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_长宁将军
玉米小说 > 长宁将军 > 第2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眼前的一幕让林平安惊讶地下巴都要掉出来了。

  “叮当!”清脆的一声响后,薛星落的木箭稳稳地掉进了壶里。

  正中壶心,毫不拖泥带水。

  众贵女们齐刷刷看向那木箭,又齐刷刷看向薛星落,都是眼神复杂,纷纷在心中认定,薛星落刚才只是好运罢了,她不可能那么厉害!

  可接下来的事情,狠狠地打了她们的脸。

  “叮当!”

  “叮当!”

  “叮当!”

  ……

  剩下的七支木箭,全都稳稳地落入壶中,竟是无一例外!

  众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出自这初来乍到的薛星落智之手。

  她怎么这么厉害?!

  她明明这么厉害,怎么在薛芙蓉的口中,却是个啥也不会的乡巴佬呢?!

  关键在于,薛芙蓉在说的时候,薛婉婷也没有反对呀!

  众贵女们思来想去,登时感觉像是被薛家人给摆了一道。

  再看紫琪郡主欣赏的目光,她们恍然大悟,难怪紫琪郡主会突然更改规则,肯定也是知道薛星落有这个本事,这是故意要让她赢!

  可是,将军府和敬王府,不是水火不相容吗?

  紫琪郡主才不管她们如何想,她可真是太惊喜了,她捏着薛星落的脸颊肉,调笑道:“你这个小姑娘不老实哎,居然还藏了一手!”

  薛星落嘿嘿笑着:“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可能是化悲愤为力量了。”

  两人相视一笑。

  “就这样吧!”紫琪郡主大手一挥,不管在场众人心中何思何想,直接宣布了结果,“今日的头名,就是薛星落!”

  小丫鬟端了个偌大的盖着银色软布的托盘上来,薛星落揭开软布,只见里头放着一个狭长的暗红色锦盒,内里装着一卷水墨画。

  画卷展开,画中崎岖山石林立间,一道瀑布奔腾而下,颇有高山流水之意境。

  有识货的贵女惊呼出声:“是清隽先生的画!”

  一时间艳羡的目光几乎要将薛星落给淹没了。

  “清隽先生?”薛星落低声问紫琪郡主,“他很出名吗?”

  紫琪郡主冲她眨眨眼:“没错,这幅画价值连城,你可得收好呀。”

  林平安眼睛发直:“这清隽先生的画作,可是一画难求啊!我以前只是听说过,这还是头一回见到真迹……”

  薛星落赶紧将这看起来就很值钱的画收起来装好,紧紧抱在怀里头。

  紫琪郡主被她动作逗笑了,连连摇头。

  游园宴总算落下帷幕,贵女们虽心有不甘,还是同紫琪郡主一一行礼后离开,园子里渐渐冷清下来。

  却有个青衣姑娘逆着人流往园子里跑,气喘吁吁地停在紫琪郡主跟前:“那薛家大小姐呢?已经走了吗?”

  紫琪郡主指着薛星落道:“你说的是星落吧,在这呢。”

  那姑娘一愣,不好意思笑着道:“原来你就是薛家大小姐呀?真的对不住,今日我被府里先生抓着考校,没赶上紫琪姐姐这边的游园宴,哎呀,宁妃娘娘还特意吩咐了我让我好好照顾你,真的对不住啊……紫琪姐姐她们没欺负你吧?”

  紫琪郡主双手环胸道:“铃罗,你这是故意当作没看见我是吗?还不做个自我介绍?”

  青衣姑娘见紫琪郡主和薛星落之间关系挺融洽的,心中妥妥松了口气,笑笑道:“看来是没发生什么事情,那就好那就好。薛姑娘你好呀,我叫周铃罗,我爹是吏部侍郎。”

  紫琪郡主道:“她母亲和我母亲是远方表亲。”

  原来如此。薛星落笑眯眯地同周铃罗打了招呼,心道薛将军真的很给力啊,居然找了两位小姐姐照顾她。

  却听周铃罗好奇问紫琪郡主:“难道宁妃娘娘也找了紫琪姐姐,让你照顾星落妹妹吗?”

  “怎么可能?!我这几日躲她还来不及呢!”紫琪郡主撇撇嘴道。

  薛星落讶异,难道她今日那句话的威力有这么大吗?竟然能让令皇帝都头疼的紫琪郡主瞬间对她另眼相看到如此地步?

  奇怪,真的很奇怪。

  薛星落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释。

  等周铃罗告辞之后,紫琪郡主冲薛星落眨眨眼睛:“不过我今日确实是受人之托。”

  薛星落瞪大了眼睛:“欸??”

  紫琪郡主屈指弹了薛星落的脑门:“他不让我说,你别追问我……反正你知道有这么个人就行了!”

  薛星落只能作罢,心中却把她回到京都之后遇见的所有人都过了一遍,结果显而易见,一无所获。

  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悄悄拜托了紫琪郡主照顾她的人,应该同紫琪郡主挺亲密的。

  薛星落还在兀自琢磨,却见一个侍卫匆匆赶来,说是敬王回来了。

  而红袖也道:“小姐,老爷也来了。”

  敬王和薛将军是前后脚进的敬王府。

  敬王自然是暴怒,连声呵斥一众侍卫,怎么在自家的王府里头,还能把小王爷给看丢了!还出了这种事情!

  薛将军眉头紧锁,目光扫过跪着的薛婉婷和昏倒在一旁的薛芙蓉,闷声闷气地向敬王赔罪,提出愿意帮着敬王府查出那设计害小王爷之人。

  敬王正在气头上,听见薛将军的话越发气愤:“怎么的?薛将军这是看不起我们敬王府?!”

  薛将军自然说不是,可敬王根本听不进去,只觉得薛将军比往日更面目可憎。

  薛星落跟着紫琪郡主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把战场换到了敬王的书房,依旧剑拔**张。

  敬王指着薛将军破口大骂,薛将军面色铁青,他的手缓缓按上腰间佩剑。

  紫琪郡主赶紧上前按下敬王的胳膊:“父王!”

  薛星落也拉住薛将军的手:“爹爹!”

  薛将军被薛星落的呼唤给唤回了差点被敬王气飞了的神志,他揉了揉薛星落的头发,忽而神色一凛,抬起薛星落的手掌心。

  薛星落的手本就比同年纪的女孩子要粗糙,此时好几道新的划伤赫然出现在她掌心。两只手都有!

  薛将军道:“怎么回事?”

  薛星落正要解释,紫琪郡主劝慰着敬王:“父王,今日之事虽然同薛婉婷和薛芙蓉脱不开关系,可若是没有薛星落及时发现救下弟弟,恐怕他此时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薛将军疼惜道:“所以这伤是因为救小王爷?”

  薛星落乖乖点头,一抬眼,冷不丁对上了敬王冰冷的眼神,她浑身一个哆嗦。

  薛将军瞪了敬王一眼:“你吓着我女儿了!”

  敬王嗤笑一声:“哟呵,吓着又怎么样?我儿子还在床上躺着呢!”

  就在此时,小王爷紫瑞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

  “怎么不好好在床上躺着?”敬王看他苍白的小脸一阵心疼,大踏步上前正要将儿子揽入怀中,却揽了个空!

  只见小王爷紫瑞完全忽视了自家父王,目标明确直奔薛星落而去,继而便是一顿关怀备至:“听说你手伤着了?”

  “上药了吗?还没有?白桦,快去把我那金疮药拿来!”

  “我爹爹没有为难你吧?”

  薛星落被他一番操作给整迷糊了,眨巴着眼睛没有说话。

  紫瑞见状,以为她是被敬王给吓坏了,他回头看着敬王,眼里满是不赞同:“爹爹,今天多亏了星落救了我,你怎么还吓唬人家呢!”

  敬王:……我的傻儿子恐怕是病糊涂了,要不然就是被人下了蛊了!!!

  薛将军:……哪里来的臭小子居然敢觊觎我的宝贝女儿???

  两位看不下去的长辈最终把孩子们都给轰了出去。

  小王爷紫瑞被侍卫们拉回去修养。

  紫琪郡主领着薛星落去找那几乎要被遗忘的“宝藏”。

  巧的是,宝藏藏在花园假山后头的凉亭里,正是薛星落原本要去的地方。

  是个琉璃盒子,里头摆着的是翡翠黄金对钗,精致漂亮到薛星落移不开眼睛。

  紫琪郡主舒了口气:“你喜欢就好。哦对了,这也是那个人准备的。”

  薛星落对那个神秘人,越发好奇了。

  很快,薛将军和敬王达成一致,派人来找薛星落。

  先前紫琪郡主将事情压得严实,而敬王怀疑是内鬼作案不宜闹大,他亲自彻查此事。

  薛星落郑重地向紫琪郡主道谢,感谢她今日的照顾,尤其称赞紫琪郡主的厨艺。

  紫琪郡主命丫鬟将一大盒糕点放上薛家的马车,笑道:“你要是喜欢呀,随时来找我,我会的可多呢。正好,你得替我试试味道。”

  薛星落看着她温柔的眸子,想了想,拉着紫琪郡主走到一边,轻声道:“郡主,恕我冒昧,你的味觉是不是……”

  紫琪郡主骤然冷下了脸,声音更是冷了几分:“你是怎么发现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