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那就换了吧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24章 那就换了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章 那就换了吧

  东院有很多空房子,就连张青青住的那间,都是宽敞明亮,装饰得简单豪华。

  但是张子薇故意弄出光线最差劲那一间给薄颜,除了不想让薄颜住得舒心,也有下马威的意思。

  原以为薄颜就是个没见识的乡下土包子,能住这么漂亮的卧室都要乐疯了。

  怎么都没想过,她会捅到老夫人这里来。

  张青青这个蠢货,真是被她害死了!

  就连薄崇礼都疑惑地看过来,不冷不热地问了句:“东院有那么多房间,怎么让薄颜住杂货房?”

  这个时候张子薇不在,薄悠然可处理不了这种问题。

  薄悠然心念急转,柔声解释:“姐姐,现在天气太热了,妈妈可能是怕你热着,才会给你安排那个比较凉快的房子。

  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和你换的。”

  薄颜点头:“嗯,我不喜欢。那就换吧。”

  薄悠然一咽。

  她住的可是东院最好最大的房子,空气光线都是一等一的。

  说这些场面话,只不过是堵一堵薄颜的嘴。

  薄颜怎么敢应下?

  就凭她这个浑身脏兮兮的土包子,也配住到她的房间?

  薄悠然心道回家再跟妈妈商量,实在不行,就便宜薄颜,赶紧给她换间好点的卧室。

  至少别在老太婆这里留下把柄。

  但薄老夫人已经看出门道来,再叮嘱几个小辈几句,就让她们散了。

  最后,她让玉姨悄悄过去看一下。

  玉姨很快就出现在薄颜的卧室。

  房间收拾得很干净整洁,但空气里飘着那股发霉的气味,还是让玉姨皱了眉。

  她的窗边还有一棵高大的香樟花,花期已经过了,但树叶繁茂,到了夜里虫蚊肯定超多。

  这几天没有下雨,但玉姨还是敏锐地发现,墙角边有发霉的痕迹。

  她的眉心越皱越紧。

  回到主宅后,如实禀报。

  薄老夫人听了,眼里尽是森寒。

  “张子薇这个小贱\/货,居然敢把花招使到我的亲孙女身上?

  你去,亲自给薄颜挑一间最好的房间,要亲眼看着那些佣人,把颜丫头的房间布置好。”

  玉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应道:“是。”

  薄老夫人没好气地问:“你还想说什么?”

  “本来,我只是一个管家,不应该谈论老板的家事。

  但是有句话我还是要提醒老夫人,颜丫头才是薄家的亲血脉,是真千金。

  她打小没了母亲,父亲又对她心怀芥蒂,唯一能庇护她的,只有老夫人您了。”

  薄老夫人道:“我让你亲自去给她挑房子,还不够重视她?”

  玉姨说:

  “刚才悠然小姐已经说过,如果颜丫头不喜欢那个房子,可以互换,颜丫头也应下了。

  悠然小姐敢这么嚣张,也是仗着大家宠爱。”

  薄老夫人公私分明,没有因为庄兰的事而厌恶薄颜。也没有因为薄悠然不是亲生的,就对她差别对待。

  但是于心而论,玉姨是真替薄颜感到不值。

  明明薄颜才是薄崇礼的亲生女儿,本应该是千娇百宠着长大才对的。

  她又做错什么?

  从小被送到乡下,吃了那么多苦头,再接回来,真千金都变得像个外人了。

  那些小丑都可以随便在她身边埋汰人了。

  薄老夫人听明白玉姨的意见,又有些不舍得让薄悠然受委屈:“真要让悠然和颜丫头换房子吗?”

  玉姨恭敬地说:“我不敢替老夫人做主。”

  薄老夫人心里不太高兴。

  话都说这份上了,还不是给她做主?

  不过她仔细想了一下玉姨的话,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这些年张子薇越发嚣张,都敢直接在公司安插娘家的人。

  张子薇家世普通,娘家那边的人,文化修养不高,能力人品更是样样不行。

  在公司里混个主管经理的位置,吃闲饭还是小事,就怕把公司的事情搞砸,给崇礼拖后腿。

  说起来,也是因为老夫人太宠爱悠然,让张子薇觉得自己地位稳固,才敢这么得寸进尺。

  薄老夫人最后一咬牙,拍板道——

  “那行,你再跑一趟,亲眼看着悠然和颜丫头把房子换了。但也要注意分寸,不要让悠然太没面子。”

  玉姨眼底有几分微妙的喜意,恭声应道:“是。”

  东院,张青青又开始对着薄颜开启冷嘲热讽模式——

  “就你会打小报告。看看,老夫人还不是没理你。悠然那么优秀,也是你这种土包子能比下去的?”

  薄悠然坐在一旁没说话,但心里已经慢慢安定下来。

  欣赏着自己刚做的漂亮指甲,薄悠然自己都觉得好笑。

  薄老夫人这些年对她也算宠爱,怎么可能会因为薄颜告个小状,就真的让她和薄颜互换房间。

  看来,薄颜是真的没什么能耐,以后可以不必在她身上费那么多功夫了。

  薄颜冷眼看着张青青,好心提醒她:

  “你这把qiang倒是好使,指哪打哪。但你最好别忘了,抢打出头鸟,小心哪天被打落枝头,哭都没处哭。”

  张青青哈哈哈笑了几声:“表姐,你是不是疯了?

  当着我和悠然的面,挑拨我们的感情?我告诉你,我们姐妹俩是真感情,谁都挑拨不了。”

  说着张青青亲密地抱着薄悠然的手臂,挑衅地看向薄颜。

  看着张青青靠近,薄悠然心里腻歪极了,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臂,离她远点。

  薄颜看得有些好笑,懒得再理这对塑料姐妹花。

  正在这时,玉姨突然再次出现在东院客厅,并且带着好几个壮实的佣人。

  薄悠然眼皮一跳,连忙问:“玉姨,您这是怎么了?”

  玉姨笑盈盈地看着薄悠然,解释:“是这样,刚才颜小姐不是说,很不喜欢她现在的房间吗?

  正好你喜欢颜小姐的房子,老夫人就做主了,让你们把卧室都换一下。正好皆大欢喜。”

  薄悠然脸色一僵,好像听不懂玉姨的话,好半天才缓慢移动视线,目光有几分尖锐地看着玉姨。

  “你说,是奶奶让我们换房子?”

  疯了吗?

  她住了十年的卧室,都住习惯了,现在居然要让她换给一个穷酸的土包子?

  她不愿意!

  玉姨仍然笑得亲切,“是老夫人的意思。说起来也巧,悠然小姐现在的卧室,正好就是颜小姐小时候的卧室。现在换回来,也算是物归原主啦。”

  物归原主?

  这是哪门子的物归原主?

  分明就是借着换房子的动作,警告她要对薄颜客气点。

  薄悠然都差点控制不住扭曲的五官,狠狠捏住五指,表情才没有崩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