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太易之剑_诸天从秦时开始长生
玉米小说 > 诸天从秦时开始长生 > 第十六章:太易之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六章:太易之剑

  集境的釜底抽薪很成功,哪怕尚风悦等人及时应变,苦境方面的损失依然不小,等到帝如来与阿修罗返回之时,集境人马已经顺利撤退。

  一场论战,将僵持的局面打破,集境方面既然谈无可谈,苦境方面便只能一行雷霆手段。

  枫岫众人一番合计,集境方面的地形以及地气走向,苦境方面也了解的差不多了,那也是时候开始准备,将决战日程提前,将一切进行了断。

  而另一边,慕容情耗时日久,终于协助剑之初将其身上的蛾空邪火压下,而箭伤只是让他短时间内不能动手,并没有危及性命。

  将剑之初安顿好之后,慕容情开始考虑自己报仇的事情,魔王子之实力非凡,哪怕剑之初都因此受创,他若想亲手报仇,下场不会比当时约战更好,若想借外力报仇...

  江湖上曾有过传言,可以通过吹响希望号角前往末日神殿,向死神许愿,而死神来自...

  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哪怕赌上一切,甚至自己身亡,他也要亲手杀掉魔王子,为族人报仇。

  ……

  “诚恳一词,放在伟大的死国之神身上,只能用格格不入四字形容。”

  死国之都,末日神殿,两张王座相对,坐在其上的身影谈笑风生。

  “哈~除了淇奥与天者,谁又能看得出来?”

  对于槐生淇奥的调笑,白秋霜没有在意,将他之身份一层层剖析开来,最根本的还是,那占据了他百余年生命半数的鬼谷一脉。

  指望鬼谷一脉诚恳,还不如指望苦境能够天下大同。

  末日神殿之所以能提前开启,是因为他闭关顿悟失败了。

  哪怕他武道天赋超绝,甚至兼修百家之长,终究还是太过年轻。

  顿悟失败,虽有遗憾,更多的却是释然,想以数十年的努力,超越他人数千年的沉淀积累,还得更加努力才行。

  武道一途,便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退则亡矣。

  若其他人都在进步,而你在原地踏步,那你便相当于是在退步。

  在这个江湖上,只有不断地进步,才能够活下去,才能守护自己在意的一切。

  当白秋霜发现,那契机离自己而去之后,他果断选择破关而出,不再浪费时间。

  虽然给天者准备了诸多后手,但放他一个人在外面跑,终归还是不太放心。

  虽然他受天命眷顾,天意是他的直属上司,与他相关的人,天命都有所回转,但谁能保证,天意就不会犯病呢?

  天意若是不会犯病,那止战之印是怎么来的?

  在苦境,要学会吸取前人的教训,别把自己看得太高。

  “真的没有隐瞒?”

  昔日槐生淇奥翻阅完圣魔元史,从一念之间离开之后,将自圣魔元史之中所得进行了复盘。

  正是因为其中许多内容,不仅与现实发生的事情有差别,而且还有不少逻辑上的漏洞,她才将其当成一个故事。

  但在冷静下来重新复盘之后,她将其中的逻辑漏洞,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补全,最后得出结论,圣魔元史原本想要展现的内容,被人强行进行了修改。

  而能做到这种事情,也就只有眼前之人了。

  包括之前湘灵和寒烟翠的事情,他虽矢口否定,但除了他,又有谁能做到。

  “不过是一个故事,重要吗?”

  现在的一切,早已与原本的轨迹脱离,彼时他还未出关,也就是圣魔元史的求生欲够强,将不该往出透露的尽数掩盖,毕竟在闭关之时他需要全神贯注,与外境彻底隔绝。

  圣魔元史真要头铁,他也无能为力,只能事后去把他做掉。

  而出关之后将触发过的后手回收,将其中信息厘清,白秋霜才能知道,这段时候发生了什么。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圣魔元史与死国缔命,以后就是专门给死国打工的打工仔了。

  白秋霜再想着去处理他,虽然知道天者等人都不会介意,但也没那个必要了。

  “故事的背后呢?”

  只看白秋霜的态度,槐生淇奥都不会再把那当成一个简单的故事,对方不想让她知晓其中的细节的原因,她也有所猜测。

  但她还是好奇,那个故事的全貌到底是什么。

  “没有发生的,便是故事,故事之中的人,终归是故事之中的人。

  此时我眼中的你,才是真实的。”

  “知道了那个故事的全貌,我便不是我了吗?你应该像我信任你那般,对我多一些信心。”

  “那个故事...”

  正是因为对她太有信心,他才不想将那些事情告诉她,注定不会发生的事情,完全没必要浪费心思在上边。

  白秋霜将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就当是我的一点私心吧。”

  “原来是这样啊,我大概明白了。”

  结合白秋霜的态度,槐生淇奥将自己掌握的信息,接触过的人,进行排除之后,以一种极端的想法,填在了那个故事之中。

  她想看看,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为何会落得那般结局。

  错误的时刻,错误的地点,错误的人,注定了错误了结局。

  注定不会发生的事情,其唯一的作用,也就是引以为鉴了。

  “碎岛那边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相较于苦境那边的狼烟不断,似死国、四魌界这般异境,与苦境相比,几乎可以称作是小国寡民,在江山安定之后,主君平时都没有多少事情。

  “从苦境那边新购置了一批典籍,已经投入使用了。”

  “人族还是受上苍眷顾啊。”

  “哈~”

  就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论着苦境局势之时,白秋霜发觉一股贯通始末之意反馈,与自身功体相呼应。

  双瞳化作龙睛,目光穿越境界,只见一道赤色剑光破空穿云,冲霄而起。

  “嗯?天者怎么去了那里?”

  怪不得地者回到死国之后,便失去了与天者的联系,中阴界那地方,地理位置特殊,加上地气干扰,传讯方式得稍作修改才能使用。

  而那股贯通始末的意境,应当是天者将太易之气补全时,魔剑阎帝所产生的变化。

  长久以来,四口神兵受白秋霜元血与神元沃养,彼此之间联系颇深,所以他才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剑上变化。

  白秋霜是没想到,天者动作这么快,这就对五气下手了。

  算算时间,距离圣魔启战也没多长时间了,现在确实个不错的时机。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看到白秋霜突然之间的变化,槐生淇奥关心道。

  “中阴界,淇奥有兴趣一起去吗?”

  所谓中阴界,传闻中乃生与死的中继站,亦是生人与活魂共处之空间,自成一格的神秘地界。

  其势力架构类似一般的王国,由“宙王”所处的王城集权管辖,王掌阳、后掌阴,律法严明。

  因当代宙王•孤城不凡性情多疑,故对人民采言论钳制,以十人一户、十户一庐、十庐为敝,由户长、庐长、敝长层层管制约束。

  臣民中最特殊的便是“控灵者”,具有抽人灵体之能,并通晓各式役使灵体之法,其中分为五大显族:灵狩缎氏、鬼师缉氏、辟兵缯氏、奈落绵氏以及役魄麻氏。

  同时,中阴界之中,还封印着天之厉半身双足,太初与太素之剑钉在其双足之上。

  可惜,中阴界地气特异,需要王室功体调和,不然王城外的土地就会荒芜不堪,这也是练就双极功体的宙王,虽志大才疏、暴虐多疑,也能稳坐王位的原因。

  “像死国与四魌界这样的存在吗?可以。”

  对其他境界的文明,槐生淇奥还是有兴趣的,正好手边也没什么事情。

  白秋霜自王座起身,待槐生淇奥将王座收起,两人相伴步出末日神殿。

  功体运转,沟通远在其他境界的末日神殿,锚定空间坐标,隔空传功一展越境之招。

  只见一道数十丈宽的空间裂缝,横跨末日神殿上空,裂缝的另一边,只见一道赤色剑光贯通天地。

  “走吧。”

  白秋霜本来没有打算,在短时间内对中阴界动手,不同于火宅佛狱以及慈光之塔,中阴界因为其特殊性在那里,就算打下来,也是要以建设为主。

  但如今肉都放到了面前,该下手就下手,哪有放过的道理。

  随手将信息传递给地者之后,两人化光进入空间裂缝。

  ………

  中阴界,可厌趣园,经过缎君衡与同为五大控灵家族的役魄麻氏老大,麻常道交涉之后。

  对方放出齐风光之魂魄,天者当即魔剑阎帝上手,剑锋直指其心口,破去那一点佛元之束缚。

  随后催动剑中太易之气,引太易元灵入剑。

  元灵入剑,与剑中太易之气相合,将其彻底补全,而失去了束缚的齐风光魂魄,时隔多年终于进入轮回。

  关于齐风光和妖应封光剑灵的纠葛,天者并没有帮她们弥补遗憾的想法,甚至剑灵之意识,等之后回去死国,他都会借万妖炉再造。

  太易之气所孕化而出的意识,想必能造出一件不错的作品。

  铮!

  清脆剑鸣响彻云霄,赤红剑光破云穿雾,冲霄而起,竟使中阴界天空染赤。

  太易之气再赞阎帝威能,引动水火风雷之变,在赤色的冲霄剑光之中,演化生灭轮回。

  无可赞叹的威能,震撼整个中阴界,生灵噤声,万鬼惊悸。

  就在此时,只见魔剑阎帝自天者手中脱出,在天空一划,一道数十丈宽的裂缝陡然出现,随后径自遁入裂缝之中,消失不见。

  裂缝的对面,是一座巍峨王城,王城之上,神殿矗立。

  从魔剑阎帝脱手那一刻,天者便知道,白秋霜出关了,算算时间,刚好不足一月,短了一些,应当是失败了。

  数日之前,天者跨越境界来到中阴界,因为此地之地气干扰,与缎君衡巧遇。

  介于天者的威胁性摆在面前,考虑到宙王那个脑子,可能一个不小心就被对方给打死了。

  一个暴君而已,被打死也就被打死了,若是没有其他因素,缎君衡甚至还会说一声死的好。

  但他死了之后,王城之外的中阴界子民,将难以生存。

  中阴界过境阴魂极多,常滞留不去化为恶鬼。鬼老则灵智开,善寻时空裂隙营造巢穴召集部下,甚至有席卷较小境界全境的情形出现,所以斩鬼灭业一直是灵狩一职的重要责任。

  缎君衡接手缎氏后,开始培养炼器师,大规模炼制灵气给普通武者增强装备,让他们也有能力斩杀恶鬼,同时身先士卒,守护中阴界子民的生存空间,也通过自己的影响,让百姓自其中学到简单的战斗方式,能够守护自己的生存空间。

  他有太多放不下的责任,他可以淡然地看待宙王的生死,却不能弃中阴界子民于不顾,在发现宙王之思想难以导正后,他果断抽身而退,但抽身而退的他,依然没有放下自己的责任。

  而宙王对缎君衡,一向是信任与猜忌并存,信任其能力,但又认为此人为了权力将缎氏原脉放逐,私意昭然,是为了贪图权力才投靠王权。

  如今有界外强者因为不知名目的到达中阴界,且正好被他遇到,不管是出于公事,还是出于私事,他都不能坐视不理。

  所幸,双方接触十分顺利,天者对中阴界也甚有兴趣,两人在互相试探之中相谈甚欢。

  在天者提出自己此行目的之后,缎君衡表示可以出面帮忙交涉。

  至于王令...这事要是处理不好,说不定宙王都要被打死,还王令,他相信孤城不凡心里有数,会体谅他拳拳报国之心的。

  等他们到达可厌趣园的时候,消息也差不多传到王城,就算宙王不体谅他的拳拳报国之心,等他到了这里就体谅了。

  在道明利害之后,与麻我道交涉的过程十分顺利,但天者出剑那一瞬,他才明白对方的真实目的,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不过问题不大。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就问题大了,看着天空的空间裂缝,缎君衡心里一阵无奈。

  可惜,若是人生能重来,他还会选择帮天者这个忙,他有私下以几种术法进行试探,对方之实力太强了,强到他不敢赌。

  就在在场众人讶异之际,一股雄浑压力自天降,随后再闻

  “生无悯,命无怜,谁登彼岸,何人涅槃;辟地开天清浊现,生与灭,俱一念。”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