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终于成了陌生人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263章 终于成了陌生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3章 终于成了陌生人

  自从郑研来找薄颜闹过,不但没讨到任何好处,反而被司靳夜变相软禁起来,心里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在司靳夜的眼里,薄颜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她也完全明白,元净语为什么一定要她模仿薄颜。

  真是可笑,原来元净语早就看出来,司靳夜已经那么喜爱薄颜。所以找个冒牌的画中人,也要跟薄颜一模一样,才能让司靳夜放低戒心。

  但奇怪的是,元净语明明喜欢司靳夜,为什么还要把她这个冒牌的找回来?

  就不担心司靳夜会爱上了她?还是说,元净语根本就打从心底里瞧不上她,觉得阿夜绝不会喜欢她这个冒牌的?

  这些有钱人,真是莫名其妙。

  她原本虽然过得穷,但从没有享受过这种奢华富贵的生活,不知道原来不劳而获可以让人这么快乐。

  如果以后让司靳夜知道真相,再把她打回原形,那她该怎么办?

  郑研突然又想起一个更重要的事,司靳夜在京城凶名在外,并不是个什么温和的人物。

  如果知道她骗他,搞不好小命都保不住。

  郑研被这个想法吓到,脊背惊出了一身冷汗。

  于是这几天她格外听话,天天待在病房里,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司靳夜不用应付郑研,少了一件头疼的事,逐渐把重心转到元净语的治疗上。

  不管他和薄颜之间走到什么地步,他都想让她好好的,不要被任何事情困扰到。

  更何况……

  如果确实是元净语做局害薄颜,那这件事也是因他而起。

  是他没有注意到元净语的内心变化,才会导致悲剧发生。

  司靳夜和莫特医生从病房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听他细说元净语的情况。

  元净语的求生意识很强,能醒的概率比医生最初预期的要更高。

  所以,不超过三个月,元净语肯定能醒。

  司靳夜沉郁了多日的眉眼终于稍展,“麻烦你了。”

  莫特医生道:“司先生不必客气,只是份内事。”

  二人走出转角的时候,正好碰到薄颜。

  她手里拎着个热水壶从走廊那头走过来,看到高大挺拔的俊美男人,突然恍了神。

  明明只是几天不见,但她却觉得好久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此时听到他在跟医生谈论元净语的病情,心里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前几天她可以用强势的态度去怒怼郑研,但怼过之后呢?

  是更深的寂静涌上心头。

  不管是郑研,还是元净语,都比她重要。

  可能对于司靳夜来说,她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鲁莽地撞进他的世界,还企图占领他的领地。

  于是他不耐烦了,亲手把她赶出来。

  落得如此下场,是她活该。

  心里头千回百转,但薄颜脸上却没有任何情绪外露。她朝司靳夜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慢慢走过去。

  好歹以前也喜欢过他那么久,就算被他的女人缠上,但见面就装成陌生人,连招呼都不打,似乎又太刻意了一些。

  薄颜的笑容太过从容,狠狠刺伤了司靳夜。

  她太平静了,就像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上司,再见面时,仍然可以微笑问好。

  司靳夜的喉咙滚了滚,想叫住的话卡在喉间,眼睁睁看着她从面前走了过去。

  没有人注意到,他放在身侧的双手已经紧紧攥住,用力到指关节泛白。

  莫特医生微微挑了一下眉梢:“司先生,认识那个女孩?”

  司特很低地说了句什么,莫特医生没听清楚,但也知道他的情绪不佳,于是没有再问。

  日子就这么静静地淌了过去。

  外婆一直没有找到,薄颜从最开始的恐惧焦灼,到现在的静如死水。

  她不愿意去想外婆是不是已经遇害,仍然拜托一切可以拜托的人,努力地寻找外婆。

  她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稍稍有些名气的侦探都被她请来了,散尽家底,都不愿放弃。

  天气越来越热,薄颜的体寒症也渐渐没那么严重,医生批准她可以出院了。

  而这时,薄颜的肚子已经四个多月大,稍稍有些隆了起来。

  突然之间,她就从一个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妈妈。

  薄颜出院那天,太阳很猛。明晃晃地在头顶照着,却照不进心底最深处,那个死气沉沉的地方。

  薄颜拎着简单的行李,站在医院大门外。

  司靳夜知道她今天出院,很早就等在医院外面。远远看着她挺着个大肚子,脸色算不上好看。

  明特助见薄颜站了很久,忍不住问:“靳爷,我们要不要现在过去?”

  元净语的治疗方案越来越明朗,莫特医生说她很可能随时会醒,总之是非常有把握的。

  但元净语一直不醒,薄颜的行动就仍然被限。

  再加上薄颜对他陌生疏远的态度,让他的情绪异常低落。

  司靳夜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公司上下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靳爷最近也太过阴晴不定了,气压这么低,他们找他签个文件都仿佛历劫归来。

  于是千方百计想找明特助帮忙。

  实在是靳爷现在太过阴鸷,就像一个移动的空调似的,走到哪里,都像刮过阴风阵阵。

  明特助对此也十分无奈。

  他知道症结所有,但帮不上一点忙。

  靳爷身边有了郑研,郑研还怀着他的孩子。

  颜小姐也怀孕了,一直没有说出孩子的爸爸是谁。但最近陆云川总在医院进出,那殷勤的样子,想当爸爸的态度不要太明显……

  今天颜小姐出院,难得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明特助自然劝靳爷抓紧时机。

  司靳夜靠在椅背上没有反应。

  明特助试探地喊了一声:“靳爷,等颜小姐出院,只怕以后再想见到她,会更难了。要不要现在去给她打声招呼?如果她愿意,送她回家也好。”

  司靳夜抬起眼皮,漆黑的眼底透着几分沉郁。

  “你话很多。”

  明特助还是有些不甘心:“靳爷,要不我替你过去问问颜小姐,要不要我们送她回家?”

  司靳夜还是没有出声。

  明特助实在是琢磨不透他的心思,开始分析如果他擅自去找颜小姐,被开除的可能性大不大?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司靳夜阴沉沉的声音:“你的办事能力退化了?怎么磨\/蹭到现在?”

  明特助一个激灵,立即反应过来。

  他嘴角一扬,怨念十足地想到,想接就接,干嘛还摆着张臭脸。

  明越打开车门下车。

  却见一部白色轿车停在不远处,陆云川打开车门下来,快步走到了薄颜身边。

  “抱歉来晚了,有点堵车。”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