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就是想让薄颜不痛快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296章 就是想让薄颜不痛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6章 就是想让薄颜不痛快

  自从司靳夜让助理把消息散出去,元净语在京城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她长得漂亮,人又清高,以前也有不少公子哥觊觎她,想追求她。但因为有司靳夜罩着,谁都不敢对她怎么样。

  现在好了,靳三爷亲自让明特助散出来的消息,在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所有人都在暗暗猜测,元净语到底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才让靳三爷连多年情谊都不再顾及,直接把她剔除出保护圈。

  但猜测归猜测,谁也不会没事干,专门去找元净语的麻烦。毕竟谁都不知道,靳三爷过几天会不会又原谅她了。

  元净语倒是暂时没有被欺负,她的日子不好过,是因为她的银行卡在急速缩水。

  周进死后留给她一幢城堡,还有一笔钱。但元净语为了营造‘淡泊名利,不喜钱财’的白莲人设,硬是把钱尽数捐给了慈善机构。

  这一“善举”,也确实为她赢来了司靳夜的好感。再加上对周进痴心不悔,向来不近女色的靳三爷,才会允许身边有这么个女人,也任由红颜知己的传言四处流传。

  而城堡……元净语当时伤心欲绝到要跳楼自尽,哪里还肯要这“世俗”的东西,所以一直没有在转名合同上签字。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那个城堡,还是属于周家的财产。

  现在司靳夜要收回,她真是连告都告不赢。如果她去告,司靳夜一个转手,绝对能让房产证落回周家身上。

  她以为司靳夜这种重承诺的人,答应过周进的事,一定会永远为她提供物质需求,所以才毫无保留地把人设营造得太过分。

  现在落得一无所有,也算是咎由自取。

  她没有房产,积蓄也没有多少。医院那里花掉了一笔,再加上明越跟圈子里的人打过招呼,现在没有人敢再买她的香水。#@$

  她的双腿也需要大量的金钱来保健。

  就算不能走路,她也绝不允许双腿变形难看,于是在不能赚钱的情况下,还花钱如流水……

  她差点连酒店都住不起了,行动又不方便,就快陷入了绝路。

  这天,元净语在警察局门外面徘徊了很久,犹豫着要不要去自首。

  是不是只要自首,阿夜就会原谅她?还会像以前那要照顾她?让她过回那种养尊处优的好日子?%(

  元净语咬了咬牙,转动轮椅,刚要进去。

  突然有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喂,你是不是元净语?”

  元净语觉得声音有些熟悉,不由转过头。

  竟然是周宁。

  “听说你得罪了靳三爷?”周宁好奇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靳三爷欺负你了?”

  元净语低下头,一个字都不想说。

  就算她愿意去自首,但也不代表她愿意把自己做过的那些肮脏事说出来,任由别人评头论足。

  见元净语不说话,周宁开始自己猜测:“听说前年前你出事了,被火烧伤,还在医院躺了好久。那个放火的人是薄颜对不对?”

  虽然案子没有判下来,但圈子就这么小,大家或多或少都会知道一些。

  元净语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你是不是要去报案?”周宁瞪大眼睛:“我知道了,靳三爷想保护薄颜,不准你报案,才会搞出那些传言?”

  元净语脸上已经有几分不耐烦,很不想理这个刁蛮又自以为是的大小姐。

  不过,这个无脑的草包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她快速地说:“是司靳夜想让我自首,证明薄颜是清白的。”

  她这话说得也没错,是事实。就算事后司靳夜要追究,也不能认定是她在撒谎。

  但由于她的表情和语气,很容易让人曲解。

  周宁觉得不可思议:“有没有搞错?司靳夜为了那个薄颜,竟然这么对待你?”

  元净语没想到对方这么容易上当,暗笑几声,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阿夜也只是被薄颜迷惑了。他和我这么多年感情,要不薄颜太会骗人,他也不至于只听她片面之词。”

  周宁立即愤怒了。

  她甚至联想到,她才是最早认识周爷爷的人,可是周爷爷最后却选了薄颜做徒弟,害她被家里人骂,还被周围的人笑话。

  她马上对元净语说:“你不要去自首,不能让薄颜得逞。”

  “可是,阿夜断掉我的经济来源,就连我死去的男朋友留给我的城堡,他收走了不让我住。”

  她垂下眼眸,表现得有几分无助:“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

  “你不要着急,我让你到我的房子去住。”

  周宁这人并不是很有同情心,就是单纯想让薄颜不痛快而已。

  再加上去年周怀采的生日宴上,元净语帮她说过几句好话,她也不算特别讨厌这个女人。

  周宁只是以为随手一帮,却没想过,这么一帮,就帮出麻烦来了。

  周家的家世放在司家面前,确实是完全不够看的。但是不跟京城那四大家族比较,周家在京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顶级豪门。

  毕竟是沉淀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名门,人脉和财富都不可小觑。

  周宁在十八岁那年生日,家里人就送了她一套房子,之后每一年的生日,她都会收到一套。

  到现在,已经积累了三套豪华别墅,她在一众年轻一辈中,不止是才艺出众,就连财富,都排得上号。

  她见元净语走路不太方便,就把绿语莺居那套别墅腾了出来。

  “虽然我没有在那里住过,但一直都打扫得挺干净。你腿脚不方便,我再给你找两个保姆吧。”

  元净语表现出一副感激的样子:“这怎么好意思?实在太麻烦你了。”

  “倒也不算麻烦。”周宁假装大方地说:“不过是花几个钱而已。”

  等安顿好住的,元净语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周小姐,你有没有什么工作可以介绍给我?我不能总这样接受你的帮助。”

  她这样拎得清,反而让周宁真正有了几分好感。

  “可以啊。你有没有什么擅长的手艺?”

  “我是国际顶级调香师,擅长制香。”

  “调香师啊?”周宁想了一下说:“我帮你留意一下,看有没有香水公司要人。”

  “谢谢你。”

  “那倒不用。”周宁说:“等靳三爷这口气什么消下去了,你立即去报案,让薄颜坐牢,就算是报答我啦。”

  “我会的。”元净语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是因为薄颜,我才会这么惨。这个仇我肯定会报。”

  周宁听完满意地离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