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一不做二不休_薄颜司靳夜
玉米小说 > 薄颜司靳夜 > 第236章 一不做二不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6章 一不做二不休

  司宅这里的地段太过僻静,很难叫到车。

  薄颜怀着孩子,又确实不宜再受风寒。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感激地说:“谢谢你,明助理。”

  明特助亲自替她打开车门,薄颜没有扭捏,坐了进去。

  明特助一边开车,一边劝说——

  “颜小姐你不要生靳爷的气。当时靳爷捡到手链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交给警察,而是先找你确认,说明他心里还是护着你。”

  “但他怀疑我。”薄颜脸上没什么表情,无所谓地说:“算了,这件事我不想再多说。”

  她和阿夜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也曾日夜相对。他教导她怎么对付坏人,教她学习。她的喜怒哀乐,都曾跟他紧紧相连……

  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他还不了解么?

  怎么可以冤枉她放火伤人?

  难道在他眼里,她就跟普通的妒妇一般,为了爱情就可以盲目伤人?

  “元小姐伤得很重,医生宣布可能会永远成为植物人。靳爷是因为太过伤心了,才会判断失误。等过一段时间他缓过神来,会想明白的。”

  不管他以后想不想得明白,这一刻的怀疑,已经让她心灰意冷。

  薄颜疲倦地闭上眼睛,不愿再谈。

  从后视镜看到薄颜的表情,明特助知道她现在心烦,肯定听不进去任何话。#@$

  于是不再劝说。

  司宅那边,薄颜刚离开,郑研立即从楼上跑了下来。

  她激动地问:“阿夜,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是不是找到证据,证明薄颜去过城堡?为什么不交给警察?难道你想让元小姐死不瞑目吗?”

  “净语还没死!”司靳夜冷眸看着她,警告道:“这事不许再提。我自有分寸。”

  “你有什么分寸?”郑研仗着司靳夜宠她,尖锐地叫起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会失去了一段记忆。但我们以前明明是相爱的,可你在找到我之前,你就移情别恋了。你喜欢上了薄颜对不对?所以就算明知道她是凶手,你也舍不得让她去坐牢,对不对?”

  “别胡说。”司靳夜冷硬道:“只是一条普通的手链,根本不能证明什么。”

  “如果手链不能证明什么,你为什么不敢交给警察?”

  郑研浑身紧绷,眼眶圆睁咄咄逼人,“阿夜,薄颜她仇视元净语,就放火烧死她。她也同样恨我把你抢走了!如果有一天,她也来放火烧我,我该怎么办?难道我也要跳楼逃生吗?”

  “她会来伤害我的孩子。就算为了我们的孩子着想,你都不应该再包庇她!”

  郑研边说边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什么都要把司靳夜把证据拿出来。

  司靳夜烦不胜烦,眼底已经充斥着不耐:“你安静点。这件事你不准再参与半句。事情真相是什么,我自会查清楚。”

  司靳夜在京城凶名在外,没人敢对他不敬。

  这阵子由于怀孕,司靳夜太过迁就郑研,让她产生错觉,以为自己的哭闹可以影响到他。

  直到这一刻她才突然醒悟,司靳夜不爱她。哪怕认错了人,相信她怀了他的孩子,也不会像宠着薄颜那样,去宠她。

  他甚至,连跟她亲近都不愿意。

  反正不管她怎么小心翼翼去讨好,司靳夜就是不爱她,对她永远都是一副疏离冷漠的表情。

  既然得不到他的爱了,那她为什么不任性一点?

  反正她怀着孩子,母凭子贵,就算做事再出格,阿夜也不会赶她走。

  再说了,元净语都已经成了活死人。只要再除掉薄颜,阿夜的身边,就永远都只有她一个人了。

  想到那样美好的未来,郑研死死攥紧手指,兴奋得鼻翼都在扩张。

  她非但不肯闭嘴,反而叫得更加大声:“薄颜她害了元小姐,还想害我。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

  嘶声喊完,她就哭着跑了出去。

  司靳夜烦躁得额头突突地疼。

  “明越,你找人看着她。”

  久久没人回应。

  司靳夜转过头去看,才发现特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不必猜都知道他去送薄颜了。

  那丫头够厉害,把他身边最信任的人都收服了。

  真是闹心!

  明特助把薄颜送回医院后,又迅速赶回司宅。

  知道司靳夜头疼,他忍不住嘀咕道:“靳爷,就算郑小姐是真的画中人又怎么样?你现在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又没结婚,为什么不可以分手?”

  正常人谈恋爱,都是不合则分。怎么到了靳爷身上,就非要负责任不可?

  不过……

  怪只能怪靳爷让郑研怀了孩子。

  司靳夜脸色难看,冷淡地盯着他:“胆子越来越大了,连上司的家事都敢议论?”

  明特助心里也有点火气,壮着胆子说:“明明颜小姐才是可以拯救你的人。而且我看得出来,你最喜欢的人,就是颜小姐。为什么非要为了一个,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记忆点的人,去辜负颜小姐?”

  司靳夜气得额头更疼了。

  “闭嘴!把我的位置让给你来坐好不好?”

  老板的位置,明特助可不敢坐。

  但这一次,他是真的憋不住,“刚才郑研都已经说过,元净语可以从轮椅上站起来,跟颜小姐打架。这说明元净语以前一直在撒谎。”

  “上次你就冤枉了颜小姐,这次一定要三思。”

  元净语的双腿明明是有知觉的,却可以面不改色地朝自己大腿扎了两刀。

  一个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真的会痴情到为了周进而跳楼自杀?会不会,她那次跳楼都只是为了造成断脚的假象——

  这个猜测,让明特助悚然一惊!

  明特助的话,正好戳中司靳夜最心梗的地方。

  如果郑研那些话是真的,那么之前对薄颜怀疑而造成的伤痕,他该怎么补偿……

  但是——

  司靳夜太阳穴突突直跳!

  “如果郑研的话可信,那么薄颜今天就极有可能是纵火的人。”

  两个女人打架,一般都是扯衣服、拽头发的。

  混乱中,薄颜的手链掉在了地上……

  听到司靳夜冷静的分析,明特助还是不服气:“可是,颜小姐的手链明明没有掉。分明就是有人想陷害她。”

  司靳夜最希望不是薄颜放的火。

  但他必须把最坏的结果也分析清楚。

  “薄颜很聪慧,思维敏捷。也许她发现手上的手链丢了,又不敢回城堡找,于是买了条一模一样的。”

  “靳爷,你这都是凭空猜测!也许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随便给颜小姐定罪,对她不公平!”

  司靳夜看起来疲倦无比,按着眉心道:“你去医院守着。净语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立即通知我。”

  明特助忍着一股火气,应道:“是。”

  郑研躲在楼梯口,把二人的对话都听了进去。

  虽然司靳夜句句都在定薄颜的罪,但这样才最可怕——

  明知道薄颜有罪,他都不肯为难她,甚至把犯罪证据都收了起来。

  不行!

  既然这场火灾不能把薄颜送进牢里,那她就找人,直接把薄颜送上西天!

  一不做二不休,郑研轻手轻脚回到房里,打了个电话出去。

  “黄杰明,你帮我办个事。事后给你五十万……”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