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符剑一出鬼神惊(上)_自九叔世界不朽
玉米小说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八章 符剑一出鬼神惊(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章 符剑一出鬼神惊(上)

  看着围拢而来的诸多行尸,单手执剑的王禹动了。

  对着迎面而来的一道僵直身影,他一个力劈华山瞬时斩出。

  好似切豆腐一样,将第一个走到他面前的僵尸劈成两半。

  不等被劈成两半的僵尸两片尸身倒下,又一个僵直的身影跨进了王禹的眼帘。

  剑尖朝下的王禹一个斜撩,自肘下至肩头,断掉了它继续为恶的可能。

  不待其他围拢而来僵直的身影有所动作,已经发动了攻势的王禹直接欺身而上横斩枭首,

  手中天纂青箓剑,银光闪烁之下,接连有獠牙狰狞的尸头落地。

  剑光连连闪动之下,行尸成片倒下。

  刚刚诈尸的运尸队员们,终究不是凶威惊人的皇族僵尸。

  有天纂青箓剑这样克制它们的利器在手,王禹杀它们不比杀只鸡难倒那里去。

  一盏茶的功夫都没到,王禹已经完成与千鹤道长的第一个交易。

  看着满地的尸首分离的行尸,刚刚斩头斩爽了的王禹有点发愁。

  这些尸体若不妥善处理掉,放在这高树林里必生祸害。

  行尸的身体可没皇族僵尸那么坚硬,不惧野兽撕咬。

  要是在他追击皇族僵尸之时,有野兽跑来饱餐一顿,那他可就造大孽了。

  看过生化危机的都知道,相比丧尸狗这种动物形小怪,普通丧尸就是个弟中弟。

  皇族僵尸的尸毒光以传染力来看,丝毫不比生化危机里的T病毒差。

  可此刻,天才下过暴雨。

  短时间内,王禹根本找不到数量充足的干燥柴火,将这些行尸进行火化。

  在不管不顾迅速追击皇族僵尸,与想破脑袋妥善处理这一地行尸之间,王禹陷入了短暂的纠结。

  就在他还在纠结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道麻衣宽袍的身影,在脚步声进入他耳朵后没几息。

  就冲进了他的视线,紧随其后的是一道矮壮的身影。

  抓了半辈子的‘僵尸’的陈友、在无良小报新闻上‘死了又活’四五回的午马。

  亦或者称呼他们为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

  看见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的那一刻,王禹的不由得感叹一句:这个世界里剧情的惯性的还真是大?

  明明他已经破了皇族僵尸的咽喉,泄了它的尸气了。

  结果,除了他这个误入的局外人,运尸队与千鹤师徒还是死了个干净。

  有三大护卫高手庇佑的乌管事一行人。

  明明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却偏偏又跑回了四目道长他们的住所!

  “怎么回事?那个娘娘腔管事不是说僵尸冲出了棺材吗?僵尸呢?你师父呢?”

  看见执剑伫立的王禹,闻讯赶来的四目道长赶紧连连发问。

  虽然从逃到自家门口的娘娘腔那里知道事情有变,云纹铁棺里的那头僵尸冲出来了。

  可战况如何,那个只想着赶快逃跑的娘娘腔,可说不上来个一二三四。

  眼前王禹这幅孤身作战的样子,一下就让四目道长的心沉入了海底。

  可他下意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白天才碰过面的师弟与师侄们,就只还剩下这么一个独苗苗了。

  “师伯、大师,师父他老人家仙去了!

  那僵尸被我与师傅伤了根本,刚刚遁逃了。”

  虽然对千鹤并无太多感情,可心性成熟的王禹,在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面前,还是装出了一副伤感的模样。

  着急去看旧友遗骸的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情急之下,在夜色里并未分辨出不妥之处。

  带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前往千鹤道长遗骸所在的帐篷之时。

  王禹抽涕着,将事情简述了一遍。

  自然,他与千鹤道长之间的心照不宣与交易,被他直接隐匿了。

  四目与一休可不是对前身了解至极的千鹤道长。

  王禹有自信,在与二者联手解决掉皇族僵尸之前。

  他不会在身份上露出破绽,引来二者的猜疑与敌视。

  在不熟悉前身的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面前,王禹觉得,他还是有必要暂时借用一下前身身份的。

  这二位无论怎么看都不是省油的灯。

  要被这二位是知道了自己这个师侄是个西贝货。

  王禹可不敢保证他们二位,会和刚刚已经主动寻死的千鹤道长一样的好说话。

  见到千鹤道长的遗骸,四目道长的视线,在其胸口的剑伤处闪烁了一下。

  可仔细检查了千鹤道长的尸身后,他又将心中的疑惑散去。

  千鹤确实是因为气血衰败无力抵抗尸毒攻心,而主动求死的。

  这一点,他这个走南闯北的老油子还是能看出来的。

  弑师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果然只存在于故事画本中,他真的多心了。

  到是有些对不起王禹这个臭小子了,差点冤枉了他。

  仅存的王禹,看来确实是千鹤力保下来的唯一传人。

  有王禹这个小辈在侧,还有皇族僵尸这个祸害在外奔逃。

  四目道长并未如原作那般,与一休大师因为理念问题发生口角。

  一番简略的道礼祭奠千鹤道长之后,他二人就联手王禹,开始清除整个营地里,被王禹斩断了头颅的行尸。

  王禹因为大雨淋湿柴火,与身处密林环境,故而不敢放火烧尸的顾忌。

  在二人看来根本就不是个事。

  将所有行尸尸体集中到一处空地后,四目道长一道煞火符就解决了问题。

  茅山先辈能人众多,江湖经验丰富至极,对于这种场面早有应对方法传下。

  “师伯、大师,师傅与众师兄们的骨灰明日我当亲自前来收敛。

  今晚还请师伯与大师助我一臂之力,将那皇族僵尸斩于剑下,以为吾师、吾兄报仇雪恨。

  那皇族僵尸被我与师傅齐心协力破开了喉咙,一身尸气泄了五成不止。

  只要没有大量的鲜血,亦或者亲眷血液供养让它恢复伤势。

  我敢保证,它活不到天明。

  可怕就怕,那头皇族僵尸天明之前寻到了足够的血液,亦或吸取了亲眷血液。

  我们师徒昔日在皖南也曾对付过僵尸,可真的从未碰见过如此难缠的僵尸。

  四柄桃木剑,同时插进它的躯体里都杀不死它!

  若是让它养好伤势,恢复过来后,再遁逃隐匿休养生息,只怕人间将多一大祸害!

  刚才师伯说乌管事逃到了师伯那里,这才惊动了你们。

  他是个尽忠职守的人,想必七十一阿哥必然也在师伯你们家里。

  这方圆百里人烟稀少,又有七十一阿哥这个血亲吸引。

  那头皇族僵尸此刻肯定已经追逐他们的脚步,向师伯你们那里去了。”

  对于王禹的请求与分析,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皆听了进去。

  僵尸的习性,他们两个江湖老油条那能不清楚。

  就算王禹不说,他们二人本来也想着先劝解王禹,明日再来收敛千鹤的骨灰。

  毕竟,此刻他们二人的徒弟家乐与箐箐,可是有很大的可能,会与那头皇族僵尸来个大碰撞的。

  时间这种以往多了去的东西,此刻还是很紧张的。

  ……

  木屋,后院竹林,一缕微风吹过,一道阴影一闪而逝,哗哗的竹竿摇动声,为静谧的夜晚平添了一份诡异!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