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家风_我的投资时代
玉米小说 > 我的投资时代 > 1127、家风
字体:      护眼 关灯

1127、家风

  8月7日。

  上午,夏景行乘车来到首都机场。

  他站在VIP通道外,踱着步,不时低头看一眼手表上的时间,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VIP通道终于走出了一群人。

  夏远、张玉琼各自搀扶着夏景行的爷爷、奶奶走在最前面,身后还跟着夏景行大伯一家人,有大伯、大伯母、堂姐、堂姐夫,还有堂姐的女儿,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看着亲人们出现后,夏景行立马一路小跑着迎了上去,先是笑吟吟的跟爷爷奶奶、父母、大伯、大伯母、堂姐、堂姐夫挨个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去揉了揉外甥女的小脑袋瓜。

  “馨馨,又长高了,舅舅都快认不出来了。”

  小丫头梳着两个羊角辫,看起来很是乖巧,不过她这几年很少看到夏景行,似乎有些怕生,细弱蚊蝇的叫了一声“舅舅”。

  “是谁在飞机上说,待会儿见到了舅舅,要让舅舅带自己去爬长城的啊?这会儿变成胆小鬼了。”

  夏景行的堂姐夏文韵约摸三十出头的年纪,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面容清秀,笑容温婉,这会儿她正握住自己女儿的手,打趣着小丫头。

  小丫头怯生生的看了夏景行一眼,还是不敢开口。

  见夏景行一直盯着自己女儿看,夏文韵的丈夫叶成生怕因为女儿的生分引起小舅子的不快,连忙堆笑道:“景行,馨馨这孩子性格有些内向,你别见怪。”

  夏景行把目光移向堂姐夫叶成,对方跟堂姐一样,也戴着一副眼镜,整个人的气质透露着几分儒雅与随和,不过对方此时与自己说话的语气却透露着几分生分和客套。

  夏景行心中略微一思忖,便明白了。

  他的堂姐、堂姐夫都算是比较安分守己的人,就像他大伯从来没向他父亲开过口一样,夫妻俩也从来没向自己这个弟弟开口索要过什么好处。

  托他爷爷的福,整个大家庭的家风都相对比较正,没那么多令人头疼的事情。

  不过,却架不住蓉城领导的热情。

  去年的时候,夏景行听父亲说,堂姐和堂姐夫的工作单位全部从县城调到了市里。

  堂姐由一名普通小学教师摇身一变,成了小学主任,而堂姐夫也从普通医生升为了某家医院的科室主任,同时两人还获得了很多进修机会。

  上级领导找夫妻俩谈完话后,两人不敢轻易的答应,战战兢兢的跑来市区向二叔夏远请教。

  夏远哪能不知道这是地方政府在有意的示好他们家?因为光京东方这一个项目,自己儿子就为蓉城政府引进了数百亿投资。

  毫不夸张的说,老家领导现在见到了他们父子俩,就跟见到了亲人一样。

  儿子和自己为了避嫌,谢绝了蓉城政府的各种好意,于是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家亲人头上。

  夏景行的爷爷,一名普通的退休老战士也开始享受高级退休干部的医疗待遇了,市里定期会派车下乡把老人,连带着夏景行的奶奶一并接到市区大医院检查身体,全程VIP服务;

  而夏景行的大伯,不仅从民办教师转正了编制,还当上了小学副校长,说不定过两年还要当校长。

  夏远知道不能碰的底线在哪里,他没有拦着不让侄女和侄女婿进步,宽慰了两人一阵,让两人放心大胆的去新单位工作,同时也叮嘱了两人,要注意提高一下自身的业务技能,不要让人家笑话。

  夏远把自己的处置方案还告诉了儿子,征询儿子的意见。

  夏景行对此自无不可,他觉得父亲处理得很恰当。

  其实以他的身价财富,养一大家子人优越的生活,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不过这却丧失了生活本来的意义。

  拿他爷爷来说,种了一辈子地,接到京城来生活,怕是跟见多识广的京城大爷唠嗑都唠不到一起。

  要是愿意到城市里生活,他爸早就接他爷爷奶奶到城里生活了,哪能轮到他。

  生活环境、生活习惯以及其他种种,相对都已经固定死了,就没必要再去折腾老人了。

  老年人最需要关心的问题就是身体健康,蓉城政府对此也贴心的做了安排,免去了他的很多担忧。

  谷/span不过夏景行也不打算长期占这便宜,以后给疗养院捐赠一笔钱就是了。

  至于他的堂姐、堂姐夫,比他也就只大那么七八岁,人生还有很多可能。

  夏景行没打算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创业、做生意,支持他们在本专业进步、发展就挺好的了。

  当然了,如果他们以后在生活上遇到了什么变故,碰到了什么难题,夏景行还是会竭尽全力帮忙的,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姐姐。

  夏景行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小时候堂姐带着自己到处跑,摸鱼捉虾、野炊烧烤、制作手工风筝……每年暑假的农村生活,称得上是他童年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后面堂姐就长大了,读高中、读大学、嫁人了,而自己也忙于事业,渐渐的联系就少了,不过真正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不会随着时间被淡化的。

  这次京城召开奥运会,他特地把私人飞机派回了蓉城老家,就是想着接一大家子人来京城看看奥运会。

  他不打算让一大家子人都过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容易把人养废,不过坐坐私人飞机、现场看看奥运会、在京城旅游一圈,这些条件还是可以满足的。

  堂姐夫跟他有些生分和客套,估计也是觉得受自己太多恩惠,心生怯意吧。

  所有心思电转而过,夏景行微微一笑,走过去搂着堂姐夫叶成的肩膀,“成哥,去年我有事没回家过春节,跟你差不多一年多没见了,看你白头发都长出来了,医院工作辛苦,要多多注意身体啊。”

  注意到这一幕,夏世和板着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景行,中午吃什么啊?我先声明啊,那个烤鸭我吃不习惯,京城有没有川菜馆?我要吃川菜。”

  夏远微笑的看着自己老爹,“爸,京城是大城市,怎么可能少的了川菜馆。”

  夏景行笑呵呵道:“爷爷,你不用担心不习惯,我全都已经安排好了,咱们中午去京城川蜀饭店,总设计师都爱吃的川菜馆,味道绝对正宗。”

  听到总设计师的名字,夏世和表情变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你现在是有出息了,我也巴(跟)到你享一下口福。”

  一大家子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机场,然后上了停靠在外面等候的几辆汽车,一起朝目的地川蜀饭店驶去。

  酒桌上,夏世和喝了几杯五粮液后,又开始询问夏景行秘密武器的研发进度了。

  夏景行这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笑呵呵道:“中子弹研究比较复杂,可能需要花上十几二十年时间才能出成果,不过小型无人机我们已经研发出来了。”

  说着话,夏景行迅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献宝似的递到爷爷面前,播放起了大疆无人机的宣传视频。

  看了一会儿视频,夏世和一双浑浊的眼睛立马变得炯炯有神了起来,死死的盯着视频中跨越山河的无人机。

  “不需要飞行员驾驶?只有一个簸箕那么大的飞机?上面可不可以绑炸药?”

  夏景行轻笑着点头,“对,不需要人去飞机上驾驶,比簸箕还要小点,至于绑炸药……就不必了,那是中东游击队的落后战术。

  现在的军事科技进步很快,以后我们争取做出只有苍蝇、蚊子那么大的无人机,八百里开外,敌军就被侦查发现了,然后发信号引导大型轰炸机过来炸他个人仰马翻。”

  夏世和一脸的难以置信,过了很久才消化掉这个对他而言属于爆炸性的消息,随即他脸上的褶子都展开了一些,满脸喜色的连说了三个“好”字。

  “总算没有白去美国念书!”

  难得的表扬了孙子一次后,夏世和端起酒杯,仰头把一杯酒都干了,脸色通红,心情似乎很不错。

  随后他拍了拍夏景行肩膀,“也不要因为出了成绩就洋洋得意,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争取早点把蚊子飞机做出来。”

  夏景行抿嘴一笑,回道:“好,谢谢爷爷的教导,我继续努力!”

  夏远和张玉琼两夫妻对视了一眼,皆噗嗤一笑,这么多年,总算把当年撒的谎给彻底圆上了,儿子确实有本事。

  夏景行心中其实很清楚,爷爷真正在乎的并不是他能不能成功研制出中子弹,而是他这个拥有高文化水平的孙子能不能为国效力。

  从他们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爱国情怀都很朴素和简单。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