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严阵以待外国茶(下)_自九叔世界不朽
玉米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十五章 严阵以待外国茶(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五章 严阵以待外国茶(下)

  “外国茶?是红茶馆还是咖啡店?”

  乍一听九叔提起外国茶,以往关注并不在影视剧上的王禹,还真没想起什么。

  听到王禹一下报出两个名字,其中一个,还是带信的人说的那个什么可非。

  九叔立马心里有底了:“怎么,这两个外国茶有什么区别吗?”

  “师伯,这两种外国茶都是洋人带进来的玩意,对他们来说差别到是不大。

  但以咱们国人的习惯来看,一般来说,在咖啡店都是比较正式的谈事情。

  在红茶馆,多是洋行买办们朋友之间的小聚。”

  好歹也是现代人,一些正儿八经休闲小憩的茶饮店,与略带商务休闲性质的咖啡店,王禹还是去过不少次的。

  对于这其中的差别,自然清楚的很。

  “哦,原来如此啊!

  王禹,明天上午,你陪我去一趟镇上吧。

  镇里的任发任老爷,请我去镇上新开的可非店里喝可非。

  到时候你和文才跟我一块去。

  也看看这镇上的可非,和蚌埠城里的可非有什么不一样。”

  听到任发任老爷五个字,后知后觉的王禹这才记起点东西:“行,师伯。

  那到时候,咱们一起去看看镇上那家咖啡店,跟蚌埠城里的那家咖啡店那家更正宗一点。”

  对于九叔的邀请,王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正如他刚才所说那样,他白吃了九叔个把月饭菜了,总归要付出点什么的。

  欠着九叔人情的他,可不想九叔平白无故的,被那位任老爷,用外国茶这个下马威,打落了颜面。

  在原作影视剧里看,喝外国茶似乎只是一个笑点,还是很拙劣的笑点。

  除了意外的给九叔添了几丝人烟气,没有别的效果了。

  可真站在现实里九叔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一个来自任发的下马威。

  都是本地人,九叔虽然威名未曾显于众人面前,可能让这镇上许多人都下意识的喊上一句九叔。

  他显然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般的闲杂人等。

  任发要是真想诚心结交九叔这个人,随意找一个本土上档次的茶楼,请上一两个相熟的朋友作陪就可以了。

  这才是这个时代乡县士绅们最常见的结交方式。

  邀请一个一直生活在乡间的道士,去喝他从未接触过的咖啡。

  任发安的什么心,已然如同司马昭一般路人皆知了。

  也就九叔陷入了当局者迷的境地,才没能立马看穿这点小把戏。

  次日清晨,看着穿戴一新的九叔与文才。

  王禹初时有些不解,喝个咖啡而已有必要吗?

  后来看着义庄的建筑风格与九叔、文才的穿衣品味,王禹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西进东弱的时代,崇洋媚外这个词,在这时代可不是单纯的贬义词。

  羡慕嫉妒恨,才是这个词最佳的解释。

  “王禹,我昨天晚上让文才放进你房里的新衣服,你怎么没换上。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你脸模子长得不赖。

  换上新衣服拾辍一下,保准想要给你做媒的人,能踏破我们义庄的门槛。”

  “新衣服?师伯,多谢你的好意了。

  你与任老爷要谈正事庄重一点比较好,我这种跟着蹭饭的随意一点也无妨。

  毕竟,洋人自己进咖啡店的时候,也不都是西装笔挺的!”

  九叔多精明,王禹的话他只是脑子里一转就发现了不对。

  再瞥瞥自己身后有些抓耳挠腮的文才,他立马猜到原因。

  文才个臭小子昨天晚上肯定没按照他的指示,把新衣服给王禹送过去。

  不过文才终究是他当儿子养的大弟子,此时此刻,他也不太好当着王禹的面揭破这件事。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文才的为人他最清楚不过了。

  木了一点,可绝对不会说因为些许妒忌而搞风搞雨。

  应该是这臭小子因为知道了今早要带他去喝外国茶。

  激动之下,直接将他的叮嘱抛之脑后了,才导致现在这个局面出现。

  “啊哼……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走吧。

  趁着天色早,气候凉爽好赶路我们先到咖,咖什么店来着?”

  “咖啡店。”

  “对,咖啡店,我们先到咖啡店里等任老爷吧。”

  “是啊,是啊,早上赶路有风吹,很舒服的。”看着说话四六不搭的文才,王禹此时也大致猜出九叔话里的新衣服,为什么没有进入自己的房间了。

  碰上一个说话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憨拙人,王禹还真生不起来气。

  再有一个,一身新衣服罢了为此动气值得吗?

  借着晨间微风带来的凉爽,九叔、王禹、文才三人出了义庄后,仅用了半盏茶功夫,就走到了镇子上。

  一阵夹杂着寒暄问好的穿街过巷后,挂着咖啡杯冒香气样式的油布,为他们指明了目标所在。

  推门而入,看着咖啡店完全西式化的装修,走在最前面的九叔与文才,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不是他们胆气不够,纯粹是初到一处陌生的地方,有些放不开。

  见三人立在咖啡店门口久久没动静。

  镇上咖啡店里配备的服务生立马上前问询:“请问几位先生预定了位置吗?若是没有还请这边来。”

  见到这个外国茶店里的店小二与自己等人肤色一样,九叔与文才的情绪这才稍稍缓解。

  “没有,……”

  “怎么,任发没有给我们订好位子吗?”

  看着舒缓了紧张之后,强撑着自己抢话的文才。

  走在最后的王禹,对于自己不和他过多计较的选择,默点了三十二个赞。

  文才刚刚要是在九叔张口说没有之前出声,刚才的话纵然有些老气横秋的,却也说不出个错。

  可九叔都先开口回话了,这里又那轮得到他这个做徒弟的插嘴。

  不过,好在任家镇上咖啡店里的店员,自身素质被培养的还不错:“原来三位是和任老爷有约的贵客。

  这边请,昨天晚上,任府管家就已经来我们咖啡店定下了位置。

  任老爷待会应该就会到,还请稍待片刻。”

  被服务生引着入座之后,九叔目不转睛的盯着桌子上的花布,显示自己的稳重。

  而文才好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扭头四处乱瞟。

  跟在最后的王禹坐稳之后,伸手拦住了欲要走开的服务生:“请给我们上三份冰水,再来一些蛋挞。

  起早赶路有些乏了,先来这些垫垫肚子。”

  “好的先生,请稍等片刻。”

  盯着桌布默不作声的九叔,看着王禹从容自若的举动。

  他不经为自己昨天的的决定竖个大拇指。

  今天这趟要是不带王禹来,指不定他们师徒俩要闹多少笑话!

  咖啡店早上人流并不算大,本乡本土生长的富豪们,早上更多的还是喜欢去茶楼喝上一碗粥。

  所以真的只用了片刻,新鲜出炉的蛋挞就摆到了王禹他们面前。

  有王禹做样本,学着王禹的吃法,拨开锡箔纸后九叔与文才头一次尝到蛋挞的滋味。

  虽然有些不习惯早上就吃比较甜腻的东西,但还是各自食用了三四块果腹。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