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从电梯摔了下去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265章 从电梯摔了下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5章 从电梯摔了下去

  闹成这样,司靳夜没法再继续待在超市。

  他把购物车的东西给明特助处理,率先走了出去。

  明特助看一眼薄颜,看到陆云川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她身旁,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但想到郑研的存在,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由于司靳夜出现,薄颜也没了心情继续购物。确定他们走远了,打算去结账。

  婴儿物品展区在三楼,结账的出口在二楼。

  陆云川推着推车,只能从斜坡电梯下,薄颜站在他身边。

  刚才薄颜还一脸笑容,但见过司靳夜之后,她眼里的笑意就消失了,就连跟他说话都提不起精神。

  陆云川费尽心思,想找些话题跟她聊聊,但薄颜一直都是很敷衍的状态,让他挺挫折的。

  斜梯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由于惯性的作用,薄颜站立不稳,立即从电梯上滚了下来。

  状况突然发生,陆云川的心跳都差点停止了!

  他正在好在推车的另一边,二人中间隔开有一些距离,伸手去拉已经来不及。中间又隔着一部车,他想扑过去保护她也不行。

  只能眼睁睁看着薄颜就这么滚了下去,一瞬间就滚到了下面的平地,额头撞到拐角的柱子,晕了过去。

  状况只发生在这几秒钟之内,旁边从台阶电梯上下的顾客突然反应过来,大声尖叫。

  几乎是同时,已经有不少工作人员跑过来查看情况……

  陆云川肝胆俱裂,不顾一切地朝下跑,几乎是连滚带爬,无比狼狈,手臂也擦伤了。

  但他不管不顾。

  “颜颜,你怎么样?”

  薄颜的额头上都是血,双眼紧闭。

  陆云川慌张地把她抱了起来。

  薄颜刚出院,都还没有回到家,又再一次回到医院,而且还是以这么糟糕的情况回来。

  大家得到消息时,都吓坏了。

  尤其是苏雁翎,直接吓得脚软。

  “电梯怎么会突然停掉?那个超市的安全措施太差了!不行,这件事我绝不能这么算了,我要报警……”

  超市里发生这种事情,超市经理也是一路跟着来医院的。这时听到苏雁翎的话,擦着汗道歉,一个劲地表示,不管多少医药费,他们都会全额支付。而且还会赔偿薄小姐的精神损失。

  苏雁翎当时就怒了,“颜颜肚子里怀着我陆家的骨肉,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们赔得起吗?”

  苏雁翎是个信佛的人,平时大方柔和,很少说出这么重的话。现在气成这样,可见她有多紧张薄颜。

  超市经理脚都软了。

  看这些人的打扮气度,就不是普通人,他们根本得罪不起,不得已连忙给老板打电话。

  老板知道事态严重,在电话里骂了几句,让他先稳住伤者的家属,他马上赶过来。

  很快,宋羽和其他人得知薄颜在超市滚下楼梯的事,也很快赶来医院。

  奇怪的是,连宋少哲也来了。

  陆云川一直没有说话,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急救室大门,不管别人问什么,他都沉默不语。

  宋羽注意到他的拳头紧紧握着,脸上的咬肌紧绷,显然紧张到极点。

  她有些内疚,小声说:“都是我不好,没事出乱什么主意。今天师姐出院,怎么都应该先让她回家的。如果不去超市,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正在这时,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摘下口罩走出来。

  所有人都紧张地围上去:“怎么样?”

  “好在胎儿已经超过四个月,病人没有什么大问题。”医生严肃地说:“不过病人的体质不好,以后一定要更加小心,不要再有任何磕磕碰碰。”

  大家都细心地听着,不停点头应下。

  陆云川问:“医生,我现在可以去看看她吗?”

  医生点头:“病人已经缓过神来,没什么大碍。”

  得到医生确切的回答,超市经理大大松口气。好在大人小孩都没什么事,否则他这个经理的位置,只怕要保不住。

  不过随后他有些奇怪,超市的电梯,每天都会定时进行检查和维修,不应该会发生突然关闭这种故障。

  他一定要调查清楚这件事,还超市一个清白。

  病房里,薄颜已经醒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

  但所有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紧张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直到确定她什么事都没有,才稍稍松一口气。

  薄颜今天也算是有惊无险。当时滚下电梯时她也有些懵,下意识地护住了肚子,才没有伤到宝宝。

  不过此时看着所有人都惊魂未定的样子,她只能安慰大家:“你们也不用太紧张,医生都说了没什么事。以后我出门注意一些就行了。”

  “还出什么门?”苏雁翎连忙上前握住她的手,还没有说话就先红了双眼。

  “好孩子,你就是个苦命的。从小就没有过过好日子,现在好不容易怀孕了,还弄出这么事情。以后我搬来跟你一起。外婆不在了,就由我来亲自照顾你。”

  薄颜:……

  她连忙看向周怀采,小声说:“师父喜欢安静,人太多他不习惯的。”

  “对。”苏雁翎马上说:“你这个样子去打扰他老人家是不对的。我们陆家在京城也有几套房子,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以后我时时看着你,保证你不会再有任何摔伤碰伤。”

  “陆妈妈你不用这样。”薄颜心里很内疚,立即就要说出真相:“其实孩子不是……”

  陆云川立即开口打断她:“妈,颜颜刚刚受了惊吓,需要好好休息。我们都出去吧,让她安静一下。”

  宋羽也开口道:“是啊陆妈妈,刚才折腾那么久,你也累了。我先送你们回家好不好?”

  好说歹说,总算把几个老人家先劝回家,病房里很快只剩下陆云川和薄颜二人。

  薄颜叹口气,“云川,你明知道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没可能了。为什么要拦着我不让我说出真相?”

  苏雁翎很明显对她肚子里这个孩子充满了期待,如果到最后才发现孩子不是她以为的孙子,该有多难过?

  应该早些说出来,快刀斩乱麻。

  “你了解司靳夜吗?”陆云川克制地问:“如果让他知道孩子是他司家的,他会让你顺利生下孩子?然后一个人独自抚养?”

  薄颜一愣:“阿夜不是那样的人。不管怎么样,他不会伤害我和孩子。”

  “是啊,也许他不会强行要你流掉孩子。但以司家的地位,你觉得,他们会允许司家的骨肉,流落在外?”

  司家是百年名门,树大根深,生意圈几乎覆盖半个京城。到了司靳夜这一代,就只剩下一个男丁。但其余各种亲戚关系错综复杂,有时候为了利益,难保其他人不会不择手段。

  “如果你生下来的,刚好是个男孩……”

  陆云川有些不忍,但还是狠着心肠告诉她最坏的后果:“就算司靳夜不抢回去,这个男孩也会被司家其余人视为眼中钉,或者……筹码。”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