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老成精鬼老灵_自九叔世界不朽
玉米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七章 人老成精鬼老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章 人老成精鬼老灵

  知道亲人血对僵尸增益有多大的王禹,那里会眼睁睁的看着皇族僵尸嗑药回血。

  数个蹿越,他也冲进了七十一阿哥所在的帐篷。

  可入目所及,整个帐篷却是空荡荡的,别说皇族僵尸了,就连个毛都没有。

  看着帐篷背面,不知是七十一阿哥的人,还是皇族僵尸划出豁口。

  王禹沉吟了片刻,未曾莽撞的追击出去。

  皇族僵尸虽然被他破了喉咙泄了尸气,实力已经大跌,但王禹可不想一个人直面它濒死前的反扑。

  还是与帐篷外的千鹤道长汇合之后,在行追击比较合他意。

  反身出了帐篷,王禹学着前身记忆里请示千鹤道长时模样,依葫芦画瓢拱手微躬:“师傅,七十一阿哥在乌管事与三大内卫的护持下,划开帐篷背面逃了。

  那头皇族僵尸目前已经追击而去,不知我们接下来该如何自处?

  是先收敛师兄们的遗骸,还是继续追击?”

  站在西,如破布娃娃一样身体前的千鹤道长,听到王禹的请示这才抬起头:“师傅?阁下这句师傅贫道承受不起。

  不知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我那可怜的小弟子现如今又如何?”

  拱手微躬做请示状的王禹,听完千鹤道长那略带疑问的话语之后,没在继续装下去。

  被一个非常了解前身的江湖老油条揭穿身份,并不会让他感到意外,他也没有完全不能暴露身份的想法。

  天大地大,他有手有脚的何处去不得,如无必要,根本没必要纠结前身的身份固步自封。

  “道长眼力高明,在下佩服,不知道长为何不继续难得糊涂一回。

  要知道,只要在下还在承继道长弟子的身份,就必然会冲杀在消灭那头皇族僵尸的第一线。

  不是在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真与那头僵尸放对,在下所能起到的作用,未必就比道长差了。”

  “贫道至今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能在无法力开剑刃、无童子指尖血开剑锋的情况下。

  只凭借一把普通的符箓剑,就斩开一头,快要登临飞僵之境的僵尸喉咙。

  你真的很像小北,容貌像、声音像、性格也像、就连气息都一模一样。

  若非小北久在贫道身边,一举一动都在贫道的眼底下。

  恐怕,贫道也分辨不出你与小北到底谁是谁。

  小北虽然自小经受过苦难,有些早熟。

  但与阁下历经沧桑的淡然气质相比,还是嫩了一点。

  阁下的身手,也超出小北太多太多。

  若非阁下对我东、南、西三个徒弟的死太过平淡,贫道真的未必敢确认你并非小北。

  我千鹤一生最自豪的非是一身技艺,而是我那四个弟子之间的手足之情啊!”

  看着神情暗淡的千鹤道长,王禹未曾对他的自言自语,做出安抚的应答。

  他们终究只是两个才认识片刻的陌生人,人家四个弟子此刻都死光了。

  他说什么,恐怕都会被当做风凉话。

  间接了解到自己最小的徒弟小北很有可能也没了。

  千鹤道长终于忍不住,仰头喷出了一口精血。

  他是罪人啊,他居然为了一己之私,葬送了自己四个徒弟的命。

  他到底造的什么孽啊!

  “小北也没了?小北也没了!

  咳咳,贫道不该贪图张勋承诺的国师之位啊!

  德不配位必遭天殃。

  师傅为我批的命格,还真是算死了贫道的一生啊!”

  细细碎道良久,千鹤道长又喷出一大口精血。

  肉眼可见,他整个人的气色都开始陡降,像是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年一样。

  眼见千鹤道长精神涣散、气血大崩、面露死相。

  王禹稍许动了动手指,有为千鹤道长推宫过血,平复他体内气血的想法。

  可稍稍过了一下脑子,这种想法就被他压了下去。

  推宫过血所需要消耗的气力与精神可不小。

  刚刚经历过与皇族僵尸大战的他,若是再为千鹤道长推宫过血。

  只怕连走路的力气,都未必能剩下。

  皇族僵尸未除,周边还有大量快要尸变的死尸环绕。

  他再圣母心,就是对自己这条好不容易夺下来的小命不负责。

  对于王禹的内心波动,此时有点油尽灯枯皮相的千鹤道长并不知晓。

  就算知晓了,估计也不会同意王禹的救助,四个弟子的死破了他的道心。

  他若活着,会一辈子都活在愧疚当中。

  如此一来,还不如就此逝去为妙,黄泉路上,自己这个师傅还能为他们在遮风挡雨一时。

  “贫道有罪,贫道有罪啊!……”

  心存死志的千鹤道长碎碎念片刻,这才自悲伤的世界里回过神来。

  纵然他以想一死了之,可有些事终究还是要了手的。

  “阁下行事爽朗大气,贫道临死前有想于阁下求问一件事。

  我那徒儿是阁下杀的吗?”

  “小北之死与道长相同,他乃求死,非我所杀。”

  亲耳听到王禹给出的答案后。

  千鹤道长本来紧绷着,随时可以发出同归于尽一击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虽然,他已经从王禹刚刚与皇族僵尸搏命的行径里,有了些许猜测。

  可终究不算落实。

  现在落实之后,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我信阁下之言,阁下是英豪之流,一身功夫几近出神入化。

  没必要骗我这个将死之人。

  贫道不才,临死之前有三桩生意想和阁下做个交易。

  贫道会为这三桩生意付出足以令阁下动心的报酬。

  第一个交易,乃是除掉这周边被皇族僵尸若杀害之人。

  包括贫道。

  糯米虽可拔除尸毒,可这皇族僵尸毒性太强,贫道此刻气血大崩尸毒即将攻进心脉。

  为了不留在人间,与那皇族僵尸一般混乱苍生,还请阁下送贫道一程。

  为此,贫道愿将师门功法青阳诀赠与阁下。

  此诀乃玄宗正统,无论修习与否,都对阁下没有坏处。

  第二个交易,则是请阁下不惧艰险,继续除掉那头皇族僵尸。

  那头皇族僵尸已经成精了,它的成长速度远超普通僵尸。

  以它刚刚的表现来看,只怕它已经通了灵智。

  阁下与它之间的仇恨可不小。

  若说它日后恢复过来,不会报复阁下,只怕阁下自己也不信吧!

  这桩交易,贫道愿付出独门秘法阴德秘术。

  此秘术若落在身具大功德之人手中,便似如虎添翼。

  不敢说心想事成,却也可说一句无往不利。

  第三个交易,则是贫道的一点私心。

  我那徒儿既然已经逝去,还请阁下莫要在以其名行走江湖。

  就让小北,随贫道一起尘归尘土归土吧!

  此桩交易,贫道愿意付出积攒多年的财货。

  那些财货都在贫道道场主卧床下的暗格里,阁下可尽情取用。”

  对于千鹤道长的交易与报酬王禹动心了,怦然心动的那种!

  他有道士王禹的记忆,可不是什么都不了解,就傻乎乎乱充好人的白莲圣母婊。

  千鹤给出的条件真的很丰厚。

  青阳诀乃是千鹤主修的道门玄功,修至最高境界可扣开真人境门槛。

  可别小觑真人这个词,修道者自入道的道童算起,可是要接连跨越道童、术士、练师、法师、祭酒五个境界才能得证真人。

  至于真人之上的真君、天师、道宗等境界,早已随着时代演变成为传说。

  阴德秘法也不是什么下九流的改命术法。

  要知道,千鹤道长的岁数与资质在茅山老一辈弟子中,其实并不占据什么优势。

  可凭借着阴德秘法。

  他这个年岁最小的弟中弟,居然在修为上,直追同辈最强的那几人,用一句恐怖如斯都不足以形容他!

  反倒是千鹤道长一生积累下来的钱财,有点不入王禹的眼。

  世间的荣华富贵,他早年提着脑袋在东南亚打拼时,就已经享受过了。

  生死面前趟过两次以后,这些身外物于他而言,不过过眼云烟罢了。

  “这三桩交易在下同意了,我王禹在此对你承诺,你所求者我王禹必然办到。”

  没有什么指天发誓也没什么歃血为盟,可千鹤道长听到王禹郑重的承诺之后,却很是心满意足。

  对于某些人来说,一诺之重何止千金,如此,足够了!

  得到了满意答复的千鹤道长,勉力调动体内仅存的法力双手开始结印。

  数息之后,一道光符自他的额前开始缓缓成型。

  “天地听我号令,祖师听我陈情,文曲加持我身,符箓如我心意,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千鹤道长咒语念完,那已然成型的光符,就嗖的一声印进了王禹脑海。

  如此手段看的王禹目露艳羡。

  玄门正宗果然手段不凡,居然还能如此留下传承?

  闭目定神,王禹对光符中储存的信息做了一次大概浏览。

  与道士王禹记忆里残存的功法内容,做了一个初步对比。

  没问题!千鹤道长果然是个信人。

  “嗷呜……”

  一声似狼嚎又似狗吠的怪叫,唤醒了沉寂在新知识中的王禹,诈尸了。

  皇族僵尸成了精后,它体内的尸毒果然远超一般僵尸。

  那些运尸队员们死了可还没有一个小时呢!

  “还请阁下送我一程。”见王禹回过神,自觉快要尸变了的千鹤道长,立马出言要求王禹履行诺言。

  看着面色泛白、犬齿增生、指甲泛黑的千鹤道长。

  王禹目光闪烁了一下后,随即将天纂青箓剑刺进了千鹤道长的心口。

  送了这位值得尊敬的道门高功最后一程。

  抽剑而出,王禹反身一剑斩开了身后的帐篷门帘。

  生人的气息与澎湃的气血,开始肆无忌惮的展露在高树林内。

  那些在尸毒驱使下,已经诈尸了的运尸队员们。

  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冲着王禹聚拢了起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