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招不架只一下_自九叔世界不朽
玉米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三章 不招不架只一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章 不招不架只一下

  砰的一声,一道堪比狗熊的身影自大杂院大门外飞了进来。

  两百多斤的人体在速度加持下如陨星一般,将站在门口猝不及防的三名精锐雇佣兵撞得东倒西歪。

  如此一幕看的立在主厅里的卡洛夫眼皮直跳。

  当年王禹带队杀上奇卡家族驻地的时候,也曾经发生过与这一幕相似的场景。

  他始终记得,自己那位能空手勒死一头成年棕熊的堂兄,如破碎的玩偶一般,砸进家族会议室时的场景。

  踏、踏的脚步声让卡洛夫不由得想起了当年。

  王禹杀进奇卡家族时他的脚步声,好像也是这样的!

  结合刚刚莫斯的话对比一下昔年的场景,卡洛夫觉得自己似乎猜到了一点真相。

  约翰说的没错,王禹那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屋内替身做替死鬼,降低自己的警惕性,屋外真身出动,出其不意的展开杀戮!

  一个寒颤,纵然卡洛夫久经沙场,也不由得冒出了一身白毛汗。

  但他终究不是当初的富家公子哥了。

  纵然心中惊惧不减,但还是做出了一名精锐雇佣兵该有的反应。

  左手一个震颤,一柄小巧精致的手枪,出现在他手中。

  在来人走到无遮无挡的前院正中间时。

  对于屋内还有人手执枪械,庭院里的来人心里是有准备的。

  但只要执枪的人,不是那种万中无一,只凭感觉就能射中敌手要害的枪王。

  来人并不觉得,几只烧火棍能对自己产生威胁。

  枪械的威力确实不容小觑,可那也要看场合与数量。

  八卦宗师程庭华当年确实是被洋枪给射死的。

  可那是因为他身处绝地无处闪躲。

  换个山地密林类的场合,以程庭华的实力未必就会死。

  譬如刚才,他面对那六个手执烧火棍的大马猴时。

  只是提前预判大马猴们的动向稍许位移几步,就避开了他们烧火棍中子弹。

  志得意满的来人万万没想到。

  他确实没撞上万中无一的枪王,也没碰上身处绝地,却遇到枪阵的环境。

  可他却碰上了一个琢磨了七八年,该如何以枪械杀伤武功高手的精锐雇佣兵。

  一缕血花不受控制的在来人右臂上炸开。

  若非火力小的可怜。

  来人的身体坚韧又远超常人。

  只怕庭院里应该有一条胳臂落下才对。

  右臂的痛感激怒了来人,他不在如虎王进食时那般缓步前行。

  一个蹿腾,昔日王禹在视频里看到过的高瘦身影,那个同样叫王禹的家伙就冲进了主厅。

  脚尖连点三下,主厅地下本想挣扎着起身的三只大马猴,霎时间被蹬碎了脖子。

  看着来人那熟悉的面孔,再看看轮椅上那张近乎一模一样的脸。

  卡洛夫终于明白大变活人游戏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两朵一样的花。

  眼前一黑,卡洛夫跌倒在地。

  来人看着卧坐在轮椅上的王禹,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王禹对吧?你还真有点本事,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我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其他宇宙里最难缠的人,都没你这个缩头乌龟活的长久!”

  一样的面孔,一样的狰狞。

  卧坐在轮椅上的王禹,好像看到了当年还混迹在东南亚的自己。

  不过来人那嗜血残酷的目光,看的王禹都不由得皱起眉头。

  他杀了很多人不假,可他并不嗜杀也从不玩虐杀。

  这个顶着自己脸四处杀人的家伙,看来真的没把人当成人看!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顶着一张与我相似的脸到处杀人。

  不过,我也不想再问那些事情了,毕竟,死人的过往没人需要知道。”

  “你的意思是你会要了我的性命?

  哈、哈哈……

  你的意思是你会杀死我?王禹,你知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没有我这几年,不辞劳苦的穿越不同的平行世界,干掉那些跟你我长着一张脸的废物,收束时间线与本源。

  从而间接壮大了你体内的生命力。

  你早就死在渐冻人症上了,不是所有人都是霍金的。

  你得了渐冻人症以后,能多活两年是我对你的恩赐,现在,我要收回这个恩赐。

  记住里,我也姓王名宇,不过不是大禹的禹而是胸怀宇宙的宇。

  让我吞噬掉你的本源吧,终有一日,我将收束所有时间线,做到诸天万界唯我独一。

  当我证道不朽,永恒不灭的时侯,你也将在我的体内,享受这份无上荣耀。”

  看着狰狞面容下那张疯狂的面孔。

  卧坐在轮椅上的王禹忽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王宇,失去了过往的期待。

  这家伙,原来是个发了癫的疯子,满嘴的胡言乱语。

  他王禹已经够疯够颠的了,没想到,找的落幕式演员比他还要疯颠。

  王禹眼中的不屑与失落那能避过王宇的目光。

  不过王宇也不屑与自己眼中的蝼蚁多做解释。

  右手中弹不宜动,他直接一记势大力沉的左勾拳,冲着王禹的六阳魁首轰击而去。

  若是被这一记左勾拳击中。

  王禹六阳魁首的下场,未必比没了半边脑袋的卡洛夫,好到那里去。

  面对这一击,身体肌肉早就萎缩的王禹勉力向前一蹿。

  避开了王宇拳头的初始锋芒。

  他的反应并没有超出王宇的预料。

  面对王禹直进的躲闪,王宇的左勾拳只是顺势一变,就化作一招老熊搂靠。

  这一搂一靠之间的劲力扭转,别说王禹这么个大活人了。

  就是钢筋铁骨的机器人,都得被捏揉搓扁。

  感受到身后直追而来的劲风,王禹嘴角本就挂着的一丝笑意越来越浓。

  脊柱大龙扭动,王禹整个人好似拉成一根麻杆,身高忽的高出对面之人一大截。

  观察力惊人的王宇看到眼前一幕,下意识就感觉到不安。

  这个蝼蚁到底要做什么?

  若非他刚刚变过招劲力已经用老,无法收回老熊搂靠这一杀招。

  王宇一定会选择暂时罢手,离开眼前蝼蚁周身。

  毕竟,就算他有特殊之处,可命也是只有一条的。

  可惜,国术比拼永远只挣一线胜机,一着不慎即满盘皆输。

  在王宇的老熊搂靠箍中王禹麻杆一样的身子骨时,王禹突出一节的右肩也将王宇的脖子撞断。

  两败俱伤,不对,应该叫两败俱亡!

  被老熊搂靠箍中身子的王禹一身肋骨断的不剩几根。

  五脏六腑里尽是断裂的肋骨,黑红的血液逐渐在肋骨戳穿之处涌出。

  说来也怪,体内的大出血不仅没有让王禹死气更浓。

  本来一脸死相的王禹,此刻在生命力的回光返照之下,看起来居然满面红光。

  一双虎目更是炯炯有神。

  可明白人都知道,这阵劲头一过他就得去地狱报道。

  而整个脖子都被王禹一肩膀撞断的王宇,气色看起来则没王禹那么好了。

  缺少氧气供给的他此刻看起来更像一条脱水了的死鱼。

  满脸的惊恐,更是让他看起来狼狈不堪。

  若非体质超群,短时间内没有氧气供给要不了他的命。

  他比王禹看起来更像死人。

  “不……不可能,我可是即将拥有不朽的生命……。

  怎么可能输给你这个连命运,都掌控不了的蝼蚁?”

  “你练武时,只拿它们当做格斗技,我练武时,却拿它们当成存身之基。

  你出手之时,心中不静也就罢了,还夹带着对我的轻视。

  而我出手,则是只为杀你。

  狭路相逢死者胜。

  你从未考虑过死,而我一开始就没想着活。

  如此一来,你凭什么能不死。”

  目标达成的王禹,回光返照之际难得的话多了几句。

  五年的病痛折磨,早已让半疯半废的他看开生死。

  生命落幕之前,还能导演这么一出好戏,更是让他觉得自己死而无憾。

  “嚯嚯,嚯,喔凭什么能不死?就凭你五脏六腑大出血,一定会死在我前面。

  只要在你死之后,吞噬掉你的本源,我就能复原。

  你拼死一搏,将我打成半死又如何,我底蕴在身,穿梭诸天注定不朽……”

  回光返照之际的王禹,思路清晰的不得了。

  虽然没弄明白,面前这个跟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王宇,说的那几句疯癫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他下意识的感觉到,自己要是死在王宇前面。

  这个发疯到已经神志不清的家伙,说不定真的不会就这么随他一起下地狱。

  不待王宇继续啰嗦下去,王禹托着回光返照的身体,挪动到了他身边。

  一记记头锤,猛的轰击在王宇扭曲的颈脖之间。

  论凶厉,他王禹不输任何人。

  本以为自己能拖死王禹,获取本源修复身体的王宇,顿时傻了眼。

  怎么可能?难道这个世界的土著自己,真的就不怕死吗?

  不可能,自己穿越诸天解决掉的‘自己’不下双手之数了。

  从来就没有一个土著自己是不怕死的。

  两眼逐步发黑的王宇想要远离面前这个‘自己’,可被彻底摧毁的脊椎却让他动弹不得。

  对了,自己之所以喜欢击碎别人脖子。

  不就是因为脖子这里的脊椎骨被击断之后,别人就再也掌控不住身体无法做出反击了吗。

  黑暗逐渐笼罩住了本来意气风发的王宇。

  双目瞪的斗大的他怎么也没想到。

  能够穿越诸天的自己,居然会栽在一个不知名世界的土著自己手里。

  彻底感受不到自己身下癫到发疯之人的气息后,王禹停下了自己头锤的动作。

  死了,在他导演的大戏中他终究还是活到最后的那个。

  感觉到自己的谢幕大戏的圆满落幕王禹,也迅速跌落了回光返照的状态。

  勾魂使者还是找上了他!

  他双目之中的视线逐渐为黑暗所笼罩。

  就在他快要意识消散之时。

  一道完全超越了现实侧的景象,将他几乎看不清事物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被他锤爆了颈脖几近断了头的王宇发光了。

  不是那种赛亚人爆气爆种的闪光,而是由内而外的开始发光。

  他的身体好像完全化作了点点星光开始飘散。

  随着王宇的身体飘散,王禹感觉到一股澎湃的力量,涌进了自己的身体。

  他本来破烂不堪的脏腑开始焕发生机。

  插在脏腑的肋骨随着他本能里的求生意志,顺应体内的力量复归原位。

  完全治愈好因为老熊搂靠这一杀招,给自己带来的伤势之后。

  还在他体内留有大半的澎湃力量,开始滋润他已经枯萎的身体。

  肉眼可见的速度,王禹的本来枯瘦不堪的身体开始饱涨起来。

  当身下王宇的身体彻底化作光点消散以后。

  王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恢复到了五年前,还未瘫痪时的巅峰状态。

  王禹不傻。

  脑子一转,他就猜到了救了自己一条小命不说,还让自己身体重返巅峰的力量,应该就是王宇口中的本源了。

  只不过王宇没能等到自己的本源救活他。

  反倒用他自己的本源,给我满是阴霾的人生,划开了一片天空。

  稍许适应一下身体,一个鲤鱼打挺王禹挺身而起。

  看了一眼布满血液与尸体的九号大杂院。

  他目露丝丝怀念。

  可随即这种怀恋的情绪就被他斩断。

  死了这么多人,那怕他们都是雇佣兵,而且都不是自己杀的。

  国内都也没有他的存身之所了。

  一个成熟庞大的国家机关,容不下他这头不稳定的大鳄。

  明白自己在国内已经待不下去了的王禹,仅用片刻功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

  随后,大步流星的冲着大杂院外面走去。

  今天遭遇的事情已经超出他的认知了。

  他不仅需要立马出海跑路。

  也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理理自己的思路。

  在王禹的脚踏出主厅之时,王宇身故之地,凭空出现一道空间裂缝。

  在空间裂纹张开之际。

  一个初始速度快如闪电的珠状物体,自王宇身故之地,激射向王禹。

  凭着刚刚恢复巅峰的身体所自带的武者直觉。

  王禹毫不犹豫的甩出一记勾栏手,拦向了身后。

  以毫厘之差,拦截住了自空间裂缝里蹦出来,射向他的东西。

  一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暗色玻璃珠。

  入夜,躺在一艘运载偷渡客的渔船上。

  王禹把玩着暗色玻璃珠陷入了沉思。

  在知道有一个跟自己长得差不多的人,想要逼自己露面的时候。

  王禹就借助过女医生的手,动用过手里还残存的资源,调查过王宇这个人。

  结果一无所获,他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没有亲眼看见王宇化光,且一身本源尽是便宜了自己之前。

  王禹对于王宇话语里的穿越平行世界,做掉平行世界里的自己。

  从而获取本源,收束时间线等话,是当做疯言疯语来听的。

  可真经历这一切之后,王禹开始相信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了。

  说到这,不得不佩服一下那个已经离自己而去的女人,她的直觉真的很准。

  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王宇,真是如同《宇宙通缉令》中功夫之王·李那样,穿梭时空来到这个世界的。

  他之所以要杀自己,和《宇宙通缉令》里的那位邪恶功夫之王·李一样。

  既是为了获取自己存于这个世界最根源的力量,从而得到提升。

  也是为了消灭自己,好让他在这个世界里,烙印下属于他的痕迹。

  直至产生玄奇变化,使得他真的不死不灭永恒不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