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你害死薄家了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85章 你害死薄家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5章 你害死薄家了

  果然,一个大瓜可以迅速掩盖另一个大瓜。

  薄崇礼比刚才听到丧曲更加震惊。

  他生气地问薄颜:“你是怎么回事?解除婚约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家人?”

  薄颜在心里对陆妈妈说了声对不起,缓缓开口道:“那是回薄家之前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听到薄颜亲口承认,薄悠然得逞地笑:“所以,你自己不如意,就跑到霍先生的宴会来闹?”

  薄颜说:“我没闹。”

  相对于薄悠然咄咄逼人,薄颜一直都安安静静的,反而博得大多数人的好感。

  经过今天这出闹剧,已经有无数人默默把薄悠然踢出了往来圈。

  霍敬严心里其实已经很烦了,他站出来说:“都是一些小事情,把话说开就没事了。

  大家都不要再围到一起了。霍某准备了几瓶好酒,大家赏脸去品尝几口?”

  主人发话,客人没道理不给面子,纷纷散开。

  不过宴会的后半场,都是围绕薄家这对姐妹来议论就对了。

  薄崇礼作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客人,却在宴会上“出尽风头”,实在没脸再待下去。和霍敬严说了几句,就提前离场。

  霍敬严没有挽留。

  临走前,薄悠然一直制造动静,想引起霍以煌的注意。可是霍以煌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她一眼,让她十分不满。

  郁南城担心薄颜会被薄崇礼惩罚,亲自开车送她回家。

  两部车缓缓停在薄家大门外。

  郁南城没有把车开进去,只是亲自为薄颜开了车门,又意有所指说:“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薄颜再三道谢。

  薄崇礼在一旁听着,知道这是郁家对他的警告,心里对薄颜越发不喜。

  但表面上还是要客客气气的,让郁少放心。

  等郁南城的车一调头,薄崇礼绷着一张黑脸,先行回屋。

  薄悠然得意地朝薄颜骂:“你这个没教养的贱丫头,今天薄家被你害死了,看爸爸怎么收拾你!”

  骂完就去追薄崇礼,“爸爸你别气坏身体,今天薄颜确实不懂事……”

  薄颜没理会他们,站在原地目送郁南城的车开远。

  一只手突然从拐角处伸出来,把薄颜拖了过去。

  薄颜吓得差点尖叫,陆云川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别吵,是我!”

  不同于以往清朗的少年音,陆云川这次明显带着情绪。

  “你今天什么意思?”

  薄颜看清来人,慢慢镇定下来。

  “字面上的意思。”

  不管他问的是哪一件,她都坦坦荡荡。

  “你放我鸽子,整个宴会上把我当成透明人。还把我们解除婚约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薄颜安静地听他质问。

  结果,陆云川接下来的问题,把她彻底惹毛了。

  “薄颜,你是不是出\/轨了?”

  薄颜额头上先是出现了一个大大“?”,然后就是觉得陆云川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

  这样的问题,他都好意思问出口?

  薄颜再三催眠自己不要生气,尽量心平气和:“陆云川,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早点结束也好,不用苦苦纠缠。”

  “所以你故意拍下视频,故意和薄悠然闹成那样,好让她帮忙曝料?”

  这样,薄颜连和苏雁翎解释都不用。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薄颜原来这么有心机。

  薄颜都懒得解释,移开视线:“随便你怎么想。”

  陆云川连闯了好几个红灯,一路飙快车来到薄家,就是为了堵薄颜,为了要一个答案。

  最后得到这么敷衍的回应,错愕过后,心里滋生出几分自己都没发觉的委屈。

  陆云川明亮的眼眸浮上薄怒:“薄颜,你确定不给自己留半分退路?”

  薄颜回头,认真地看着他:“云川,你从来都不是我的退路。”

  她曾经依赖他信任他,不过是对命运逆来顺受,也愿意回应陆妈妈对她的疼爱。

  但如果陆云川不开心,这些回应就显得很可笑。

  她从来都没有把陆云川当成退路。

  她的退路,从来都只有她自己。

  陆云川郁郁不欢地回家。

  苏雁翎早就已经得到消息,等在客厅。

  “回来了?”

  陆云川闷闷地应一声。

  苏雁翎不喜欢人多的场合,并没有去参加宴会,想不到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她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陆云川的脑门,“你呀,我都给你铺好路了,这都能拐错弯。”

  陆云川想到薄颜的无情,口不择言:“我又不喜欢薄颜,要不是因为你强行给我定什么见鬼的娃娃亲,我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想。”

  苏雁翎难以置信地呆住,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你……你在怨恨我?”

  “是!”陆云川咬牙,破罐子破摔:“你和庄兰感情好,硬要我照顾她的女儿,这种要求我认了。

  可是你们感情好关我什么事?凭什么来决定我未来的人生?

  你知不知道,我讨厌农村的生活!晚上没有路灯,虫蚊多,老鼠在床边爬来爬去。

  我堂堂陆家的少爷,为什么要去受那种罪?薄颜她根本不配!”

  一句接着一句,陆云川这些年来压在心里的不满,通通吼了出来。

  客厅都被吼出回音来。

  “陆云川你闭嘴!”苏雁翎按住心口,跌坐在沙发上,“你不喜欢可以说出来,为什么要闷在心里面十几年?还迁怒到颜颜身上?这对她不公平!”

  陆云川看到母亲脸色不好,赶紧去找药。

  吃过药,苏雁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她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问:“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程小暖的女生?”

  陆云川脸色一沉:“妈,你不准去找小暖麻烦。这件事跟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关系。”

  “我找她做什么?”苏雁翎简直要被自己的蠢儿子气笑了。

  “你以为妈妈有多歹毒?我跟谢太太拿到了那个视频,你自己看看,那是从什么角度拍的。”

  陆云川打开视频。

  薄颜和他提出分手时,他很生气,所以没有留意到,当时薄颜的表情那么冷静从容。

  而且整段视频,拍到的都是陆云川后背,可以看出是在门外拍下的。

  这不是薄颜拍的,可是他刚才却误会薄颜……

  陆云川心里一阵懊恼,突然联想到,程小暖当时也在医院。

  但是他很快打消这个想法。

  “妈,当时小暖脚受伤,多走两步路都疼得掉眼泪。不会是她。”

  苏雁翎淡笑:“我查过了,当时程小暖和颜颜的病房隔得很近……算了,你信不信都无所谓。你好自为之吧。”

  她好好的儿媳妇都没了,根本不想再跟这个蠢儿子说话。

  陆云川脸色难看地上楼,接到了程小暖的电话。

  “云川,我听说你和薄颜的事,在宴会上闹开了?”

  陆云川立即想到刚才的猜测,不动声色地问:“你听谁说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