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不能离开京城半步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252章 不能离开京城半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2章 不能离开京城半步

  薄颜被陆云川牵着手走,只觉得非常不自然,悄无声息地把手抽了回来。

  陆云川察觉到她刻意的疏远,垂下眼眸,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

  不过他很快又震作起来。

  就算有司靳夜挡在中间又怎么样?既然他选择了郑研,那就已经表明他已经单方面放弃了薄颜。

  他还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也有足够的努力和真心。

  “云川,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薄颜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陆云川有些不安地看了眼她,确定她并不是怀疑什么。

  他稍稍放下心来,装作很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故意卖关子:“你猜?总之肯定都是你爱吃的。”

  薄颜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

  住院这些天很闷,外婆找不回来心情更闷。

  恐怕只有美食能让她稍微放松一点,连续猜了好几样菜品,陆云川都笑而不语。

  不过看到薄颜明亮动人的眼神,他心里也很高兴,努力按捺住伸手抚向她秀发的想法。

  “只要你喜欢,以后我天天给你送来,好不好?”

  “算了吧,太麻烦了。”#@$

  “不麻烦的,又不用我亲自动手。”

  二人的气氛还算融洽,陆云川看到薄颜现在终于能心平气和跟他说话,心跳不由加快。

  正在这时,薄颜突然感觉到什么,回头看了看。

  司靳夜单独手插兜,站在走廊的尽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离得太远,薄颜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得他周身都散发着一股,不太好惹的气息。%(

  陆云川也回头看到了司靳夜,有些不安地问:“颜颜,他怎么……”

  薄颜很快收回目光,“可能是出来替郑研拿药的,不用在意。我们快走吧。”

  陆云川的嘴角悄悄地扬了一下,和薄颜加快脚步。

  司靳夜重新回到郑研的病房。

  郑研还没有醒,明特助连忙迎上来。

  “靳爷,怎么这么快回来?饭菜合不合颜小姐的胃口。她肯定很感动……”

  话都没说完,突然感觉周围气压猛然变低。

  司靳夜道冷声道:“很合她胃口。”

  刚才薄颜猜了几道菜名,都猜中了,都是她爱吃的东西。

  既然合胃口,靳爷为什么,还是一脸全世界欠他几个亿的样子?

  明特助悄悄去观察司靳夜的脸。但他的表情波澜不惊,眼神有如深海,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

  司靳夜站在病房门外,看了眼躺病床的郑研,“你留在医院看着她,我先回一趟公司。”

  “靳爷是不是有什么要忙的?交给我来办就行。还是您留在医院吧。”

  救命,要他在医院照看这个作精?他宁愿连续加班一个月!

  司靳夜回头,冷眼看着他:“轮到你来安排我的工作了?”

  明特助心疼一凛,“属下不敢!”

  司靳夜没再多说什么,拿了车钥匙就走。

  他的脚步迈得很快,浑身上下,都有种控制不住的燥意。

  司靳夜已经连续工作好几天,饭不肯好好吃,觉也不能好好睡。

  他看起来一天比一天憔悴,周身气压总是阴沉沉的,整个司氏集团都笼罩在一片乌云密布当中。

  司氏集团的职员们,都觉得现在的公司水深火\/热,而且一天比一天恐怖。

  简直苦不堪言。

  这天司靳夜正在主持会议,他的腹部突然剧痛难当,按着肚子倒在会议桌上。

  整个会议室的高层都吓坏了。

  明特助连忙送他到医院。一检查,因为好几天几乎粒米未几,又没有好好休息,得了很严重的胃炎,需要在医院好好调理肠胃。

  明特助一一应下。

  郑研得知司靳夜住院,而且已经好几天没来看望她了,又心疼又愤怒。

  她想去见见司靳夜,却被明特助拦在病房外面。

  “郑小姐,靳爷刚刚吃过药睡下,医生叮嘱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他。”

  “你算什么东西!我要见阿夜,你也敢拦?”

  明特助一眼一板,语调里不带任何情感色彩,“抱歉,郑小姐请回吧。等靳爷醒来,我会询问他是否要见你。”

  郑研气得直跺脚,可是明助理对她不近人情,她只能跑回病房哭。

  正好张姐过来看望她,轻声安慰。

  “郑小姐你别哭啦。好歹司先生已经接你回家住了。你都不知道,以前司先生对我们元小姐有多好?可是自从那个薄颜来了之后,对我们元小姐做了很多坏事,司先生就是视而不见。”

  郑研突然抬起头,看着张姐:“张姐,元小姐这次出事,杨医生明明看到是薄颜放的火。可是薄颜太狡猾了,硬说杨医生是近视,根本看不清人。”

  张姐瞪大眼睛,“原来杨医生亲眼看到薄颜放火了?司先生怎么说?为什么不报警?”

  “杨医生确实是中度近视。他又是个很正义的人,被薄颜诈得自我怀疑……”郑研假装难过,“而且阿夜似乎更加信任薄颜,他说在不够明确的情况下,不准杨医生报警。”

  张姐恨声道:“司先生被薄颜骗了,真是糊涂!”

  “张姐,其实那天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城堡的?有没有可能,你来证实薄颜是在大火起来后,才离开城堡的?”

  城堡里只有一个监控,不能判定出起火时间是几点几分。所以就算证实薄颜来过,也不能证明就是她放火。

  张姐的眸光一闪,似乎明白郑研在暗示什么,她低声道:“我仔细想想。”

  “这件事,事关元小姐的安危,张姐你一定要好好地想。”

  “我知道了。”

  张姐回去后没多久,就有警察找到医院来,指出有人亲眼目睹薄颜点火烧窗帘,有些话要再问问薄颜。

  宋羽在一旁听着,是真生气了。

  颜颜根本就没有放火,这件事没完没了是不是?

  陆云川也忍不住说:“那个杨万洲不是近视吗?而且他当时的眼镜摔坏,他说的话,根本不能成为证词。”

  警察点头道:“这点杨万洲有如实相告,而且眼镜也确实是摔破了。但是他觉得他看到的人,就是薄颜。”

  “同时,元小姐的保姆张姐,刚好在那时回来了。她远远看到城堡着火了。而且起火的时候,就是薄颜离开城堡的前五分钟。”

  薄颜皱眉:“张姐不是放假了吗?怎么突然回来?”

  “薄小姐不用太紧张。现在我们只是暂时怀疑你与纵火案有关。但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不会对你进行抓捕。但在水落石出之前,你不能离开京城市半步。”

  所以,薄颜又重新被限行动。

  出国演奏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

  司靳夜从一片黑暗中醒过来,只觉得头痛不已。

  明特助快步走过来,听到他喊了声,“颜颜我头痛。”

  他愣了一下,突然有些心酸。

  司靳夜这么挂念颜小姐,心里肯定是很喜欢很喜欢她的。

  司靳夜看清是他,手指按着眉骨,疲倦不已。

  “看你的脸色,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明特助快速地说:“靳爷,杨万洲举报了颜小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