可置信。

  很快,他们的目光便移到了剑意兴起的地方。

  那里,唐青平静伫立,眼神淡然,身上的素色长衫随风舞动,带着平和清宁的气息。

  江河有些呆滞。

  九儿愣在原地。

  就连冷笑笑都有些不知所措。

  原来,那道直入苍穹的可怕剑意,是出自他的剑下。

  这三个人自问受天所幸,自出生时便带着莫大的机缘,于千万人中被圣人选中,得其传承。

  他们原本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最骄傲的少年。

  除了他们彼此,很少有人会被他们放在眼里。

  可是此刻,他们盯着唐青手中那把短剑,回忆着自看到唐青那刻起所经历的种种不顺心,才知道原来人间之中,有位少年自唐国而来,带着远高于他们的尊贵和骄傲。

  这便是天选之人存在的意义?

  而在另一边,百里断江手中长剑早已收起,没有一丝犹豫。

  阿刁古刀之下刀光依旧,只是在那片骄傲闪耀的剑光面前,自己的刀光是那么微不足道,并且微不可见。

  卓星辰有些不可置信的感受着前方的那道剑意,感觉整个人都快被它刺穿。

  再望向唐青的身影时,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断崖边没有人再说话。

  漫天之间只剩风雨之声。

  以及那道静静悬停在半空之中的可怕剑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雨势没有任何减弱,反而是在惊雷的应和之下愈发壮大,倾盆而落。

  唐青看了一眼天边的云色,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没有人能阻止我去神院藏书楼的第七层读书,并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我别无选择。”

  说完这句话,他便将短剑收回,重新系回了自己的腰间。

  那道可怕的剑意在风雨之中恋恋不舍的停留了最后一瞬,然后便带着骄傲而回。

  在场的六位天才少年久久没有晃过神。

  因为剑意虽退。

  已不在此间。

  却留在了他们心里。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