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没办法回去了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343章 没办法回去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3章 没办法回去了

  司靳夜立即问:“颜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

  原以为,他再次回到玉佩后,并不能马上跟薄颜交流,都有些绝望了。

  没想到薄颜竟然听见了。

  “是,我听得到你说话。”薄颜的震惊多过于喜悦,几乎第一时间想到可怕的原因:“为什么你会回到玉佩里?你受伤了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阿夜是在找她的过程中受了伤?严不严重?会不会又像上次那样一躺两三年?

  听到薄颜关切的声音,司靳夜眼里渐渐浮现出笑意。

  确定薄颜没事,他的心已经定了大半。又听到她先关心他的安危,某位爷心里十分受用,简直比拿下重大项目都身心舒畅。

  他带着几分安抚的意味:“不要担心,我没事。没有受伤,也没有出任何意外……”

  他只是被自己的好下属袭击打晕了。

  听到司靳夜没事,薄颜才重重松口气,很快把她被抓走后情况说了一遍:“我晕倒后,就直接被带进了地道里,地道很黑,我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只知道是个男的。不过,中途我醒过一次,听到他说了一句话,声音有点熟悉……”

  只可惜事发突然,当时环境又黑,薄颜清醒后没能镇定自若地接着装晕,伺机再寻找逃生的机会。反而是拼命地挣扎逃跑,再一次被敲晕了。

  等她醒来时,就被关在这一团漆黑的环境里了。

  司靳夜沉声道:“我知道了。”

  只要是认识的人就好办多了。回头列个清单,把薄颜得罪过的,说过话的男人,都筛查一遍,肯定能查出来。

  顿了一下,他又问:“颜颜,你能判断出这里的环境吗?”

  既然看不到,就用摸的。

  薄颜手脚被绑,艰难地把反绑在身后的手掌去摸索了一遍,很快告诉他:“这里的石壁不平,有潮气,应该是在山上的山洞。”

  位置是山里?

  那他们是不是还在清水镇?

  司靳夜想到这点,精神顿时一震,“你仔细回想一下,清水镇附近的山上,有没有比较大的洞口?”

  薄颜并不是淘气的性子,来到清水镇后,除了好好学习,找工作,还有跟着外婆下地干活,她很少往山上跑。

  “我不知道。”她想了想说:“等你回去后,找村里人问问就清楚了。就找阿庆叔。”

  阿庆叔以捕蛇为生,肯定经常往山上跑。

  司靳夜点头:“好。”

  漆黑的环境中,他看不到她的脸,很想抱抱她,让她安心。

  他温声问:“怕不怕?”

  “原本是怕的。”薄颜说:“但是知道你在身边,就不怕了。”

  知道阿夜在玉佩里,那种被守护的感觉又回来了。她总觉得,千难万难都能轻松化解。

  司靳夜眼底的笑意更加浓了几分。

  “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

  薄颜轻轻地嗯了一声。

  黑暗中,谁也看不到谁,但彼此之间却像有某种心灵的互通,薄颜的恐惧如同奇迹般统统消失了。

  突然,司靳夜问:“颜颜,还怪我吗?”

  薄颜摇头:“没有。”

  “原谅我了吗?”

  “是。”

  “就算不是因为,有事要求我?”

  “……是。”

  薄颜是曾经恨过他,恨他有喜欢的女孩,仍然来招惹她。

  后来外婆的事情更加让她崩溃,还发誓从此要跟司靳夜一刀两断,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

  外婆的事,又跟阿夜有什么关系?

  他没有做过任何坏事,错只错在姓司而已。

  司靳夜几乎无法克制自己的欢喜,恨不能在这一刻挣脱出玉佩,紧紧抱住他的女人。

  “我已经让明越去查你母亲的事。等真相水落石出,我们……”

  就结婚吧。

  让你,让绎绎,也让我,都有一个完整的家。

  但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有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脚步很沉,一步一步踩得很慢,也不知道是因为体形的问题,还是身体不好的原因。

  黑暗中,薄颜屏住呼吸不敢出声,司靳夜也安静下来,希望能从来人的话里获得一些信息和线索。

  薄颜也明白司靳夜的意思,装出害怕的样子,大声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绑匪没有说话,只是拎着薄颜的衣领把她扯起来,又拿出一块黑布把她的眼睛绑好,就拉着她朝外面走。

  薄颜挣了挣,“你想带我去哪里?”

  “别动!”绑匪的声音沙哑,透着一抹故意压低的声调:“小心我现在就弄死你。”

  又是这个声音。

  明明有一点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司靳夜也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电光石火之间,有一个身影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但不等司靳夜想清楚,就被眼前的突然的光芒吸引了注意力。

  原来,绑匪已经带着薄颜走出了山洞。

  这时太阳已经西斜,外面是郁郁葱葱的林木,但具体位置却看不清楚。

  司靳夜压低声音问:“颜颜,这是什么地方?”

  只要知道了位置,他马上想办法回去。

  薄颜朝四周围看了看,有些茫然的小声道:“我也不太清楚。”

  这里太荒凉了,连一间房屋都看不到,她不知道被人带到了哪里。

  绑匪听到薄颜小声嘀咕,粗鲁地推了推她:“快点走,别磨\/蹭。”

  司靳夜让薄颜想办法转个身,他得看清这个绑匪的样子。

  薄颜立即假装崴到脚,跪坐在地上怎么都起不来。

  绑匪绕到她旁边去扯她:“你干什么?少玩花招……”

  绑匪戴着黑色大墨镜,黑色口罩,根本看不清样子。

  再一次认人失败。

  司靳夜不知道绑匪要带薄颜去哪里,心里无比焦虑,整颗心都差点要烧起来了。

  不行,他不能再等了!

  必须马上回到玉佩里!

  司靳夜环顾四周,记下周围的环境,以及一些特殊景点。

  他注意到,有一棵松树长得特别奇特,一层一层地往上长,有点像迎客松。

  司靳夜把所有一切特征都牢记心里,然后深吸一口气,要回到身体里。

  可是……

  半晌后他再次睁开了眼睛,没反应。

  这一次,根本不像以前那样,想回到身体里就回身体,想进玉佩里就回玉佩。

  再没办法做到来去自如。

  司靳夜的心徒然一沉。

  就在这时,绑匪把薄颜从地上拉了起来,重重一推,就把她往旁边的灌木丛中推倒了。

  灌木多刺且尖锐,薄颜的手掌和脚都被刺扎伤,一瞬间鲜血淋漓。

  薄颜眼睛被蒙着,看不到自己被什么扎伤了,痛觉瞬间放大十倍。

  但她死咬着嘴唇没有叫出声来,免得让阿夜着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